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莫愁:最不像90后的90后

提到吴莫愁,很多人想到的是她的浓妆艳抹的妆容,她的稳重老成让你不认为她是一个90后,事实斐然,1992年出生的她确实是一个90后,在这一点上吴莫愁也标榜自己是一个最不像90后的90后。

QQ截图20151209171536

说到如今的 90 后最具个性最国际范儿的偶像,你会想到谁?答案一定是吴莫愁!三年前,19 岁的她在《中国好声音》里一鸣惊人,短短三年时间里,吴莫愁凭借另类的声线、时尚的外形、爽朗的个性、勇敢无畏的形象完成了一个从选秀歌手到全能偶像的完美转变。而作为歌手,从《无所不在》到《90》再到即将发行的新专辑《接近无限》,吴莫愁用亮眼的成绩证明了自己的音乐实力。

自我、个性、敢突破、敢尝试、敢不同——这样的吴莫愁,被视为代表了中国90 后一代人的态度。然而她自己却觉得被贴上这样的标签很不酷,她认为自己最独特的一点就是,我是最不像 90 后的 90 后。

镜头前的吴莫愁与舞台上的她呈现出不一样的感觉。舞台上的她霸气、热烈、夸张、气场强大,而镜头前的她时而性感妩媚,时而神秘冷艳,虽然也有俏皮活泼,却比舞台上多了一份优雅的气质。这也许也是时间带来的,吴莫愁出道已三年了。如果说,以前她的个性是张扬外放的,而今,她的自信是稍微收敛的。吴莫愁的霸气依旧,只不过它不像以前让人感觉是带着侵略性地要征服你,而是由内而外地慢慢地感染到你。她眼神中的不羁依旧,但却收住了几分锐利,多了几分笃定。

采访之前,和朋友们说起吴莫愁是个 92 年的姑娘,小伙伴儿多露出吃惊的表情,一是出道以来她烈焰红唇的性感形象,二是她自信、大胆的台风和落落大方的言谈举止,让人难以将其与一位 20 岁出头的 90 后女孩联系起来。

初见吴莫愁时,她坐在化妆台前,一身运动装,面庞淡雅素净。这并不让人意外。网上流传着一张她的素颜照,五官大气,干净通透,如邻家女孩儿般清纯。交谈中,她的嗓音带着她特有的磁性和一点点沙哑,刚开始,她很平静,语气柔和,音量也不大。后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舞台下,吴莫愁很慢热,和不熟的人,话很少,只有在熟人面前,她才放得开。这与大众看到的吴莫愁是两码事。

直到记者提到她特别的“吴氏唱法”时,吴莫愁的反应才打破了之前的平静。“有时候在上台表演前主持人在介绍我时,好多介绍我都觉得很奇怪。比如说(我是)摇滚,我没有排斥摇滚,但我就不是摇滚。”她对别人给她的不恰当定义很无奈,但三年了大众对她的认知并没有什么变化,很多人认为声音噪、节奏强,另类的、反叛的就是摇滚,“那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摇滚,其实我就是一个唱流行歌曲的人而已。”吴莫愁用冷静的语气强调了后半句。

她更不喜欢的是人们给她的外号“中国的 Lady Gaga”。“我哪里像 Lady Gaga 了?”她拧起眉头反问记者。很多人觉得这是个赞誉,但在吴莫愁眼里“一个人被说成像另一个人不是好事儿”,“我很崇拜 Lady Gaga,但我不会因为崇拜而照人家的路走,我觉得那样很不酷,是很傻很失败的表现,也是不自信的表现。”

“酷”是吴莫愁做事的重要准则之一。独特、有个性、做自己就是酷,而学别人、被人们贴标签就是不酷。出道以来,吴莫愁就被人们贴上“怪”、“出格”、“作”的标签,她特别的、听上去不那么“美”的声音,以及夸张的唱腔,加上大胆、如入无人之境的舞台表现,这些都让传统审美的人觉得有点“硌硬”。那些刺耳的争议就像一个强有力的冲击波,给她带来很大压力和痛苦,吴莫愁一度迷茫、不知所措。“我开始很愤怒,就想知道为什么,我是招你惹你了,还是欠你钱了?”吴莫愁露出一脸的委屈。她也会自我检讨,采访当天,她就翻到了三年前参加《中国好声音》时的彩排录音又听了几遍。吴莫愁解释夸张的唱腔——因为紧张,“一紧张就会有很多问题出现,包括吞字咽字,声音的夸张和音准、气息问题。”而夸张的台风纯粹是因太兴奋了,“我太嗨了,太高兴了。在台下冻得要死,在台上依旧满头大汗,几分钟,整个人就有沸腾的感觉。”

