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一着不慎

2015.09.12 -

有时,家里农活忙,父母无暇做饭,就拿个煎饼,卷根蒜薹糊弄过去。

我就教育他们,还能活多久?

什么事能比吃重要?每一顿都要吃的好好的,不一定要大鱼大肉,至少要吃的舒坦,活着不就为了吃吗?!

你看看《动物世界》,只有在“吃饭”时,那些动物才有成就感!

我结婚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开灶。看似啃老,其实还有另外一层原因,就是一旦我们独自生活了,父母又会过起那种混沌的日子,连菜都不炒,卷个煎饼就算吃顿饭。

平时,我们每天回家吃饭。父母出于照顾我们的目的,也会用心做好每一顿饭。

在上海工作时,关于工作餐的问题,我跟朋友争论了多次。他认为能填饱肚子就行了,人类的成就感应该来源于精神富有。

而我的观点呢?

我认为,吃好才是最基本的成就感!

中午,他们吃盒饭,我就去下面饭店吃。我不想为难自己,赚钱为了啥?蹲在凳子上,吃个盒饭,有啥意思?

他们觉得我装。

我觉得他们傻!

我们这里属于内陆,肉类主要是羊、猪、牛、鸡,很少吃鱼。吃过最多的海鲜就是虾皮,有股臭脚丫味的那种。卷个煎饼就算奢侈品,如今我爹依然好这口。

那时,经常看电视上说“山珍海味”。

心想,啥时咱也吃吃海鲜呀?!

读大学时,新生报到第一天。我下铺是个官二代,他来报到那可是声势浩大,日照这边有人负责接待他们。据说那一桌吃了1000元,吃的是海鲜。那是2002年的1000元,如今日照房价都翻了4倍了。

当时,我不了解他。我心想,真TMD的能吹,1000元能买两头猪,你们一顿饭能吃两头猪?

那时,我并没有去过饭店。不过,去过高中学校旁边的大排档。我二姐在一中教英语,她发了工资,请我去吃饭。要几个馒头,点盘土豆丝,一共10块钱,我们俩就吃的很饱。

教师节那天,我姐发了400块钱,她请我去联华超市逛逛。我没去过超市,不敢进去。我姐去买了两瓶可乐,我们俩每人一瓶。回家让我爹追着骂了好久:喝了能升天?

这也是2002年!

所以,对于我下铺说“一顿饭吃了1000元”,打死我也不信……

跟很多人不同,我对富二代、官二代都不反感,反而很喜欢他们。因为他们个人素质普遍很高,虽然调皮了一些。例如我下铺整天打游戏,临近考试的前天晚上,他还征战在网吧里。

这些都是后话,以后我可以写写我的大学同学,很有意思,各类奇葩。毕竟我们班有106个学生,这应该算是创下吉尼斯记录吧?

因为没有老师,原本准备分班,干脆不分了,放了一群羊!

绝大多数同学并没有见过海,在大家的想象里,大海是什么样子的?

波涛汹涌、软软的沙滩、遍地的贝壳……

军训结束后,班长组织大家一起去看日出。凌晨4点就出发,学校离海边非常近,若是开车不到5分钟,步行大约需要40分钟。

很多女生专门背着书包,留着装贝壳的。

书上咋描述的日出?

太阳突然蹦出来!

看完日出,才觉得被书本骗了。哪有什么“蹦”呀,就跟咱家里的日出没啥两样,海边很辽阔倒是真的。那时的海边哪有什么游客,没几个人,天亮以后,我们就挨着找贝壳。

有个P!

日照海边有很多卖贝壳的,有鲍鱼壳,有珊瑚,有珍珠贝……

这些玩意,都是从义乌批发过来的。北方的海域根本不产这些,要么是进口过来的,要么是海南那边产的。

日照的海,据说是中国第二美海!

真是如此吗?

北方沿海城市我基本都去过,日照的海的确是出类拔萃的,为什么呢?

没有开发!

青岛的海边,整天都是人山人海的。哪怕冬天也是如此,而日照海边呢?

每年的10月1到次年的5月1,你去海边看看,哪有人?整个海就是你自己的,特别的辽阔,特别的干净。

我坐游艇出过海,日照的。当看不到岸边时,四处都是海水,湛蓝湛蓝的,游艇无动力漂浮在海面上。那时正好在上演《阿凡达》,我感觉自己仿佛在一个陌生的星球上,陌生、恐惧、浩瀚……

当然,若是把日照的海跟三亚比,那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因为三亚的海水是绿色的,透明度更高。

日照旅游业,刚发展时,参差不齐,也是坑蒙拐骗。在日照有个“黑鲍鱼”的故事,我给讲讲。

有群河南游客到日照旅游,看到一个老头推了一个独轮车。车子上有些贝壳,黑色的。

“大爷,这是啥?”

