二十年了,马特•达蒙依然需要被拯救!

二十年了,马特•达蒙依然需要被拯救!

火星是太阳系内,除地球外,最适宜人类居住的行星,所以火星是学术研究的焦点和外星殖民的候选地之一。另一个殖民候选地月球虽然距离地球较近,但是只有16% 的重力,相对而言,火星38% 的重力更加接近地球的重力。而且,火星具备稀薄的大气层和丰富的水资源。上述因素令火星压倒月球,成为最适宜殖民的星体……”之所以要言不烦地引述这段维基百科上“火星殖民”词条的绍介,只是想说眼下已经上映的《火星救援》尽管是部特别适宜在IMAX 影厅观摩的奇观电影,尽管汇聚了一帮好莱坞明星演员——以致于在《美队2》中出尽风头的“冬兵”甘于在片中打酱油,尽管继《2012》、《地心引力》之后再次让“中国航天”参与到全球拯救行动之中,尽管是由见证了“异形”诞生并预备在“普罗米修斯”系列中继续探讨人类起源和命运的雷德利·斯科特来执导,但它仍然是一部现实观照极强,并极具写实气质的硬科幻电影。

让我们先来回溯一下《火星救援》的脚本元初:它改编自安迪·威尔的同名处女作,小说一度高居《纽约时报》畅销书榜的榜首位置,而安迪·威尔也是这部电影的联席编剧。这个从15 岁起,就被美国国家实验室聘为软件工程师的太空宅男,一直沉迷于相对论物理、轨道力学和载人飞船(这也是电影中奇观再现与情节演进的关键词)。2009 年,安迪将自己的小说《火星救援》放上自己的个人网站,受到读者的强热追捧后,应粉丝要求又将作品发布在亚马逊平台上。2013 年,著名出版社兰登书屋花重金买下了小说版权,仅几天后,二十世纪福斯公司便向他抛出橄榄枝,愿意将其改编成电影,于是

就有了11 月20 日,由导演雷德利·斯科特与主演马特·达蒙领衔的电影主创团队的中国行。

在当代好莱坞科幻电影类型中,雷德利·斯科特是绝对可以排进前五位的人物,乔治·卢卡斯、斯皮尔伯格、詹姆斯·卡梅隆或许在声名上要比他更响,但若论及声望,前者则丝毫不逊于他们。除了前文提到的《异形》和《普罗米修斯》系列,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在1982 年执导的《银翼杀手》越来越被科幻迷们所津津乐道。

这位毕业于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古稀老人骨子里其实颇有“文以载道”的文艺范儿,在《火星救援》中马克·沃特尼的命运轮转中,一般人看出个中18 世纪通俗流行小说《鲁滨逊漂流记》里的殖民主义色彩,但其实斯科特还是在片中严肃地探讨了生存还是毁灭,以及等待、孤独等人生终极问题。“这是个终极的生存故事,”导演雷德利·斯科特说道。

与前年《地心引力》基本就是桑德拉·布洛克一人的独角戏相仿,马特·达蒙几乎也要凭借一己之力擎起《火星救援》80% 的表演空间。“你只有自己一人,整个舞台都是你的,你必须让它充满生气而不显得枯燥无味。”第一次剧本讨论会上,斯科特对马特·达蒙说道。“实际上,他也的确做到了。我想观众都知道,马特·达蒙非常有幽默感,而且他能够自然地将它带入角色中,我称之为精简的幽默,或是苦中作乐。”斯科特告诉笔者。

在一连三部《谍影重重》中将自己打造成新世纪动作片传奇的马特·达蒙,曾戛然而止了自己已然差可比肩007 的间谍生涯,但或许他在《心灵捕手》中羞赧的形象让人太过印象深刻,以及当年那部《拯救大兵瑞恩》中苍白无助的脸孔太惹人怜,人们在关注到他此次出演《火星救援》后,总是会连带上去年的《星际穿越》中他待救的角色形象,调侃一句为什么快二十年了,这小子总是等待被拯救?!

但等你走出影院,与救援他所显示的人道主义价值外,马克在火星上凭借一己之力展开的一系列自救行动,才真正礼赞了人类之所以为万物灵长的伟大。知识的储备,智力的运用以及将个人身体推至为生存而生存的极限,让马特·达蒙再次塑造了一个传奇,那不再是谍战片中他的“无所不能”,而是通过这部硬科幻电影演绎并传递出“一切皆有可能”的方法论与世界观。

Q & A 对话马特·达蒙

Q: 你和雷德利·斯科特以前认识吗?

