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她是谁?

在济宁的日子,挺无聊的。

无聊,咋办?

搜附近的人!我住万达,一搜,美女真多……

我挨着加,她们有通过的,有不通过的,这玩意就是概率问题,要想泡到妞,最好的方式就是广撒网。

我加累了,我就喊小兄弟帮我加。

加了,我也不说话,也不表白,也不进攻。

别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要有耐心。

小兄弟说:“董哥,这么费劲干嘛,咱去蹦迪,肯定能泡到。”

我说:“有人喜欢去菜市场买鱼,有人喜欢去湖里钓鱼,同样是鱼,乐趣不同。”

他说:“白搭,微信上的这些女人,早被男人宠坏了,你给她们发信息,压根就不搭理你,偶尔有搭理你的,还是做微商的。”

我说:“那可未必,泡妞真有点像做微商,核心是赢得别人的信任,甚至成为别人的偶像,然后一切就水到渠成了。”

他问:“怎么搞?”

我问:“你试驾过宝马M系列没?”

他说:“没有。”

我说:“宝马4S店有试驾。”

他说:“咱又不买,不好意思。”

我说:“咱可以装的像买。”

他说:“不像。”

我说:“你要反复暗示:我是真买,只是现在手里还差点钱,先来试试。”

他说:“不好吧,万一给撞了呢?”

我说:“试驾车出事故是常事,有保险,不用你操心,也别害怕。”

吃过早饭,我们直接去了宝马4S店,目标明确,就是奔着M4去的,可惜店里没有M4试驾车,只有M3,不过也行,差不多。

越是没车的人,越喜欢研究参数,例如我,谈起M3与M4,那说的头头是道,仿佛我是车主,销售人员一听,感觉我绝对是个意向车主,而且又开着大奔来的,至少从表面上来看,应该是能买得起M4。

试驾。

美女陪驾,先是体验拥堵路面,然后走外环,可以体验加速、刹车,而且试驾妹子也建议来一脚急刹,看看优良的刹车性能,我没试,因为对车不好,虽然车不是我的。

真是好车。

趁等红绿灯的时候,我拿手机拍了几张照片,有方向盘的,有自拍,没露脸,我不露脸的时候,自拍的还是蛮有帅哥范的。

这车有点小问题,雷达总是报警,据说是前天刚发生过刮蹭,还没来得及修。

试驾完,销售人员问我感觉如何?

我说:“不错,V6的声浪还是弱了一点,要是V8就好了。”

他说:“我建议你考虑一下M5,那V8声浪,绝对的。”

我问:“有试驾车吗?”

他说:“M5暂时没有。”

我说:“这样吧,我回去再问问媳妇,看看她什么意见。”

他说:“我建议你带着嫂子来试驾一次,让她体验一下。”

我说:“也行,你平时都在店里吧?”

他说:“这是我名片,你来之前给我打个电话就行,正常情况下,我都在。”

我们出门,上车,销售人员微笑道别,服务真好,不买都不好意思了,假如买个M4就跟买盒烟那么简单,我立刻就买了……

出了4S店大门,我急忙靠边,打开双闪,我要发个朋友圈,上传了几张照片,配了一句话:宝马什么质量啊?100多万的车,开了不到3个月,雷达总是报警,谁告诉我怎么维权?!急!

发了没多久,就有个妹妹主动联系我,她说:“我朋友在宝马卖车,帮你问问?”

我说:“不用了,已经联系上了,谢谢美女。”

她问:“你是做什么的?”

我说:“无业游民。”

她说:“不像。”

……

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因为我在开车,只能趁红灯的时候回复一下。

我问小兄弟:“装有钱人,感觉如何?”

他说:“真爽。”

我说:“中午,我带你去奔驰蹭饭吧。”

他问:“免费的?”

我说:“是的,饭点的时候去看车,工作人员会问你吃没吃午饭,若是没有,就给你拿张饭票,让你去吃工作餐,很好吃的。”

他问:“你蹭过吗?”

我说:“蹭过,能遇到很多美女,都是奔驰车主,她们是去保养车子的。”

他问:“4S店不怕有人蹭饭吗?”

我说:“奔驰、宝马本身就是有气场的,宝马门口那辆Z4,你见谁进去坐坐了吗?大家知道自己买不起,连摸都不敢摸,气场是有隔离带作用的,自动就把人群分开了。你憋着尿了,敢去五星酒店大堂尿吗?”

他说:“咱还是别去了,中午我请你。”

我说:“出来看看车,看看房,都是很好的刺激,否则我们永远活在井底,当然没有人活在井外,只是井大井小而已,我带你去看别墅吧?”