“黑鲍鱼!”

“卖不卖,多少钱?”

“10元一个!”

河南的这些游客,感觉好便宜,纷纷掏钱购买……

实际上,这是啥?

海红,当时5分钱一斤!

日照的旅游业,其实主要靠河南支撑起来的,还专门开通了日照到郑州的专列。关于河南游客,那也是有很多段子。总而言之,相互嘲讽!

我第一次吃海鲜,就是吃的海红。

我有个同学,他早熟,跟女朋友出来租房子住,已经生火做饭了。我们经常去找他蹭饭,他也没钱,每次我们去,他就买1块钱的海红。用锅一煮,我们一群人围着吃,太好吃了。

我参加工作以后,曾经给领导做过小跟班。什么山珍海味,真成了家常便饭了,倒没觉得海鲜有多么好吃。当我肚子微微隆起时,我还是蛮有成就感的,因为在农村人眼里,这是牛B的表现。

现在想想,真傻!

在日照那些年,虽然经常吃大餐,但是自己都是配角,甚至连配角都算不上,充其量是混吃混喝的。若是一桌人投票要不要“我”的存在,肯定多数人选择不要,因为没价值。

我骨子里有很强的劣根性,总觉得吃一顿,赚一顿,真好!

我从来没坐过主宾的位置……

有一天,老领导调侃我:“小董,啥时请我吃顿饭?”

我说:“我请不起呀,你一顿饭动辄上千!”

他说:“煎饼卷咸菜也行呀!”

这句话,戳痛了我,我一直觉得他是有钱人,高高在上,吃顿饭动辄几千元,咋可能看的上咱的付出呢?我请他去吃顿大排档,那不是掉价吗?

其实,这都是咱以小人之心去揣摩别人。

只要我们是用心的,哪怕真请他去吃大排挡,他也能感受到你。

他的这句话,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从那以后,只要是我们俩单独在一起吃饭,我都抢着去买单,虽然每次他都训我跟他客气,但是我能感受到他很开心。

后来我审视身边人时,每当出现了习惯性“蹭”的人,我就想起了当年的我。他们需要的是当头一棒。大家都喜欢跟“付出模式”的人交往,而“蹭”是一种索取模式。

当时我写过一篇文章,阐述买单理论,论穷人和富人在一起吃饭,应该谁买单?

习惯性思维认为,肯定是富人买单,理由是他有钱。

实际上,应该是穷人买单。因为富人不会占你便宜的,一定会提供更多的机会给你。

我第一次做主宾,是我大哥请我吃饭。在雅禾大酒店,一共三个人,他、他儿子、我。他儿子参加计算机奥林匹克竞赛,让我给当辅导老师,我第一次感受到被人尊敬的感觉。

很自然我混入了他在日照的圈子。在交往的过程中,我们的资源是不对等的。我是上班族,他们都是企业界人士。他有个小圈子,一共7个人,我加入进去以后就成了8个人。规矩是每人轮一周,每周六晚上聚会。其实我是没有资格参加的,大哥坚决让我参加。

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主动买单一次。

那时,我对买单文化有了更深入的认识。进入一个圈子,一定要适应相应的消费标准,否则人家就不跟咱玩了,包括身份标签也是如此。大家都开宝马7系时,咱就不能开捷达了,至少也要开辆A8。除非咱有其他身份标签,例如作家、画家、书法家、市委书记。

计较是贫穷的开始。

改变是很难的,越是没钱的时候,人越抠!

我们小区有个干保洁的大爷,他跟别人不同。他不拿工资,垃圾里的废品归他。我们家装修房子弄出了N多废品,都给了他。他平时就去我们家帮着干活,一来二去就熟悉了。每次搬来家具之类的,都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收废品。

他说:“整个小区,就这个楼上的人不卖废品,主动送。”

我就在想,是因为慷慨的性格导致了富裕呢?

还是因为富裕导致了慷慨呢?

大爷还说过一句:“这个楼上的人最热情!”

有次,吃饭时,媳妇大声地喊服务员。

我跟媳妇说了一句,媳妇跟我翻脸了。

我说:“一个人的素质,就体现在对待服务员的态度上!”