A: 没有,我从来没见过他,这还蛮奇怪的,因为我们都在这圈子打滚了那么久。我们从未见过,任何聚会、鸡尾酒派对等等都没有,这也好。所以我们的会面非常的简短,他基本上就是说:“我们从未见过。”我说:“对啊。”然后他说:“这剧本很棒。”我说:“没错。”他说:“那我们到底有什么理由不拍它? ( 笑)”整个会面大概就是这样。

Q: 你喜欢雷德利的哪些作品?

A: 这个嘛,有很多。我想对我人生影响最大的是《异形》与《银翼杀手》。这两部电影在我那个年纪(少年)时出现,让我想要走上电影这条路。

Q: 你们两人有没有聊聊各自关于电影的观点与价值判断?

A: 喔,没有,我们只聊他过去拍的电影( 笑)。我一直不断地用问题轰炸他。他身边每个人都是如此。如果你拍过一些那么有名的电影,我想你一定很习惯人们总是上前来问许多相关的问题,所以他对于自己的电影故事与知识,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跟他相处真的很有趣。

Q: 你喜欢这个故事的什么地方?

A: 这是个吸引人的角色。安迪小说的成功,德鲁改编剧本的捕捉,主要都在于在恶劣环境下,在令人感到危险又紧张的时刻,故事主角还能保有幽默感的人格特质。光明的成分让整片更增添娱乐性,诙谐但又不失张力。

Q: 若是少了幽默成分,它会变成一部完全不同的电影吗?

A: 没错,若只是看一个人紧张兮兮两个小时,一定不会有趣( 笑)。我想这是一部很不一样的电影,也是个很不一样的工作经验。雷德利跟我第一次会面就谈到这点了。我跟他提到《攀越冰峰》,它跟最近我看过的一些电影一样,都对生存的主题做了探讨。所以该如何将这样的主题在电影中表现出来呢?主角所面对的压力、危险与恐惧感当然是不可或缺的,但如同小说所描述的,你会更希望它多些娱乐性与趣味。

Q: 杰西卡·查斯坦谈到她为了准备电影中的角色,特地走访了美国太空总署,与一名航天员会面。你也为电影做了类似的准备吗?

A: 我可没去见什么宇航员。我想每个演员都得让身材变得更好,因为航天员的身材都维持得很好,所以这是我们开拍前很重要的工作。当雷德利与我开始讨论本片时,他谈到了《鲁宾逊漂流记》,他一直都想拍那部电影,他在这部片子中看到了它的影子,他要好好把握住这个机会。所以对我来说,拍的过程就是坐在雷德利身旁,开始对剧本中的每一句台词、每一个时点,为每场戏我们想要达到的效果拟定计划。

Q: 电影很大的一部分你都是自己一个人,没有人对戏。你们讨论过这一点吗?

A: 有,关于这点我们讨论了很多。这对我们两人来说都是最主要的挑战。不只是对我,我想这对雷德利来说也是个挑战,因为他得平衡孤独感的比重,毕竟他还得兼顾其他的故事线。包括美国太空总署那头,还有其他决定要回来救我的航天员们。

Q: “要将某人救回”这个中心主题是非常强而有力的,对吧?

A: 的确是这样,没错!一条生命的重要性,与这样对世界探寻的意义是否凌驾在个人性命之上的这个想法,两者去衡量。人们愿意为了超越自身利益的信念而牺牲。我觉得这样的信念总是很强大。

Q: 本片感觉并不像是科幻小说,仿佛在不久的将来这一切就可能发生。你觉得人类登陆火星指日可待吗?

A: 是的。安迪·威尔写这本小说就是希望它有科学根据,一切都不是遥不可及。而这个角色生存下来的方法,的确是在那种情况下要生存的必要手段,完全符合科学法则。这也是小说吸引人的地方,“人类在火星上能够生存吗?”所以你不能够任意想象。你必须让所有事情都有科学根据,因为如果你认真地去思考这个问题,就算是在小说的科幻情节中,也只有两条路:不是天马行空地捏造,就是认真地去求证。而安迪相当认真地看待这个问题。

Q: 沃特尼为了生存,必须栽种马铃薯作物。你这段期间与马铃薯的关系如何?

A: 我已经好几个月不想碰了! ( 笑)

Q: 下部电影是《长城》吗?你的部分已经拍完了吗?

A: 没错,拍完了。我很兴奋,我又再度与一位厉害的导演( 张艺谋) 合作。

地址:http://nuan.org/shenghuo/15065.html 转发请保留网址哦~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