吴莫愁坦言,对于争议带来的痛苦,只能靠时间来消磨,“当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索性不在乎了,慢慢地就走出来了,现在就成熟了很多,面对很多问题能沉得住气。”前不久,吴莫愁做了一件很酷的事。她作为领头人发起了一个主题为“90 后力量无所不在玩乐计划”,从 300 多首的 90 后音乐人作品中挑选出 9 首 Demo 后,吴莫愁与这 9组独立音乐人合力打造了专辑《90》。专辑里的 9 首歌风格迥异,与其说是制作一张专辑,其实它更像一场 90 后独立音乐的实验,正符合吴莫愁“玩好就是我们的主张”。乐评人为她竖起大拇指,“这一次吴莫愁干得漂亮”。

提到被认为是 90 后的代表,自我又有个性,吴莫愁马上摇头并瞪大眼睛用夸张的声音说,“妈呀,千万别,我不是代表。”让她形容一下眼中的 90 后,她则干脆地答,“我不能,有的 90 后长着 80 后的心,有的 80 后生者 00 后的心,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作为 90 后偶像,吴莫愁说自己最独特的一点是“我是最不像 90 后的 90 后。”

与 90 后的同龄人相比,吴莫愁更显成熟。她清楚地知道,即使在不同领域游刃有余,她最重要的身份还是歌手,要靠作品说话。从首张专辑《无所不在》到为电影、节目演唱主题曲,再到 90 玩音乐计划,每一次都能给人惊喜。即将发行的新专辑《接近无限》,记录了她三年来的成长与感触,从风格到制作呈现出更立体、多元的吴莫愁。其中既有延续动感风格的快歌,又有展现吴氏唱腔的蓝调灵魂和美式嘻哈,还有让人意想不到的抒情慢歌。最大的彩蛋则是吴莫愁讲述了自己爱情经历的《在你左右》。而且,现在每次登台前,吴莫愁都会告诉自己,“别那么高兴,别太开心,好的表演其实是有度的。”

然而毕竟只有 20 岁出头,在拍摄的镜头前,被各种玩具和气球包围时,吴莫愁的天真与孩子气还是藏不住。她张开双手,做出俏皮的表情,发出的搞怪声音,把大家都逗乐了。

Q =记者

A =吴莫愁

看清的那一刻会有点想哭

Q :作为 90 后新偶像,你的杀手锏是什么?

A:就是独特吧。最起码我觉得能算是一个唯一,目前来说。大家一看就知道我是谁,我的声音大家一听就知道。这已经是一个挺好的事了,起码大家知道你。

Q :你从小就坚持自己的个性么?

A:算是吧,比别人个性一点点。个性离叛逆不远了,但我没到叛逆,算有主见吧。要做什么,走什么路线都比较清楚。小时候,比如去艺术学校学习、学街舞,想考哪个大学就考,我认定了的东西,就不想改,宁可考不上就考不上。

Q :父母对你的教育方式是什么样的?

A:自由,我觉得特别好,他们给的自由和信任反而让我更靠谱,但我觉得这东西也不是受用于所有人吧。我很小的时候非常喜欢流行音乐,一般路过音像店,就趴在那不想走了,我妈妈都会给我买我想要的磁带。包括我后来上艺术学校,有的家长即使孩子已经上了艺术学校也是不支持的,他们会背负一些亲戚朋友的压力,会觉得这个没用不正经。但我母亲就很支持我,我爸是唱歌的,所以我一方面得到了一定空间的学习,包括经济上的赞助。

Q :从初中开始你就是这种唱腔,现在大家觉得这种唱腔挺怪的,那时候上台表演,人们都什么反应?

