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我有些固执,改不了了

2015.09.12 -

3月29日,阴天,济南。

我这个人,固执!

有人觉得,这是缺点,反复劝我,不要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发表言论。

在我看来,这是优点,具有敢于怀疑的学习精神,并且主动去求证、分析、理性判断。

这两天,有人又开始生我气了,因为我说“食物相克”也是骗局。

什么是食物相克呢?

螃蟹不能与柿子同吃,花生不能与黄瓜同吃,大葱不能与蜂蜜同吃,红薯不能与香蕉同吃,绿豆不能与狗肉同吃,松花蛋不能与糖同吃等,否则会引起中毒,甚至死亡。

这些,耸人听闻。

从小,我们就知道这些传闻,而且谁也不敢亲身去验证……

还有传闻,有人同吃了VC和虾,结果中毒死亡,原因是VC跟虾反应产生砒霜。

为什么突然想去捅这个马蜂窝呢?

是因为看到朋友转载了一个食物相克大全,我觉得值得科普一下。

无论大家骂我也好,说我固执也好,我依然会坚持我的观点,因为我不会盲目叫喊,都是在反复求证以后才会出招,否则会死的很惨。

食物相克,是没有科学依据的,而且已经被证实是假常识了,中国的确少了一味药,就是常识。

总是因为常识而争来争去,动不动就进行人身攻击。

今天,我跟杨文剑又探讨到了这个话题。

我说:“有些人之所以不理解我,是因为他们没有用心去求证,只是感情用事,容不得别人提出反面结论,我与他之间没有任何矛盾,唯一的差异就是对同一件事的用心程度不同,如果他跟我一样用心去研究,他也会站在我的立场,所以不需要争论,因为口水战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否则日本早灭亡了。”

我觉得,固执是好事,至少敢于坚持自己的观点,哪怕没人支持我,我依然会坚持我的看法……

虽然,我是个职业互联网人,但是我关注的网站很少,以前在新浪上看新闻,现在新浪已经没落了,主要关注百度新闻,有专业人士预测,百度新闻的影响力将会超过《新闻联播》,平时我每天都会关注百度新闻,至于《新闻联播》嘛,好象没认真看过,除此之外,就是看看YOUKU。

YOUKU有个功能特别好,就是“为你推荐”,根据你的点播行为,自动为你推荐相关视频,特别爽,但是有个前提,就是需要你先登陆自己的帐号。

无论是看新闻,还是看视频,都会遇到一些陌生概念,那么我就会去百度一下,要么百度百科,要么在淘宝上搜索一下……

因为我没有工作,所以没有定向需求,凡是我感兴趣的玩意,我都会用心去研究的,遇到关键词,我都会顺手搜索一下淘宝,为什么呢?

因为淘宝上的这些卖家,都是相关行业的专业人士。

例如,我在看一个越野大赛的视频,里面有个遥控飞机在航拍,我觉得这玩意真好,于是我立刻百度,发现有各式各样的航拍工具,有直升飞机的,有四螺旋桨的飞行器,还是原装进口的,用手机或IPAD可以直接控制方向,而且可以看到实时画面,太牛了,还有宣传片……

于是,我特意找店主聊了聊,还通了电话,问了一些关于航拍的专业知识。

因为,牛哥要骑行海南、墨脱、拉萨,如果买这么一个玩意,拍摄摩托车飞驰的视频,多爽呀?

第二天,我就把这个信息分享给了牛哥、大志、于导。

给牛哥,是让他看看,这玩意爽不?

给大志,是让他抓紧找类似商品,上架到淘宝,因为我顺便做了航拍飞机在淘宝上的数据分析,大志的专长就是找电子产品,这个是很好的契机,越是偏门,利润越高,这个玩意实际成本,不会超过500元的,就是塑料做的。

给于导,是问问这个东西靠谱不?

于导说:“航拍,最关键的是两点,第一、飞行器稳定性要好。第二、镜头要清晰,别说是2000元的飞行器,就是1万元的都属于超级业余的,因为根本不抗风,拍出来的视频全是晃来晃去的,也很模糊!”

