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病了

2015.09.12 -

凌晨4点,醒了。

憋的难受,出去走走吧。我以为街上没人,没想到卖豆腐的已经出摊了,十字路口炸油条的也开始支锅了。我沿着马路溜达着,偶尔从身边呼啸过一辆摩托车,戴着头盔,反穿着棉袄,这是进城打工的。

最近,总是失眠,莫名其妙。

溜达了一圈,回来时顺便买了点油条、豆浆。今天不能在家做早饭了,因为要赶时间,媳妇要带着儿子回上海,赶11点的高铁。我要去枣庄送,从我家到枣庄大约250公里,还要考虑节假日出行高峰,所以要早走。

我跟媳妇约好是6点出发,按照迟到半小时的传统来算,最多6点半,也能接受,路上不至于太紧张。

挨着摇醒了媳妇和儿子。

洗漱,化妆,折腾了接近1小时。哎呀,化妆后的媳妇,嘴唇都变了颜色。她亲了儿子一口,儿子脸上立刻呈现一对花瓣,还是粉红色的。追着我亲,我一蹦一跳地逃开了。

前几年,因为工作的缘故,可以零距离接触到明星。那些女明星在照片上、电视上都是如此的光鲜动人,若是近距离观察呢?

跟看我媳妇差不多,都是粉!

上了车,我看了看表,6点27分,不至于太离谱,也就不用抱怨了。提示系上安全带,媳妇让儿子系,儿子让妈妈系,推来推去,都没系的。

媳妇说:“儿子,记得多米的那个动画不?小朋友没坐安全座椅,不系安全带,撞车时飞出去了。”

我说:“你先系上,他自然就学会了。”

最终,都系上了。

这些事,靠提醒是白搭的,必须发自内心想改变才行,要么是真的觉悟了,要么是被惊醒了。

每天10点睡觉,每天运动1小时,每餐7分饱,多素少肉,这是养生之道,我们能做到吗?

都知道,但做不到!

我认识一个姑娘,跟我同龄,她就能做到。她看起来比同龄人明显年轻,也明显健康,很有活力,但是没人相信她曾经是一个癌症患者。因为她死过一次,所以比任何人都珍惜生命。今年年初生了一个健康的宝宝,她跟健康人没有任何区别。她说若是非说有区别,那就是患癌的概率高那么一点点。

她准备写一本抗癌的书,应该正在写。

我采访过她两次,因此感触很深,我很多生活习惯的改变,就是受她的影响。

路上,跟媳妇谈了谈心。

我说:“我很享受一家三口在路上的感觉,但是你们俩不系安全带,我心里发憷。毕竟车上坐着我们家全部,高速上一旦出了事故,不系安全带生还的几率很小。”

媳妇说:“儿子不系,我能怎么办?把他捆起来?”

我说:“潜移默化!”

9点整,到达枣庄。

媳妇问:“来这么早干嘛?”

我说:“没想到路上车子这么少,我是按照时速80推算的,我预计10点左右到,没关系,我们可以去逛逛。”

她问:“你有钱没?”

我问:“多少?”

她说:“有就多花点,没就少花点。”

我问:“你钱呢?”

她说:“我卡上还有60块钱了。”

我问:“这么多年的积蓄呢?”

她说:“买理财产品了。”

我问:“什么理财产品?”

她说:“余额宝。”

我没再多问,但是我觉得这个事不妙……

回程的路上,我越想越不对劲。我进了服务区,登陆了余额宝,发现只有1万多块钱。我心想,完了,媳妇可能是被忽悠进资本市场了,也就是传说中的民间借贷。这玩意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永远都是那句话:你惦记着人家的利,人家惦记着你的本。

网络上的朋友,背叛的成本是非常低的,说找不到,就找不到了。你无非就是知道人家的网名而已,你还能知道啥?就是知道身份证号又如何?没用!

我突然感觉万念俱灰,这么多年的积蓄,就这么没了?