他问:“哪里有?”

我说:“国翠华府。”

进了售楼处,小兄弟略有胆怯,他心虚,我比他脸皮厚,我明明知道自己买不起,但是我还是很镇定,假装买得起,而且把我自己都忽悠了,仿佛觉得真是来买房子的……

卖房子的小姑娘长得真漂亮。

我问:“最大的一套是哪个?”

她说:“拐角这一套。”

我说:“看图纸,这里靠近马路,太吵,我不喜欢。”

她说:“离马路50米,不吵,我带你去工地看看?”

我说:“也行!”

去了,我又拍了一些照片。

临走,留电话登记,顺便送份小礼品,中秋礼品,一盒月饼,我们俩正好还没吃午饭,在车上,一人俩,把月饼吃了,真好吃,好利来的。

我把照片传到朋友圈,配了一句话:来看看房子装修进度。

装了一上午有钱人,体验真好,处处都受人尊敬,特别是出别墅区的时候,保安还敬了个礼,搞得我有阅兵的感觉。

中午吃点啥呢?

路边有大排挡,吃点吧,既经济,又实惠,俩人花了28块钱,撑得打着饱嗝。

坐在大排档,我在聊微信。

我发现,自从我发了宝马与别墅的照片,众美女对我的态度变了,有六个给我点赞的,我挨着联系她们,发现,都回复的很迅速,甚至我能感受到她们有点小激动,仿佛遇到了高富帅。

有个妹子,叫红太狼,她总是问我是做什么的,她问我,我就问她,她说是做寿险的,我就装傻,说没听说过什么是寿险……

她问:“晚上请你吃饭?”

我说:“吃饭没意思。”

她问:“那什么有意思?”

我说:“不吃饭有意思。”

她说:“那就不吃。”

我问:“你不会想卖给我保险吧?”

她说:“你咋会这么想?难道人与人之间不能有纯真的友谊?”

我能感受到她的热情,甚至能预测会发生什么,小兄弟很诧异,他略有担心,问我会不会遇到钓鱼的?

我说:“她不是,她只是想交往几个有钱的男人,能卖保险最好,不能卖也无妨。”

他问:“她为什么要请你吃饭,而不是要你请她吃饭?”

我说:“你知道为什么装有钱人很容易骗钱骗色不?女人在跟有钱人交往的时候,尽量的规避索取,而是努力地付出,生怕男人以为她是因为钱而跟他在一起的,于是给男人买包买衣服,甚至主动借钱给男人周转,试图用付出换未来,没想到,人家就是吃这碗饭的。”

他说:“所以,女人的见识很重要。”

我说:“太重要了!”

闲着也是闲着,去见见吧。

红太狼住来鹤小区,我们去接她,上车后,她坐后排,我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发现脸上粉特别厚……

她也不会说普通话,一旦她说话快了,我就听不懂了。

她长得还是不错的,但是不符合我的胃口,因为没戴眼镜,我想找个理由把她放下,带她转悠了一圈,她略显紧张,我不问,她不答。

我说:“这样吧,晚上一起吃饭,我们先送你回家,我们去办点事,可以不?”

她说:“可以,可以!”

临下车,她把一个方便袋放在了车里,我也没注意,是她发微信告诉我的:“我煮的玉米,放你车上了,你不是说没吃饭吗?”

我问:“是特意为我煮的吗?”

她说:“我说是,你信吗?”

我说:“信!”

她说:“放心吃吧,没毒。”

我问小兄弟:“你吃玉米不?”

他说:“不吃。”

我说:“那一会走到有垃圾桶的地方,把玉米扔掉吧,很快就馊了,车里一个味。”

他问:“晚上,真的跟她一起吃饭吗?”

我说:“看情况吧。”

下午5点,红太狼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接她,她说在北外环,我心想,分开不到2个小时,你咋跑到北外环去了?

我觉得情况不对,有钓鱼的嫌疑。

但是,我答应去接她了,看看她有啥花样……

小兄弟要回酒店处理一下网上的业务,我自己去接红太狼,接上了,她貌似有些小情绪,问我为什么这么慢?

我说:“第一,路不熟。第二,我先回了趟酒店。”

她说:“我让人非礼了,你也不管不问。”

我说:“我以为你开玩笑呢!”

她说:“刚才遇到一个男的,我开他的车,他坐副驾驶上,摸我。”

我问:“你为什么开他的车?”

她说:“想练练手。”

我说:“那人家摸你,不是应该的吗?”

她说:“哎呀,男人咋一见面都想上床,难道没有纯洁的友谊吗?”

