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们看不起郭台铭

利用空当整理房子,突然翻到一张泛黄的纸片,那是二十几年前助教发下来的听演讲的通知单。二十多年前,我就读台湾大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