我急忙查我自己的账,银行卡里还有2万块钱,余额宝里还有2000块。全部家当了,真的慌了神,没钱咋过日子?

关键是,没有经济来源了!

越想越焦虑,两次走神差点追尾。我在想,前几天我们俩刚开了一家水果摊,进驻了银座。没想过要指望这玩意赚多少钱,有房子,有车子,有积蓄,折腾个水果摊玩着,不是挺好吗?

我的野心不是折腾水果摊,而是利用水果摊来拓宽人脉关系网,从而慢慢扩展到粮食。我想进军大米市场,水果只是起到敲门砖的作用。

我对赚钱,没有迫切性。媳妇那里有积蓄,我问过她,若是我不写文章了,不做懂懂了,你还支持我吗?

她很坚定地说:“我养你!”

可是,现在拿什么养我?

我刚走到临沂,商场给我打电话,说是十一要搞个冬枣促销,让我去进货……

进了服务区,给我爹打了个电话,让他在家等我,跟着我去沾化搬枣。

回到家,我爹已经换好新衣服了。

我说:“你以为我带你去旅游呀?我是让你帮我搬货,你快换上平时干活穿的衣服。”

我爹理解错了,以为儿子带他去享福旅游。

我问:“家里有钱没?”

他说:“还有600,你两个姐姐中秋节给的。”

我说:“存款有没?”

他说:“有8万块钱,定期的,年底到期。”

我说:“取了,我没钱了。”

他说:“怪可惜的,少好几千块钱。”

我说:“我进货用,我拉你去取,你找出存单。”

我把货车开出来,拉上我爹,先去邮局把钱取了,接着上高速直奔沾化……

到了沂山服务区。

我问:“爹,吃饭没?”

他说:“我不饿。”

我说:“最近有点落魄,咱爷俩一人一碗泡面,可以不?”

他说:“我真不饿,你自己吃就行。”

两碗面,两根火腿肠,两个卤蛋,20块钱,真TMD的黑。我觉得我变了,以前从来没计较过这些,甚至没问过价钱,如今连20块钱都斤斤计较了,我不计较行吗?我跑趟沾化,一个来回400公里,才赚500块钱而已!

关键是不一定能卖光,若是有腐烂或压货,我还要赔钱……

我爹问:“孩子,最近咋了,看你脸色不对,你也好几天没回家了。”

我说:“咱家钱没了。”

他说:“没了就没了,再赚就是了。”

我说:“你知道赚钱多难吗?花了20万做个水果摊,现在一天利润不到50块钱,你想想什么时候赚到100万?”

他说:“不用100万,在家种地不是也挺好吗?你看我和你娘不幸福吗?”

我说:“你们呀,就是井底之蛙,你知道有钱人是怎么生活的吗?你们生活在愚昧的环境里。”

他说:“愚昧也是相对的呀,我们愚昧不也培养了三个优秀的孩子吗?”

我说:“让我过上没有车,没有房,没有钱的打工生活,我受不了。”

他说:“别人都能过了,为什么你过不了?”

我说:“那是因为他没体验过有钱人的生活。你要是每天出入有豪车,住着别墅,家里有保姆做饭,再让你回到村里,你能受的了吗?”

他说:“那总归要想想办法啊,不能折磨自己呀?!”

我说:“以后家里生活要改变了,每人每月限额1000元。”

他说:“我和你娘不花你们的钱,这是你们的家事,你们自己商议。做父母的不能插手孩子的事。”

我说:“没钱了,这个家可能也长久不了了。”

他说:“那也是你自己造的孽,怨不了别人,人是你自己选的。”

我问:“玉米快收完了吗?”

他说:“还有3亩了。”

我说:“收完以后,到城里住几天,因为摊位上很多水果都卖不掉,你到我们小区门口去摆摊,帮我处理掉。”

他说:“我没干过,怕卖亏了。”

我说:“没事,总比烂了强吧?”

