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失望和绝望这件事情上,我们并没有任何不同.

四年级时,我已经变成了一个过分心事重重的小孩。这一年我们换了一个新的数学老师,是个大概已经五十多岁的老人,姓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