这就是我的学习方式,我喜欢猎奇,什么好玩,我研究什么,没有固定的爱好。

跟别人交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让别人跟你在一起特别开心,这就需要你不断的贡献价值,这也是我的法宝,不管谈到什么领域,我都貌似很专业。

我的特长是宽度,刘克亚的特长是深度。

假如,我们俩同时在英语班学习,班上有100个女生,刘克亚的特点是把其中一个女生研究透彻,追到手,我的特点是把每个女生都交往一遍……

上次,我和牛哥去给PETER捧场,牛哥说:“懂懂这个家伙说他爱好广泛,研究不深,其实这么说,是谦虚了,他对很多领域研究都很深!”

平时在路上,假如遇到一辆车,牛哥只要问我,这是什么车?

我就会告诉他,这是什么车,产自哪里,排量多少,扭距多少,优缺点是什么……

是不是吹牛?

也许吧!

首先说明,这不是炫耀什么,而是希望把这种学习方式分享给大家,我对中国地理还是蛮熟悉的,为什么呢?

因为,每篇新闻里,都有地名,如果遇到我不熟悉的城市,我会顺便搜索一下,看看百度百科,大家把自己所在的城市名称输入到百度百科,你会发现一点:你对自己所在的城市,了解竟然这么少!

所以,我认为,搜索才是学习之道!

早上8点,我去敲杨文剑的门,他还没起床。

他问我,几点出发啊?

我说:“随意,你几点起床,几点喊我就行了,今天退房!”

起床后,我们俩去了趟政务大厅,送下文件,就去牛哥办公室了,牛哥还没来,我提议去打羽毛球,顺便忽悠上阳光。

我们三人,又去打羽毛球了。

因为下午要回家,要想确保每天运动一小时,必须要上午完成这个任务,打羽毛球挺热闹,我们三人有说有笑,出很多汗水,我是他们俩的师兄,平时我打他们俩,偶尔也单独陪练,帮他们喂球,阳光进步很大,现在已经学会杀球了,也能够接住后场吊球了,现在缺点就是步伐有些乱。

阳光问:“董哥,步伐咋练?”

我说:“没希望了,你是先天性的,缺少运动天赋,总比别人慢半秒。”

阳光说:“那我去做手术。”

我说:“也没希望了。”

杨文剑在偷笑。

我说:“你回家后,找出优酷上关于羽毛球步伐教学的视频,你边看边练习,然后重点拿出2天,让教练帮你喂球,你专心练习一下,基本上就能够达到咱球馆的前30名了。”

杨文剑说:“咱球馆一共才28人。”

我觉得,再过几天,可能我就打不过阳光了,因为他很用心,每天都看视频自己练习,他刚开始学打羽毛球时,连发球都打不着。

我说:“也就是教练有耐心,要是我,我直接把球馆关了,咋遇上你这么笨的家伙。”

阳光这个家伙有个好处,无论你跟他开什么玩笑,他总是傻呼呼的在笑。

今天,我又吓唬他了,平时他把车子停在小区门口,他的想法很简单,出入方便嘛,而且占据黄金位置。

我说:“如果我是小偷,进了小区,肯定先偷你的车。”

打累了,换上衣服,去牛哥那里,恰好刘哥在。

刘哥是东营河口的,我们拉萨队友,我和牛哥都喊他“刘哥”。

刘哥问:“这是杨文剑吧?我天天看懂懂日记,他总是提到你。”

刘哥在东营生意做的比较大,有个很大面积的原生态的养鸡场,全是散养的,在一片老槐树林里,据说每天都有老鹰来偷鸡……

除此之外,还有保险公司、饭店、汽车修理厂,上次我们去东营看黄河入海口,主要原因就是去拜访刘哥。

我问:“国家廉正,对饭店有影响吗?”

他说:“致命的打击。”

我说:“济南很多大饭店,都改名为家常菜了,生意惨淡,现在都改吃单位食堂了,其实里面水更深,吃顿食堂工作餐,花个几千元很正常,比鱼翅皇宫的菜强多了,蝉禅不让拍照,也不让写,吃过一次,爽!”

刘哥说:“茅台装到矿泉水瓶子里。”

我说:“这些人太聪明了,现在农家乐都是吃喝玩乐一条龙,还带桑拿!”

刘哥说:“咱家有3000只成年鸡,咱合作合作,你来卖,我来养?”

杨文剑说:“上次,我们去参观了一家,鸡能飞很远。”

刘哥说:“我们家的鸡,谁去参观,谁觉得震撼,我们不喂饲料,而且只喂原粮,就是不打碎的粮食,别说飞那么远,飞上树都是家常便饭。”

我问:“鸡多大最好吃?”

