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感人的爱情故事:我的地老天荒只有你能给

2013.01.15 -

 

Part 1

我叫陈洛兮。小的时候,段小楼总是牵着我的手跟别人介绍:这是我媳妇,陈螺丝。
段小楼的门牙漏风,总是把我这风情万种的名字叫成陈螺丝。
引得众人哈哈大笑,段小楼也一边跟着傻笑。我总是窘得抬不起头来。
我说,段小楼,你如果再不能清楚的的叫出我的名字,我就不当你媳妇了。
可是,我没有办法让段小楼的门牙不漏风,就像我始终没有办法让段小楼清楚的说出陈洛兮这三个字。于是我就生气,那个气呀,好多天没有理段小楼。就算是段小楼拿了我最爱吃的棉花糖来找我,我也只是一把夺过棉花糖,还是不理他。
终于有一天,段小楼屁颠屁颠的跑来找我。隔着很远的时候,他就扯着嗓门喊我,螺丝,螺丝。其实,是洛兮。
近了,段小楼因为重心不稳。扑通一下摔倒了。这下可好,一摔摔倒石头上了。段小楼的门牙从此不是漏风了,而是压根没了门牙。段小楼趴在地上哭,我看见地上有一滩血,还有两颗洁白的门牙。
后来听段小楼他妈对我妈说,小楼窝在家里好几天非缠着我教他写洛兮的名字,这个笨小孩最后居然学会了。估计这么着急跑着去找你家洛兮,就是想告诉她自己会写她的名字了吧。最后,我从段小楼嘴里认证了这个事实。那天,他只是想告诉我自己会写我的名字了。以后,再跟别人说我是他媳妇的时候,就会把提前写好的我的名字给人家看。
可是,没了门牙的段小楼真难看。不过,听妈妈说,以后会长出来的。所以每次吃棉花糖之前我都会悄悄的对棉花糖说,赶紧让段小楼的门牙长出来吧。
那一年,段小楼五岁,我也五岁。

 

Part 2

上小学了,第一天分班级的时候,我在一年级一班,段小楼在一年级二班。那么多小男孩,我乐呀,很快就把自己是段小楼媳妇的事情抛到脑后了。我挥舞着自己小色爪,很快就抓了一个长的白白净净的小男生坐在自己身边,并时不时的捏捏人家的小脸。小男孩眼里有泪水在打转转。我可不管,反正我这么捏段小楼的时候,他总是笑。
最后的最后,那个长相白净的小男孩放声大哭。老师就把他从我身边调开了。
上学的第一天,我自己孤零零的坐一张桌子。有点儿想念段小楼了。
第二天,妈妈送我去学校的时候,在我们班教室门口看见段小楼在地上撒泼。他说,我不要去那个班,我媳妇不在哪个班,我要跟我媳妇在一个班。
段小楼远远的看见我,像是看见了救星。爬起来就搂着我。
我跟段小楼的妈妈说,阿姨,就让段小楼跟我一个班吧。段小楼的妈妈没有办法,找了老师,把段小楼调到一班,并且让他跟我坐在一起。
那一天,全校的老师都知道了,陈洛兮是段小楼的媳妇。下课的时候,总有小男孩围着我喊,段小楼的媳妇叫陈螺丝。他们不是门牙漏风,只是觉得这么叫起来很好玩儿。
我有些后悔,不该为了棉花糖就答应帮段小楼的说让他跟我一个班。
段小楼从地上爬起来搂着我的时候在我耳边说,陈螺丝,你要是让我跟你一个班,我就天天给你棉花糖吃。
段小楼确实天天带棉花糖给我吃,可是,我也天天被人叫做段小楼的媳妇。没有小孩会叫我陈洛兮,他们都跟着段小楼叫陈螺丝。他们可不懂我风情万种的名字有多好听。
我的小学时光就在段小楼的媳妇陈螺丝跟棉花糖中度过了。
我发誓,上国中的时候,一定不要跟段小楼一个班了。

 

Part 3

不知道是我的祈祷被棉花糖记在心里了,还是我虔诚的态度打动了棉花糖。国中的时候,我真的没有跟段小楼在一个班了。段小楼也没有哭叫着喊我要跟我媳妇一个班了。我们都长大了,他不好意思哭了。
段小楼只是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警告我说,陈洛兮,你是我媳妇,不准跟别的男孩子玩儿。
彼时的段小楼,干瘦干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我一点儿也不喜欢这样的段小楼,真难看。比小时候没有门牙的时候还要难看。我飞起一脚,段小楼,要你管,我就是找好看的男孩子玩儿。
段小楼咬牙切齿恶狠狠的冲我喊,陈螺丝,陈螺丝。
我追着段小楼跑,一边跑,一边喊,去你奶奶的,段小楼。可我怎么也追不上段小楼。于是就踩着夕阳从段小楼身上投下的影子跟在他身后跑着。
段小楼一边跑着一边喊着,陈洛兮,明天早上我带棉花糖给你吃。
段小楼的门牙长的很齐,很白,很好看。他终于可以清楚的喊出我的名字,可是他喊起来一点儿风情万种的味儿也没有。可是,可以清晰的喊出来的时候,他更愿意叫我陈螺丝。
段小楼,你他妈的就是一混蛋。
不过,段小楼也挺好的。他吃早饭的钱,全部变成棉花糖塞进我肚子里去了。

Part4

国中升入高中。依旧还是跟段小楼一个学校。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我朝着镜子里的自己咧着嘴笑。身后的段小楼说,陈螺丝,你照什么照,再照也就还是一根螺丝,除了我段小楼一直坚贞不渝的要你当我媳妇,没人会要你的。
我笑着笑着,转身飞起一脚。段小楼,你去死。
段小楼还是那副模样,只是由当年的营养不良变成了营养过剩。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段小楼足足比我高出一个头了。
段小楼喊,陈螺丝,你再不走的话,就自己跑步去学校吧。
段小楼,再给我五分钟的时间,你到楼下等我吧。
手忙脚乱的套上那条棉布裙子,把乱糟糟的头发理顺,我才跑下楼去。
坐在段小楼单车上的时候,那家伙居然脸红了。我笑他,段小楼你害羞什么。段小楼用不屑的口气说,谁害羞了,是你太重了,我蹬单车累的。停了好一会儿,段小楼又说,陈洛兮,裙子不适合你啦。你穿裙子,别人会以为我载着媳妇呢。
去你的,段小楼,你不是一直喊我媳妇么!
空气里有棉花糖甜甜的味道。还有,段小楼认真骑单车的样子居然很好看。
那年我十五岁,段小楼也十五岁。

- 猜你喜欢 -

- END -

392
0

- 热点阅读 -

一间房不叫家,两个人才是家

一间房不叫家,两个人才是家。重要的是,有那个知冷知热的人。毕竟,有套房子不叫有家。 文/刘小昭 一 周五的下午,大家都是懒懒散散的, 上午整个部门在网上团购的零食刚到,现在每个人桌上都是一堆。 悉 …

陆琪:怕老婆的才是真男人 |

陆琪:怕老婆的才是真男人。为什么要怕老婆?因为无论在什么时候,在什么绝境,只有这个会是直到最后也不会放弃你的。这就是妻子。 唐太宗时,名相房玄龄极怕老婆,连太宗赐给的美姬也不敢要。于是唐太宗决 …

旅途,恋情

去澳洲,我问了领队一个问题,你带队这么多年,有没有队员之间恋爱的? 她说,有。 我问,有没有因为旅行而离婚的? 她说,也有,例如旅行中喜欢上了别人,然后回家各自离婚,走到一起了。 有时我就在想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