我说:“我忘记告诉你了,我也是这个目的。”

她说:“你少来了。”

我说:“我说的是真的。”

她说:“你就嘴硬。”

我说:“不光嘴硬。”

她说:“现在微信上的男人真不靠谱。”

我问:“你刚摇的?”

她说:“你们走了以后,我摇的,你别把我想象成坏人,我就是单纯的想交几个知心朋友,没有别的想法。”

我说:“我没多想。”

她问:“我能开开你车吗?”

我问:“你有驾照吗?”

她说:“正在学。”

我说:“这不是我的车。”

她说:“知道,你开的是宝马。”

我说:“其实我是骗你的,我开的是捷达,那宝马是我去4S店试驾的。”

她说:“你少骗我,没句真话,我又不问你借钱,哭穷干嘛?”

我说:“我还真是骗你的。”

她说:“我有判断力。”

我问:“晚上我住你家?”

她说:“不方便,我跟别人合租,影响不好。”

中途接了个电话,前天拉的那个大姐问我有空没,晚上一起吃饭,我立刻答应了,心想,终于可以甩掉红太狼了。

红太狼下车时问:“玉米你吃了吗?”

我说:“吃了。”

她问:“晚上还见不?”

我说:“见!”

她问:“你喜欢帽子不?”

我说:“喜欢。”

她说:“晚上,我送你顶,我以前是开服装店的,压了很多货。”

我说:“别是绿色的就行。”

她说:“我多拿几个,你挑。”

我说:“晚上电话联系。”

我回酒店接小兄弟,一进门他就问我:“办了没?”

我说:“没兴趣!”

去赴约……

大姐请我们俩吃炒鸡,她晚上不吃饭,于是,她拼命地给我们俩分菜,甚至把鸡骨头都给挑出来了。

我问:“大姐,你不会是让我加盟微商或者私处保养那个项目吧?”

她说:“不,不,不!与生意没有一点关系,纯粹是觉得小兄弟挺有才的,交个朋友。”

我说:“我现在一听说交朋友,就憷头。”(憷头 :chù tóu方言。遇事胆怯,不敢出头。)

她问:“你主业是做什么?”

我说:“专车司机。”

她说:“咋跟姐还不说实话?”

我说:“我是写文章的。”

她问:“文学类的?”

我说:“什么都写,反正没啥名气,若是有名气,你肯定就听说了。”

她说:“以后肯定有前途,你有灵气,姐会看人。”

我说:“我有啥灵气呀?”

她说:“经济困难都是暂时的,别急,年轻时多吃点苦是好事。痛苦有两种,一种是让人越来越强大,一种是无意义的痛苦。”

我说:“你是要把狗掐死呀?!”

她问:“你看过?”

我说:“《纸牌屋》第一季,第一集,对不?”

她说:“对,对,对!你记性真好。”

我说:“这个镜头印象特深。”

她说:“本来喊着侄女一起来的,但是她今天有应酬,走不开,你们年轻人肯定能聊到一起。”

我说:“多亏没来,来了一看,哇,认识,就尴尬了。”

她说:“没这么巧的事。”

我说:“做微商的就那么几个人,山东的,我基本上都认识,也许我不认识她,但是她肯定认识我。”

她笑着问:“都坐过你的车?”

我说:“恭喜你,回答正确,加10分!微商大会的时候,我给他们当司机了。”

她说:“跟姐说话,千万别拐弯抹角的,有啥说啥。”

我说:“明白。”

她问:“出国后,有移民倾向没?”

我说:“没有,但是我欣赏国外的人文环境。”

她问:“平时,你写文章会谈敏感话题不?就是那些热门事件。”

我说:“我不讨论政治,不碰高压线,前几年我在农村生活,我发现了一个现象,农村人喜欢对村长指指点点,仿佛自己高于村长,也喜欢对国家大事指指点点,不是说指指点点不行,而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也左右不了任何决定,说白了,就是瞎操心,想明白了这一点,我就再也不关心任何时事,与我没有丝毫的关系,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是一个独立的人,任何标签都是后来贴上的,我现在是山东人,若是国家需要移民,就跟当初的三峡移民一样,我可能就成了河南人,子子孙孙都在河南了。小到村庄,大到国家,都是如此,国家也是外界贴的标签。”

她说:“《再见列宁》。”

我说:“我刚要说这部电影,真是心有灵犀,这部电影非常经典,只是好奇为什么在国内没有被禁,看看苏联时期的集体活动是多么的可笑,人人都参与社会主义建设当中去,主人公的丈夫因为去了资本主义国家而成了卖国贼。”