我们家的房子是在楼王的最小的一个户型里,算是住在土豪堆里的穷人。无论是同层邻居还是楼上楼下邻居,见了面都很热情。

我有了一个观点:买房子,一定要买进富人堆,哪怕是最小的户型!

扯远了,继续说说海鲜。

我去依依家吃过又长又肥的深海虾,她家的这些虾哪来的呢?

依依的老家在前三岛乡,位于日照跟连云港交界处。

日照这边有个前三岛乡,连云港那边也有个前三岛乡。

前三岛又是哪三岛呢?

平山岛、达山岛、车牛山岛!

这里的农民,世代以捕鱼为生。日照海鲜最有名的地方,就是这里,这里拥有北方最大的海产品交易中心。

有次,济南几个朋友想到日照吃海鲜。我就推荐了日照汾水,就是位于跟连云港交界的一个镇。这里很发达,这里的海鲜馆才是正宗的海鲜馆。

汾水属于岚山,在日照,你可以看到很多海鲜馆都叫“岚山鱼馆”,就是这么来的。

前三岛属于山东跟江苏的争议岛,到现在还存在争议。曾经是济南军区驻军,现在是南京军区驻军。岛屿有争议,海域就有争议,海域有争议,渔民就有冲突。

海战是常有的事。

那海战不是闹着玩的,是真格的!

大海那么大,何必在意这么点海域呢?

不是,渔民并非都以远海捕捞为生,更多的是以近海养殖为主,例如海带、海参、鲍鱼、八带……

如今,近海的鱼越来越少了,高价的海鲜多进行人工养殖了。当然,深海的海鲜不能养殖。

因为养在争议海域里,日照渔民跟连云港渔民就相互破坏。曾经发生过大规模的破坏行动,损失几千万。

依依的老家,也是一个渔村,书记就是她亲叔叔。

她叔叔是做什么生意的呢?

卖油!

给海上这些渔船加油,这个生意基本处于半垄断状态。而且,渔民无须给现金,年底结算即可,反正都是自村的村民。

村里有个饭店,依依叔叔开的,生意很火,都是一些资深吃客才会找来。有从日照来的,有从临沂来的,有从连云港来的。

你很难想象,村里饭店的厨师是国宴级的。曾经在德国的中国大饭店打工的,做海鲜一流。

这里吃海鲜比较贵,人均消费300元左右。但是你吃过以后,你就觉得一点都不贵了。

海鲜,基本上都是浅加工。

虾,鲜活的,直接倒上北京二锅头,一会就可以吃了。听起来太残忍了,我吃过,无法描述的鲜美。可是我又不能这么描述,因为有人会骂的。

的确好吃,从来没吃过这么鲜嫩的。

虾虎怎么吃?

用刀直接割成三截,还会动,拿起一截,蘸一下白酒,接着一吮吸……

在道义和美味之间,若是写文章时,我肯定站在前者,在饭桌上,我是站在了后者,真的好吃。

海参鲍鱼不算名菜,因为这里还有海葵,有海胆,其中海葵被称为“海洋伟哥”。

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一顿海鲜,当然我们没花钱,依依请的。

酒足饭饱,我们坐快艇去了前三岛。前三岛正在做旅游开发,越来越多的人登岛了。这里也是海钓圣地,其实我家离这里很近。大家有想来玩的可以喊我,我可以做导游,带大家去吃海鲜。

传言村子里要建旅游码头,自然要涉及到搬迁,搬迁自然就要赔偿。老百姓的机会来了,过去村书记不是肥差,但是这次就是肥差了。

在书记竞选过程中,有人就想把依依的叔叔搞下台,传言他搞女人啥的,反正什么传闻都有。

选举那天,发生了械斗。

镇上喊依依的父亲前去协商。

在整个村子里,依依的父亲是很有威望的,毕竟是个地产商,这是很了不起的。另外,村子里的茶树种植户基本上都是供鲜茶叶给依依家茶厂。

在谈判的过程中,又发生了冲突。

这次,依依的父亲也卷入了其中,被派出所拘留了半个月。N多人去捞他没捞出来,因为涉及到了很敏感的农村选举问题。若是把他放了,村里的另外一派不闹翻了天呀?!

这个事情,发生在依依结婚后不久!

依依的父亲很迷信,就找风水大师给看了看,咋家里总出问题呀?