到了冬枣批发中心,我们爷俩跟人家讨价还价,最终每斤便宜5毛钱。我爹仔细的盯着称,生怕人家做手脚。

我说:“爹,你别看称,你去装袋,把烂的都挑出来,咱自己装。”

我爹趴在那里,很认真的装着,小心翼翼的,生怕给搓破了皮……

结账,共2万4千块钱。

我们爷俩装车,走人。

回来的路上,我打瞌睡,我爹总是拍我肩膀。

我说:“今天开了快1000公里了。”

他说:“咱不着急,几点回家都行,安全第一。”

我说:“一会儿,下高速时,若是没有工作人员,咱直接走小车通道,可以省掉80块钱,但是有被抓到的风险。不过一般没事,10月1这么忙。”

他说:“不行,这是做人的基本原则。”

我说:“什么原则?这车枣才赚500块钱,还是理论数据。放在过去,就是放5000块钱在沾化让我去拿,我都不去。但是今非昔比了,80块钱很重要。”

他说:“我给出,你别这样。”

卸完货,已经晚上9点了。

我说:“爹,我不请你吃饭了,家里有昨晚的排骨,咱俩去热热吃了吧?”

他说:“别了,你快早点回家歇着吧,也别送我了,我自己坐公交回去。”

我说:“好吧!”

回到家,真冷清……

摊位负责人给我打电话,说是香蕉要烂了,必须下架,问怎么处理?

我也懒的过去了,我说:“你们分分带回家吧,每人顺便拿5斤冬枣。”

突然饿的难受,吃点啥呢?

翻了半天,没翻到好吃的,只有昨晚的剩菜。媳妇平时做饭用自动锅,就是文怡卖的那个锅,我不会用,也懒的热了,用手抠了几块排骨吃了。

越想越觉得委屈,想家了。

我出门,开着车就回父母家了,我到家时,我爹还没到。

我给他打电话:“到哪了?丢了?”

他说:“没有,公交停了,我走着回来的,到西桥了。”

我说:“你怎么不早说,我刚从西桥过来。”

我急忙回去把我爹接回来,我娘炒了两菜,我陪我爹喝了一壶。突然想哭,哭的呜呜的。

我爹我娘哪见过这个架势?

他们也忙着哭,也不知道为什么哭,反正就是哭,哭声一片。

我喝了半斤白酒,躺在沙发上迷糊了。可能是太困的缘故,一会儿就睡着了,中间感觉到我娘拿被子给我盖。

12点左右,我吐了,开始胡言乱语。貌似把我认识的朋友挨着骂了一遍,罗列了他们的缺点和罪行……

我爹我娘吓坏了,这儿子疯了呀?!

急忙去拍我大哥家的门,又打了120。救护车把我拉到了人民医院,到医院时,已经凌晨2点了。

大夫开始急诊,先是打了醒酒的针,然后做脑部CT。据说我在CT上活蹦乱跳的,两三个人摁不住。

诊断是脑部受到了刺激,医生推测是间歇性抑郁症。

非要给我打针,我把护士托的盘子都给打翻了。他们想把我绑到床上,我肯定不会轻易束手就擒的。医生建议我接受中药治疗。

我在病床上高谈阔论,从胡适到鲁迅,谈论中医是骗子,还把方舟子也搬出来了。我越说越激昂,把熟睡中的病人都惊醒了。他们纷纷围观过来,我仿佛是舞台上的明星,越发的激动了。

医生给我注射了一针安定。

我真的安定了很多……

一大早,最多有6点钟,我还在睡觉,被哭声扰醒了,大姐和二姐都来了。

“俺弟弟咋变成这样了?”