A: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了,那时可能没有现在这种比赛,我没什么比赛经历,到了比赛这种竞争的环境下就会紧张,演唱时就会出现各种问题。如果是在我可控的范围内演唱,大家可能觉得比较能接受。所以在别人不喜欢我时,我会觉得怎么回事儿啊,因为从小到大我都是听着赞美之声走过来的。

Q :考音乐学院的时候也特别顺利?还记得唱了哪首歌吗?

A:非常顺利。我记得唱的是碧昂斯的《If I were a boy》。

Q :在大家眼里你很勇敢很无畏,成为艺人后你最脆弱无助是什么时候?

A:我觉得大家觉得我勇敢和我台上的那种感觉有关系,好像这个人这么夸张,什么都不管不顾的样子。其实我也没干什么出格的事儿,一有什么不好的事儿人们都会想到我。包括什么吸毒也把我也给带上去了,我也是醉了。我觉得我挺客观看待自己的,反正我没做过。最

脆弱的时候就是不知道怎么办吧,面对人们的争议,我想努力变好,也知道自己在一个漩涡当中,但出不来,心有余力不足。

Q :现在出来了吧?

A:现在挺好的,就是能够看清楚自己的问题是什么。我自己也不断努力,不断挣扎,让自己不要那么不开心,不要因为这些攻击而不高兴。谁都有发言的自由,那么在乎干嘛。尤其这个时代,你在乎了,人家就会说你就是娱乐圈的人,你干嘛那么认真啊。怎么样都会有一些声音出现,何不看淡,欢迎大家尽情地说。

Q :你说自己曾经想做个歌手,但出道后发现自己得做个艺人,作为艺人,对自己有什么要求?

A:比如像现在的拍照,我知道很多歌手只是专心唱歌,其他什么都不做。我觉得艺人是要经常露面,然后拍一些东西,做一些采访,让大家了解你。

Q :我看你胳膊上有肌肉线条,有健身习惯么?

A:线条其实是我从小长成这样,不是健身。我会练舞蹈,强度还挺大的,为了新专辑中的 MV,因为跳 MV的量和变数也是蛮大的,因为机位啊、换几套衣服,又拍几遍。最长的时间是连着练了两个礼拜,每天 8 个小时。其实是很累的,跳完了之后感觉肉和骨头都是散开的。到时候大家看了如果喜欢,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

Q :你现在的生活是当初想要的么?A:算是吧,一半一半。想要这个生活,也不想要这个生活。我不想成为明星,只想成为一个歌手,就这么简单。结果大家不喜欢我,这就是我不想要的。

Q :有哪些不满意的地方么?

A:这个时候不太满意也不能怎么样了。因为现在就是尽量做好,就好像 3 年过去了,我可以重新看待自己,我很开心。我觉得人只有自己可以给自己力量,我觉得看清那一刻会有点想哭,但那种哭吧,还挺奇怪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不会歇斯底里。就会突然感觉仿佛通了一样。其实有经验的人和我讲过,刚开始会不适应,3年之后就好了。还真是,我当时就是信,但知道还没到时候。很神奇的体验。

还是希望大家喜欢我多一点

Q :前不久的《90》这张专辑,大家说很棒,当初怎么跟虾米开始这个合作的?

A:虾米与其他音乐平台有太大差别,在这里可以听到很多其他地方听不到的歌儿,有很多独立音乐人,符合文艺青年、有个性的人的选择。我觉得我和其他 90后合作会有火花,基于大家对我的信任就一起来玩音乐。认识一群很棒的音乐人很开心,尤其有些音乐人的年龄很小。因为年纪小可能会有新鲜的东西,我们的主题就是没有主题,就是做自己擅长的风格,没有假大空,就是没有形式,好听就是最重要的。

Q :你觉得 90 后的音乐有哪些特点?

A:他们的特点都不同,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不同。我现在偶尔也会听一些老歌,因为那时的音乐质感有时看是过时的,但是你会回到那个时代,这是老歌的特色。比如听张国荣的,对我来说算是老歌了。

Q :之前和哈林合作过,他是 60 后,现在和同龄人合作感受有什么不一样么?

A:同龄人还是有自己的小个性吧,有的时候比较酷酷的,但是和哈林老师合作会教我很多东西,老师在音乐上有很多经验,还是可以请教老师。和 90 后合作,他们还在摸索阶段,有时比较犹豫,但还是很棒。

Q :人们说你是 90 后音乐的领军人,你觉得呢?