风水大师给看了看,说是祖坟有问题。正好被规划到了码头区,破坏了风水,而且施工方在勘探时,用挖掘机在公墓林旁边挖了一条水沟,很深。风水先生认为这是破坏了龙脉。

风水大师帮着看了一块风水宝地。

依依家举行了很隆重的迁坟仪式!

迁了不到一周,新坟墓就被人给挖了个洞,墓碑还让人给泼上油漆了,不祥之兆……

当时,依依的父亲还做铁矿砂生意。日照的企业家多做类似的生意,因为日照有港口。

迁了祖坟不到半个月,依依的父亲去澳大利亚考察铁矿砂。

刚飞走。

接着就有人在论坛上发帖,说他携款跑路了。

做生意的,本身有银行贷款,有民间借贷。几天的时间内,这些债主都找上门了。越找不到他,越急了。

他急忙飞回来。

但是,已经挽回不了局面了。茶叶店也被占领了,房产公司也被占领了,谣言满天飞了。大家逼他还债,他的确拿不出这么多钱,毕竟是三角债。

轰然倒下!

货场的矿砂被银行也给查封了。

资金缺口多大?

300万不到!

这么大一个企业家,最终倒在了300万上。那套海景别墅也被查封了,依依的父母现在住在姥姥家,依依自己住在原来的新房里。依依父亲的资产也陆续被拍卖了。

据说,都是迁坟破了风水!

最悲惨的是依依的叔叔,下台了,下台了还不算,还被调查贪污……

出事以后,依依找过我。她特别心疼自己的父亲,她问我能不能写写幕后的故事,让我帮着发到天涯论坛上。

我没答应,我很胆小,我本就是一个小蟊贼,何必去惹这些麻烦?!

依依问了我一个问题:“假如,你现在被逼债,你觉得你能借到10万块钱吗?”

我想了好久,跟她说:“我觉得能,但是也许未必!”

她说:“日照XX房产的老总,那是我爸的学生,我爸一手扶持起来的。我爸出事后,我妈去找他,问他借30万块钱,他都没答应,给了我妈5万块钱。”

我问:“你爸爸现在状况如何?”

她说:“废了,满脑子都是愤怒。不服气,整天跑银行,希望人家再贷款给他。念旧情,人家会对他很客气,但是已经不会贷款给他了。”

我问:“你们家,难道资不抵债?”

她说:“日照这几年做矿砂的,基本上都这样。表面很疯狂,其实巨亏。矿砂都在货场存着,180进的,到了岸上就成了130。大家都不卖,因为不卖感觉还有翻身的机会,卖了彻底没希望了!”

我问:“你妈妈现在做什么?”

她说:“在圆通帮着干活,一个月1500块钱!”

我们去俄罗斯的那天,赵老师给我们饯行。在谈到日照企业家时,他说正在写一本书,采访了大量的日照企业家。

赵老师就谈到,这些年看日照的企业家,就如同看过山车一样!

有运气的成分,有偶然,有必然。

依依爸爸出事时,依依找过我,问喜欢不喜欢她那辆锐志?

我问:“多少钱?”

她说:“35万买的,开了不到两年,16万可以吗?”

我问:“是卖还是?”

她说:“我想抵押给你,等过了这些日子,我再赎回来可以吗?”

我说:“你还是卖了吧!”

她说:“这是我爸爸给买的,很珍惜。”

我说:“这个时候,别儿女情长了。”

她家的房子,当时市场评估110万,但是装修花了40多万,刚住了不到两年。她又来找我,问我100万买不买?现金,一把,包括里面所有家具、家电!

我心动了好久,绝对是拣便宜的事。

我去济南找牛哥商量这个事。

牛哥说:“别掺合了。人在困难时,会无限放大困难;困难过去时,人们会无限缩小困难,会觉得你趁火打劫。”

最终这套房子被银行拍卖了!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很正义的人,把钱看的很淡的人,愿意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后来依依又找过我一次,问我能不能借给她5万块钱。

我犹豫了很久。

最终,没有答应她。

因为这个事,我纠结了很久,我不是很正义吗?咋在关键时刻也犹豫了呢?