“昨天还和你爹去拉枣了,晚上喝酒了。”我娘在旁边说。

“我没病,我没病……”我喊着。

“弟弟,没事,有什么不开心的话,就跟姐姐说。”大姐揽着我的肩膀,不让我坐起来,我越想挣扎坐起来,可是我两个手都被牢牢的绑住了。

“娘,要不要去找神婆看看?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大姐说。

“我在家烧纸了,今天回家再去找人看看。”我娘说。

“弟弟真命苦,折腾了这么多年,刚过上好日子。”二姐说。

“你们快都出去,该上班上班去。”我爹赶她们走。

上午10点,神经科的主任过来了,看了看我的CT片,感觉没啥问题,又问了我一些问题,我对答如流。这是我二姐找来的,我二姐教着这个主任家的闺女。

他说:“没啥事,劳累过度加上精神刺激,休养两天就没事了。可能会间歇性发作,别刺激他,定时吃药。”

出院了。

花了1640块钱!

拿了几大包药,我爹把标签都给撕掉了。

坐了辆黑出租车回家……

到了村口,我们都下车了,有村民问:“去哪了?”

我娘笑着说:“到城里了,去儿子家住了一宿,住不惯。”

回到家,我娘让我爹去赶集买条鱼,买点豆腐,买点丸子之类的,她要敬天,还必须要黑爪的公鸡才行。我爹赶集回来,又满街追杀那只唯一会打鸣的黑爪公鸡,杀了!

摆上桌子,摆上菜,点上香,他们俩人在那里叩拜。我在旁边一直笑,搞这些干嘛?人家是神仙,自己就会变,谁吃你家的这些?何况你见少了一块肉吗?

我爹非拉我进屋。

我偏要在外面看热闹。

中午,那鸡让我娘炖了,非要给我吃……

媳妇来电。

“爸爸,你在干嘛?”儿子的声音。

“吃鸡肉。”

“你什么时候来接我们?”

“过年,行不?”

“爸爸,我要回家。”

“家里没钱了,别回来了。”

我爹把电话抢过去了:“歪?我说呀,要是有票,就抓紧回来吧,家里有点事。”

我听到电话里媳妇在那边说:“我定的7号的票,暂时回不去。”

我心想:这个狠心的女人,难道把我的钱都运到了上海?给了一个高富帅?可是高富帅不需要钱呀?难道给了矮穷矬?她那么势利的人,看不上矮穷矬。

哎呀,我真是毁在了她手里,这个狠毒的女人。

她为什么给我打电话呢?

试探我在哪里?查我的岗?原来她不信任我呀?

我知道了,她为了掩盖自己的心慌,故意让儿子打电话,真是个精明的女人!

我在那里自言自语,非要把电话摔了。我爹跟我争了很久,最终他胜利了,把手机给我藏起来了。

电话又打过来了,又是儿子的声音,我爹把电话放我耳朵上。

“爸爸,你给我买铠甲勇士没?”

我喊着:“跟你妈一样就知道花钱,你一个小孩子,每个月开支接近1万元。换了我这个亲爹,你那个后爹能养的起你吗?”

电话里传来了媳妇的声音:“你有病是吧?你吓着儿子了,什么亲爹后爹的?你把我当什么人啦?”

我喊着:“我知道了,你们约好十一去渡蜜月,儿子被你拿去当盾牌使了呀?这一招对我没用,张柏芝每次出去偷情都带着儿子。”

她说:“滚,有病呀?!”

以前,有个心理学作家叫王莉,我前女友,我爹联系上了她,希望她开导开导我。

“董哥,最近可好呀?”声音很甜蜜。

“怪好,你呢?”

“最近文章写的不错呀?每天都看,还给你点赞。”

我突然发火了:“你少跟我献殷勤,你不就是找我帮你推广新书吗?这些年你消费了我们多少感情?每次我都以为你真的爱我,没想到每次找我都是帮你推广,你还有良心吗?我帮你赚钱,你去养别的男人,你个贱人。”

她不说话了,貌似哭了。

“看吧,让我说中了吧?心虚了吧?没话说了吧?”

电话挂了!

我的朋友,我爹见过很多,但是有来往的很少。东营有个老大哥,他认识,逢年过节都到我家来。

我爹联系了他,让他给我打电话开导一下。

“弟弟,有空来东营吃螃蟹呀?”

