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小禅:已经很好了

雪小禅:已经很好了

雪小禅:已经很好了。原以为她会像祥林嫂一样诉着苦,抱怨上天对她是多么不公平,但她非但没有,反而要感谢生活赐予她这么多,而我们一直觉得生活给予我们的太少,一直在索要,却总是觉得不够。 前几...

雪小禅:菩萨为什么低眉?

雪小禅:菩萨为什么低眉?

雪小禅:菩萨为什么低眉?她一定有自己的不得已,有断然你想不到的忧伤与难过,而她的面带微笑只是情愿这世间的安好。她不愿意让众多的人来叩她,而愿意我们自己把自己修炼成她的样子。 初看到这句话...

雪小禅:优雅的老去

雪小禅:优雅的老去

雪小禅:优雅的老去。老去很容易,优雅很难。每个人都会老,每个人都怕老,可是,终究会老,只是如何老下去的问题。 优雅是件很难的事情,比矜持难,比无赖也难,矜持能装,无赖更容易,不要脸就会无...

雪小禅小说:单身的人是可耻的

雪小禅小说:单身的人是可耻的

雪小禅小说:单身的人是可耻的。单身的人,真不容易啊! 小妖这人是真的可恶。我不明白怎么会有她这样的朋友,按说我应该遭人羡慕才对,身高 一米七0,硕士毕业,美貌如花,是一个公司的高层,自己有...

雪小禅:我们的一生都在邂逅自己

雪小禅:我们的一生都在邂逅自己

雪小禅:其实,我们的一生都在邂逅自己。 文/雪小禅 那天,和几个友人围炉吃茶,其中一个友人说,其实,我们的一生都在邂逅自己。 邂逅自己,多么鲜妙的词语。 想想看,我们所找的所寻的人,大抵是我...

雪小禅:另一个自己

雪小禅:另一个自己

雪小禅:另一个自己。我和我对立着,统一着,战斗着,友好着,一会反目为仇,一会化敌为友。 买了一件新衣。麻。白。连体。因为有那两根吊带,分外特立独行。虽然是裤子,可因为肥大,又有了裙的意味...

雪小禅小说:爱上你,爱上寂寞

雪小禅小说:爱上你,爱上寂寞

雪小禅小说:爱上你,爱上寂寞。年轻的时候,大概总忙着谈恋爱,想生生死死的爱一个人,就爱一个人,以为两个人就会天荒地老,也许是那时只想谈恋爱了,所以反而不知怎么爱了,等到明白爱是怎么回事了...

雪小禅:穿袜子的椅子

雪小禅:穿袜子的椅子

雪小禅:穿袜子的椅子。她穿,他脱,如此20年……那穿穿脱脱的20年,是他和她的爱情,刻骨铭心,一生不忘。 那时的他,是个乡村小学教师,冰冷的屋子里,没有暖气,只有个很小很破的蜂窝煤炉子。他常常...

雪小禅:留白

雪小禅:留白

雪小禅:留白。好的留白人生,一点就破,一参就透。可发呆,可思想,可贪恋那世间鲜衣怒马,只要喜欢。 小时候与父亲常常在林间走。家的门口有一片茂密树林,密不透风的林子,很多树都倾颓了,倒下去...

雪小禅:从此繁花,一路盛开

雪小禅:从此繁花,一路盛开

雪小禅:从此繁花,一路盛开。我要这个女子,坚定而决绝。 我喜欢冷香的女子。青漪就是。 她一来,便是暗香浮动,她不是面容多艳丽的女子,却自有十分的凛然和寡淡。我对同桌于言说,看,这个女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