A:我自己也不觉得我有什么角色,就是在一起玩音乐,我很尊重他们的意见。

Q :新专辑《接近无限》里面有你自己的创作吗?

A:有一首歌是我自己负责词的部分。当时听到那首歌就很喜欢,就试着写歌词玩儿。然后就发给我的同事看,他们觉得挺好的,可以用。但一开始那首歌没有收进来。后来他们觉得我很有把握,又把那首歌找了回来。是我自己太喜欢,和我之前的爱情经历有关。

Q :之前你说一直在摸索自己的风格?

A:其实是我不能准确定位我是什么风格,我想看大家喜欢我唱什么样的风格。因为有的人接受我的风格,但有的人不喜欢我的唱法。还是希望大家喜欢我多一点,毕竟已经做了这一行了,不能和大家对着来。

Q :那你收到大家的反馈了吗?

A:我知道点在哪儿。我觉得大家都是接受平一点的,朗朗上口的歌曲。虽然我不想承认这个现实,但确实是这样。可能没有太多我个人色彩的,大家会接受。但是不会完全的这样做。比如新专辑里就会有一半的慢歌给大家听,是很值得期待的,是花了很多心思做的。

Q :在音乐上,之后还想做什么尝试么?

A:我们已经想好下一步的音乐计划。音乐还是重中之重,就是做好眼前的事儿,玩好就是我们的主张。我和浓妆之间,差距只是一个嘴

Q :父母给你起名字时对你的期待是什么?

A:就像我的名字一样简单粗暴。其实这名字太大了,偶尔会承受不住,我觉得起名字别起太嗨的。这名字太好认了,要坐飞机什么的,人们一看证件就会看你是不是这个人。我很后悔当时没用一个其他的名字比赛。

Q :在大家面前你总是大大咧咧古灵精怪的样子,你觉得自己性格中最真的一面是什么样的?

A:什么是真?每个人生活中都需要演一下,可能在父母面前是最真的吧,不用考虑太多。想撒娇或者想耍小性子就耍了。

Q :你妈妈看你台上表演会觉得意外么?

A:不意外,她一般也不会看我表演。我不希望她出现在我表演的场合,因为我会紧张。其实我对我妈妈是最温柔的,会跟她撒娇。跟朋友,如果有男朋友,我都做不到。和妈妈我会特别的温柔,让自己都觉得毛骨悚然,我觉得自己很男孩性格,发不出那种声音,但是在她面前就可以。妈妈是我心灵的港湾,太重要了。

Q :你觉得红唇造型是最适合自己的么?

A:我不知道适不适合我。可能之前有很多状况不是很好,我现在不在乎这些事情,我也不想管适不适合,我也在调整,我现在妆都比较淡。我的状况是嘴和眼睛不能同时重。眼睛重,嘴就不会重,我和浓妆之间,差距只是一个嘴。

Q :看你每次在舞台上都穿十厘米以上的高跟鞋,很喜欢吗?

A:为了弥补腿短。穿球鞋上去,腿特别粗特别短。

Q :有想过开创自己的时尚品牌吗?

A:有人帮我想过,他们觉得我应该开创。我目前还很懒惰,还是先做好歌手这件事,当完全能掌握得非常自如的时候再去做别的事儿。

Q :有很多大品牌青睐你,他们说过原因吗?

A:这些品牌的合作已经印证了我还是有动力可以继续努力下去,我不是一无是处的,我还是有大家喜欢的地方和大家觉得有价值的地方。所以要珍惜这些合作,一起做一些东西。比如有汽车品牌的合作,不仅仅是一个广告,还延伸到音乐,年轻人喜欢的东西,我很开心。包括百事可乐,他们致力于鼓励年轻人,我小时候还参加过百事的比赛。现在我还能带头,很不可思议。

Q :你平时还有什么爱好么?

A:睡觉,和同学出去骑骑自行车,画画。

Q :现在有什么梦想?

A:把眼前的事儿做好,什么都会有。我已经够幸运了,现在做的事儿已经是以前的梦想。就是顺其自然。

地址:http://nuan.org/shenghuo/15351.html 转发请保留网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