“不吃。”

“没事就出来转转,待在家里干嘛?哥哥发现个很好的商机,找你琢磨琢磨?”

“什么商机,圈套而已,每次都打着商机的名义让我入股,这些年我付出了多少钱?我得到了什么?少忽悠我了,2008年你喊我去做枕头,现在还库存30多万,这些就是你给我的商机?你想想这些年我跟着你亏了多少钱?你赚了多少钱?你家儿媳妇都是我给介绍的,你说一声谢谢了吗?”

我爹不敢折腾了,怕了,彻底怕了。

下午,我五姨过来了,貌似要借5000块钱,买什么养老保险……

我接着火了。

我喊着:“我们家穷的时候,你到我们家吗?我们家有点钱了,你有事没事的跑来?我们家现在又破产了,你来看我们家笑话?你是不是故意来的?你说,你说!”

五姨被我吓跑了。

我倚在门框上哈哈大笑,果然又被我看穿了。

出版社来电。

“懂懂呀?我是出版社办公室的小黄,你的合同收到没?”

“你们出版社,表面上对我关心有加,其实把我当成了傻瓜,当成了赚钱机器。一本书我才赚几个钱?都让你们给黑了,你们的良心哪里去了?”

小姑娘被吓傻了。

我很有成就感,又揭穿了一副丑恶的嘴脸。

我上QQ,高中同学群里喊着聚会。

我很生气:“你们什么时候聚会不行?听说我落魄了你们开心了?要搞聚会庆祝一下?你们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最看不起你们这些表里不一的人。我风光的时候,你们咋不敢当着我面搞聚会?”

妈的,班长竟然把我踢了。

我知道了,班长肯定是被我戳痛了内心。

晚饭,两个姐姐都来了,商量着要送我去济南什么精神病医院?

我知道了,她们是看中了我给父母买的房子,算起来有四套。她们是想把我当神经病对待,她们瓜分这份家产,听他们的意思,还要把我的车子挨着卖了?

原来,兄弟姐妹之间也是如此的险恶?

他们太小瞧我了,以为我真是精神病,我清醒着呢!

我不能让他们把车给我卖了,我要自己卖。我给4S店的美女老板打电话,以前我一个电话,随叫随到,今天她竟然摆谱了,说在搞什么国庆车展。
“国庆车展重要,还是我重要?”我很生气地问。

“你有什么事,直接说就行了,没必要非得见面吧?”

“我要卖车,就是你卖给我那辆破C5。”

“15万,你开过来吧,我给你现金。”

“我一直都把你当最好的朋友对待,你竟然黑我这么多?我才开了几天呀?我25万买的,你15万买回去,你想洗洗当新车卖了?你把10万块钱私吞?我明白了,你卖给我的本身就是二手车,你这个黑心贩子!”

“你喝多了吧?”啪的一声把电话挂了。

QQ上有个头像一直在闪,是一个读者,他十月一过来玩,以前答应过他的。他竟然找到家里来了,我爹我娘急忙收拾战场……

“懂懂老师能合个影吗?”

我烦了:“合什么影?你不就是想发到网上让人看看我有多么丑吗?要么你就是想做培训之类的,说跟我关系很好。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目的性太强,惟利是图。”

我越说越激动,抓起桌子上的冬枣就想扔他头上,吓的他落荒而逃。

第二天,我二姐开车带着我们一家,说是要去济南玩。

我明白了:“他们是要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寄存了,把我当废人了。”

到了沂源服务区,我藏到了洗手间里,就是不出来。我姐夫,我爹把我架出来,我嗷嗷喊着:绑架啦,绑架啦。

服务区的保安把车子拦住了,不让走。

我二姐把手机照片给保安看:“这真是我亲弟弟,这是我们的合影,带他去济南看病。”

保安放行了。

我拍打着窗户:“救我呀,救我呀!”

到了济南,带我进了一个小诊所,藏在居民小区里。接待我们的是一个小姑娘,戴个眼镜,扎着小辫,特别清秀,喊我弟弟。

我很生气:“我83年的,你喊我弟弟?”