刘哥说:“200天左右,炒着好吃,300天以上,适合炖着吃,我们现在有一批蛋鸡,未来会推出老母鸡这个概念,熬汤喝的。”

我问:“鸡蛋,好卖吗?”

刘哥说:“鸡蛋是最好卖的,供不应求,现在每只3.5元,谁要都需要提前打电话预定。”

我说:“活体运输很难,济南也有几家大型散养品牌,他们的营销策略是在农副食品设立门面房,现场挑选,现场宰杀。”

阳光在网上卖鸡蛋,我建议他们俩聊聊……

刘哥把女儿送到新疆去读书去了,据说那里考学分数低。

我说:“考个清华没问题吧?”

刘哥笑了笑。

中午,牛哥不想吃饭了,阳光回家吃,我和杨文剑陪刘哥吃快餐,聊了一些话题,同是拉萨队友,感觉特别亲切。

那天,于导跟我们打球,提起了拉萨之行。

于导说:“近两年是没有兴趣再去拉萨了,除非是咱原班人马再折腾一次!”

下午,没啥事,我想回趟家,看看父母,看看儿子,关键是家里有要事,需要我回家,大姐给我打过电话,二姐又给我打电话,我爹也给我打电话,我爹特意去赶集买了菜,问我什么时候回?

我爹是怕耽误我工作。

我说:“我哪有什么工作,随时喊,我随时到。”

杨文剑没事干,给我做伴,就俩大老爷们,也没啥意思,平时喊人来玩,也忽悠不到人,关键是没这么多闲人,哪像我们俩这么颓废,正事不干,光想着玩。

给老乡打了个电话,她说她也回去,让我捎着她,她家是日照的,离我家很近。

三个了,还差一个。

群上的樊美女来济南了,她是路过,接着直飞深圳,去参加英语集训营,其实她本身就是海龟,在马来西亚留学归来的,家是山西运城,现做锅炉生意。

她大约2点到达济南。

我让杨文剑问她有兴趣去我们家玩不?

她说:“愿意,因为飞机是1号的,还早呢!”

就这样,我们四人出发了,可热闹了……

我把《我是歌手》里的所有歌曲都下载了,播放了一路子,要么跟着唱,要么讲笑话,一路有说有笑。

到了县城,我把杨文剑跟樊美女送到酒店,嘱咐杨文剑别忘记了请美女吃饭,我又嘱咐美女多跟着杨文剑学学做天猫。

我又把老乡捎到路口,便于她坐上到日照的车。

我回家了!

邻居说:“世博下午可兴奋了,听说爸爸要回来了。”

我去找儿子,他正在跟小朋友骑在歪倒的大树上颤着玩。

儿子看到我,跑过来,让我抱着,拉我回家。

我问:“你在干嘛?”

他说:“我在坐摇摇车……”

回到家,他兴奋的不得了,我给他买的葡萄干,他抱着瓶子在那里吃,还塞几个到我手里。

也听话了,晚上吃的水饺。

我说要我走了。

儿子脸色接着就变了,非要跟我一起回家。

我爹说:“你爸爸要回家写文章,你快点吃,带你回家玩会。”

儿子可开心了,跟着我回家了,在院子里又舞又跳,拿着拖把在转圈,和孙悟空似的,嘴里烁烁有词。

我爹把他带走了,准备关门的时候,他自己又跑回来了,就是不想分开……

儿子长大了,有大孩子样了,被太阳晒的乌黑了,标准的农村娃,经常在地上滚爬。

看着宽敞的院子,硕大的家,我在想:“城市里花500万,就买个这玩意?!是城里人太有钱了吗?!”

所以,有时我也挺矛盾的,有人说房产泡沫必然破灭,有人说房产必然稳涨不跌,我觉得各有各的道理,从投资角度而言,房产是不错的选择,从消费角度而言,的确贵了,甚至是超级奢侈品,都让穷人买单了。

最近半年,有个感觉很强烈,就是过去追求的物质生活,突然发现没啥意思了,原来并非是花钱就能买到幸福的感觉,并非如此。

但是,这样的话,必须是有过相应的经历以后,才能感触更深。

以前,就有人跟我说过,但是我理解不了,现在有了切身的体会,人生还真不是为了赚钱。

路上,老乡分享了她的旅行经历,搭车去拉萨,徒步西双版纳,她也是1987年的,整个云南基本玩遍了,走过的地方比我还多,而且纯粹是穷游,她就有着独特的生活阅历,平时以摆摊为生,我写的那个在洪楼广场摆摊的就是她,一晚上也能赚个300元左右,是真实数据,不夸大,不缩水,因为她就是开外贸店出身的。

这次回家,是准备搞定护照,然后进尼泊尔、印度……

她就是一个活的有追求的人,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大多数人,都是活在惯性里,不知道到底想要什么。

她说:“懂哥,你觉得你离梦想生活还差多远?”