因为,我也想到了她的偿还能力,也想到了我们的关系远近程度,无非是见过几次面而已。她是准备借5万块钱让妈妈开个茶叶店,因为家里有很多茶叶,可以套现。

因为这个事,我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人说和做,绝对是两回事。每个人都喜欢站在道德的高度去指责别人,仿佛自己是正义的化身,当真的需要去做时,就会从自私的角度去做决定。

大家纷纷指责王赛是人渣,我就在想一个问题,若是我站在王赛的位置上,我还真未必做的比他好。至少他没有拈花惹草,他对欧阳多多是忠心的。跟依依产生恋情纯粹是意外,他也没想到会睡到一起。

所以,不需要标榜自己多么高尚。人都是贪婪的,也是自私的。

在我看过莫言的小说里,我最喜欢的是《蛙》。我每天都会看上几节,越看越佩服,莫言的确是最懂人性的,举个例子。

计划生育小分队去抓万小跑的媳妇,万小跑的媳妇藏到了岳父家。计划生育小分队怎么逼她出来?

不拆她家的房子,而是拆邻居的。

邻居,原本都是最亲密的人,远亲不如近邻嘛!

此时的邻居,都在疯狂的砸她家的门,高声的怒骂着……

依依的事对我打击特别大,我是目睹了女神的陨落。我专程去找牛哥探讨过这些话题,牛哥认为,一切的根源是没有设好防火墙。无论做什么投资,必须有三道以上的防火墙。

我问过依依如何看待父亲的倒下?

依依分析有三个原因:第一、不该涉足矿砂业务。矿砂类似股市,跟过山车似的。日照涉足矿砂的企业家普遍出问题了;第二、不该干涉村里的事。毕竟不是村里人了,关键是村里人不按规矩出牌,容易使阴招;第三、不该盲目放大信念。以前茶厂每年利润七八十万,已经很不错了,家里又没有负债,但是在日照房产泡沫猛增的过程中,没人能够不动心。”

恰好此时我认识了安静,她投资损失了2000万,跟依依的父亲遭遇差不多,也是从女神跌成了女人。在跟安静姐闲聊时,谈到了依依父亲的一些行为和表现,安静姐感同身受。

在关键时刻,除了父母对孩子的爱,其他的爱都很难经受的住金钱的考验!

听起来很悲观。我们之所以信誓旦旦,无非是因为我们没有经历过。我们的一切假设,都是基于“不可能发生”的心理暗示基础之上的。

牛哥认为: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做什么事,必须要有防火墙,要明白自己有没有退路!

牛哥的意思是应该设置200万的保底资金,是绝对不能动的,随时可以机动的。无论自己出了多大的事,至少可以拿这200万东山再起的。

可是,我们很少有危机意识,就如同很多人不喜欢系安全带是一个道理。咱开车这么牛B,咋可能撞车呢?!

对于我而言,为什么转型写小说?

其实,就是防火墙。

因为,只要我写真人就会造成“推广”,只要有“推广”就有信任的转嫁。对方一旦有不负责的行为,我就跟着轰然倒下了,这种风险随时随刻都可能存在。

有时,我觉得自己也蛮单纯的,一心想帮助别人。今天我在QQ空间里闲逛,看到了一个拉萨队友的空间,她随意发了个说说,也有3000人浏览。

我在想,当初这些人都是我用心去推广的,现在都荒废掉了。他们也没赚到多少钱,也都觉得我不给力。而对于我而言,推广一个人需要多大的内耗,却无人能知。

以后,我连“懂懂”也不出现了,渐渐的进入纯小说状态,哪怕没人看也不要紧,至少可以让自己更加的清净,让文学更加的纯粹。

今天,我突然有个想法,从2015年起,我每年出一本小说集,名字我都想好了。

2015年就叫《2015年的懂懂》。

2016年就叫《2016年的懂懂》。

幼稚也好,童贞也罢,记录自己的成长,哪有什么一帆风顺?

另外,最近很多人在猜测人物原形。其实不需要猜测,是谁就真的那么重要吗?我没有贬低谁的意思,只是陈述了一件事情而已。没有对与错,没有高尚与卑贱,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别人。

只有我们自己!

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把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

那天,牛哥跟我讲了一句很俗的话:年轻时,别谈梦想,别谈人生,就想一件事:赚钱!

- 猜你喜欢 -

- END -

28
0

- 热点阅读 -

关于青春的诗歌

《无怨的青春》 席慕容 在年轻的时候 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 请你 请你一定要温柔地对待他 那么 所有的 时刻都将 […]

【懂懂日记】世界那么大,到哪儿都一样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一封女教师的辞职信引发网络热议好多天,我看了这女孩的照片,典型的文艺女青年,但别忘了 […]

枕边美容:人体各个局部暴瘦减肥法

枕边美容第16期:人体各个局部暴瘦减肥法,针对性减肥,效果更佳。 暖首发,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