她笑了笑:“姐姐是79年的。”

我说:“我没病。”

她说:“是的,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你非常健康,平时健身对不?”

我说:“恩。”

她说:“我陪你聊聊天,可以不?”

我说:“可以。”

她挥了挥手,让我爹我娘我姐我姐夫他们出去……

“弟弟,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也描述不准,写文章的。”

“读者多吗?”

“还可以吧。”

“哇,你是事业有成呀?”

“曾经这么认为过。”

“结婚没?”

“儿子4岁了。”

“去过最美的地方是哪里?”

“甘南草原。”

“弟弟朋友多吗?”

“看起来很多。”

“咱俩做个游戏好不?”

“可以。”

“你闭上眼,跟随着音乐,听我口令。你相信我吗?”

“相信。”

“清晨,你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一无无际的草原上,马儿在奔跑,羊儿在吃草,这场景你熟悉吗?”

“熟悉。”

“有个小男孩从你身后走来,端了一碗酥油茶。他问你:看到我爸爸了没有?我爸爸是个英雄,去打猎了,走了很多年了。你想不想抱抱这个孩子?”

我不由自主地张出了双臂。

“男孩的后面有个窈窕女子,她走了过来,告诉你:前几年,孩子的爸爸出了事故。你想不想抱抱这个女子?”

我抱紧了自己的双臂。

“你起身,行走在草原上。你看到一只母羊在分娩,疼痛万分。它开始打滚,难产了。你看到那个母羊特别像你的妻子。”

我眼泪流出来了。

“你继续往前走,草原里有个陷阱,有只小马掉了进去,两匹老马在旁边呻吟。小马死了,两匹老马相继跳到了陷阱里。”

我哭了起来。

“草原上来了一匹狼,扑向了你,一只羊飞了出来,它替你挡上了。你再仔细一看,这只羊是你一个熟悉的朋友。”

我猛的坐了起来,突然醒了,感觉这几天仿佛是被人下了迷药一样,恍如隔世。

小姑娘拿了纸巾,让我擦擦泪水,她说:“每200个人里面就有一个得抑郁症的,抑郁症最典型的特点是看什么都是消极的。对于初级患者,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惊醒他,要扭转他,要让他进入另外一个模式,看什么都是积极的,都是感恩的,有时候一句话就能点醒。”

我二姐没到过济南,开车围高架几乎转了一圈。

我说:“你到后面去,我来开。”

一家人阻挠。

我说:“我真没病,好了,想通了。我活不好,这个家就垮了,所以我要好好的活着。”

中途,店员打电话说冬枣卖的一般,因为对面商场搞促销,亏本卖。

我说:“这样,你挨着打包,5公斤一份,我回家后给你地址名单,挨着给我朋友们快递一份。”

晚饭,我爹提出去饭店吃一顿。

吃完饭,我娘又把药拿出来,让我吃上,巩固一下,别反复!

- 猜你喜欢 -

- END -

215
0

- 热点阅读 -

要是你没结婚,我想嫁给你 |

还是要爱过,就算化成了灰。时间的灰烬里,站着一个她。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就能天天收到暖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只是爱着你 文/路明 初三,她坐在我的前排。透过垂下的发丝,看得见课本上的滑轮和 …

寒门再难出贵子完整版 天涯全文阅读txt

导读在前,正文在后。嫌长没能看完,没关系。但最好看一下最后的那篇《论寒门与贵子》。 【7哥导读】本文是一位银行的HR写的,他工作了10年,接待了一群到银行实习的实习生,然后观察他们发生的一系列的故 …

早安心语:有一种心痛,叫做爱不能语 |

早安心语第236期:把脾气拿出来,那叫本能;把脾气压回去,才叫本事。 暖首发,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 1、安静就好,何必自寻烦恼。 2、倘若心中愿意,道路千千条。倘若心中不愿意,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