我说:“如果我单身,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完美了,有个属于自己的家,可以任意的行走想去的地方,写写游记,有些粉丝,多爽呀?!但是,我现在有家庭,有媳妇,有儿子,那么就需要妥协,要为孩子的未来打算,包括让他在哪里读书,我们一家去哪个城市生活,媳妇要做点什么,都要策划好,然后才能走出去,但是一旦解决好了这些问题,就已经走不出去了,所以,我慢慢的越来越没有个性了,现在已经光知道赚钱了,虽然也没赚到钱。”

中午,阳光又问了关于出书的问题,看来他是真上瘾了。

我说:“朋友跟粉丝是两个概念,朋友可以转化为粉丝,粉丝也可以转化为朋友,但是朋友很难放大,粉丝却可以无限扩张,而且粉丝比朋友多了一层敬畏与崇拜,这些都是直接的生产力,成名不可耻,哪个做淘宝的不是努力的推广自家店铺,目的不就是为了让商品成名嘛,咱只是把自己当成了商品而已。”

阳光问:“有先例吗?”

我说:“我属于比较业余的,因为我太冷漠,也不主动,也不建群,也不推广,我连自己的书都不卖,我有个朋友叫小艾,她写了一系列图书,叫《小艾上班记》,你可以到当当上看看,有1万多条评论。”

阳光问:“这说明什么?”

我说:“说明她的销量是惊人的,1万本就是畅销书了,如果有1万条评论,说明至少卖了2万套,而且只是当当这一个渠道,小艾跟我私人关系很好,每次我去深圳,她都会请假出来的,而且她真的只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

阳光问:“她的粉丝群体庞大吗?”

我说:“这么跟你讲吧,上次我们在深圳,负责开车送她的,就是一名女企业家,是她的读者,读者见了作者,肯定是很虔诚的。”

我给小艾打了个电话。

她觉得懂懂今天肯定神经不正常,竟然主动打电话,因为我从来不主动联系人,无论QQ还是电话,都是被动型的。

我问:“出了多少?”

她说:“第一集出了10万册。”

我说:“不会吧?这么牛?!”

她说:“是真实交易,后面一直在写续集,到了第四集了。”

我问:“版税高不?”

她说:“我是新手,高不了,十个点。”

我说:“已经够高了,原来你是富婆呀!”

她说:“哪里呀,够我自己吃喝的而已。”

挂了电话,阳光倍受鼓舞……

我说:“说句吹牛B的话,如果完全按照我的建议走,99%的人都可以出书,但是多数人都是太不自信了,术业有专攻,你一定有别人不擅长的点。”

好了,就写这么多,在家待两天,接着南下。

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者。然得而腊之以为饵,可以已大风、挛踠、瘘、疠,去死肌,杀三虫。

去看看,永州到底有没有异蛇?!

- 猜你喜欢 -

- END -

101
0

- 热点阅读 -

曾为一个人,倾其所有,不留退路 |

曾为一个人,倾其所有,不留退路。曾为一个人,痛其痛,伤其伤,乐其乐。如果你也曾为一个人,那么,你懂。 曾为一个人,担心到哭出来。 曾为一个人,想到整夜整夜的失眠。 曾为一个人,钱包里一直放着初识 …

午睡是个技术活,你的午睡合格吗?

晚上太晚睡,早上太崩溃,因此很多人已经养成了“天塌下来都要午睡”的习惯。于是,我躺、我靠、我趴,坚决午睡主义!可是,很多人都有一个疑惑,午睡后头疼、腰酸、精神呆滞、眼睛无法聚焦……总之,怎么越睡 …

他住在我的心里,也在我的生活里

惟愿以后的日子里,我们在时光的洪流中不会走散。惟愿你在我的心里,也存在在我的生活里。 他住在我的心里,也在我的生活里 文/吴欣怡 上周五,V来北京看她男友大俊。我和她也三个月不见,于是赶紧抽空小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