她说:“电影里的场景,我们也出现过。”

我说:“我不呼吁什么,不参与什么,我觉得一个人应该把焦点放在自己身上,别总是朝外求,世界其实是在我们心中的,对于一只狗而言,它是没有世界这个概念的,所有的界线,都是催眠。”

她说:“出国后,有没有人说你是叛徒。”

我说:“太多了,我举个例子吧,我有个朋友在阿里巴巴上班,在阿里巴巴的时候,他们是视腾讯为敌人的,类似今天中日关系,我这个朋友辞职以后去了腾讯,阿里巴巴的同事都不再跟他交往了,感觉他是叛徒,在今天这个开放的时代,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有另外一个朋友,是我媳妇的朋友,她是北大毕业的,在谷歌工作,谷歌离开中国以后,她去了百度,在她心中,没有什么背叛之类的概念。我觉得人在地球上,在职场上,都应该如此,没有分别心,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自己服务的。”

她说:“我经常跟孩子讲,齐家才能谈其他,莫操不属于自己的心,天塌下来砸死的都是能蹦达的人。”

我说:“其实,天是不存在的,跟世界一样,是人为想象出来的。”

她说:“对,太对了!”

我说:“一个人,必须要走出笼子去看看,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精彩,只有走出了国门才会有国际化的视野,否则一直都是闭门造车,在巴黎时,我去逛巴黎春天,从一楼逛到了九楼,一层一层地逛,一个柜台一个柜台地逛,人家的商品都像艺术品,太震撼了。出国以后,再回想一下什么反法反日,我就觉得挺搞笑的,其实我们都是先意淫或被催眠出一个假想敌,然后大家疯狂地骂,出去才会醒,哪来的什么仇恨?都是自己想象的,动不动就提阴谋论。”

自从写这些话题,虽然挨骂的频率越来越高了,但是也有另外一个变化,就是关注我的留学生越来越多了,不过在大家眼里,他们也是叛徒,竟然出国读书,你们的爱国心哪里去了?北大清华不好吗?

好是好,不是考不上嘛!

吃完饭,我再三确认,发现大姐的确不是向我推销什么……

我说:“你关注一下我的公众帐号吧,顺便问问你侄女认识我不?”

她说:“行!”

扫了二维码,加了关注,我开车把她送回家,到家门口的时候,她忙着掏钱包。

我说:“姐,你真把我当专车司机了呀,快别了。”

她说:“你创业不容易。”

我笑着说:“行,那给500吧!”

一加油门,走了。

这个姐,一看就不是农村长大的,能感受到,吃饭时来了电话,她先按到了静音上,然后起身向我们俩表示歉意:我接个电话。

不是做作,而是教养的体现,每个细节都做得很好。

包括下车时,她会检查一下有没有留下头发之类的。

一晚上没聊微信,打开一看,红太狼给我发了N条信息,称呼也变了,从大哥变成了亲爱的……

我没仔细看她的留言,趁红灯的时候回了她一句:别叫亲爱的,叫老公。

“老公,你在哪?我想去给你送帽子。”

“我喝多了,准备睡觉了。”

装骗子,真容易,我要是拿这个办法做微商,也应该很火,就如同7月份我写的那个小姑娘,她去4S店拍了张宝马合影,说自己做了半年微商,终于提到了宝马,其实那车压根就不是她的。

不过,她后来真开上宝马了,因为那一天,她就收了25万的代理费。

人们不听你说了什么,只看你住在哪里,开的什么车,戴的什么表,拿的什么手机……

真俗!

晚上10点,大姐给我打电话,我一接,那边就传来了笑声。

我问:“咋了,姐?”

她说:“纤纤说,她认识你,还是你的粉丝呢!”(纤纤,她侄女。)

我说:“没骗你吧。”

她说:“第一次见面,我就觉得你与众不同。”

我说:“少来了,马后炮。”

她说:“明天中午一起吃饭,纤纤做东,她不好意思给你打电话,让我约你。”

我问:“几个人?”

她说:“我们这边三个,还有纤纤的对象。”

我说:“有男的呀,不去!”

她说:“那就我们俩。”

我说:“行!”

第二天,约在了芙蓉小镇,我特意洗了脸,刮了胡子,穿了衬衣,还抹了大宝,甚是重视。

还是有点小激动,毕竟人家是微商大佬,至于水分有多大,咱也不知道,反正肯定很牛B,能感觉到……

约好11点半见。

我11点就去了,在门口等着。

来了一辆红色的RCF,一看就是她,我急忙跑过去,帮着指挥倒车……

见面,寒暄,一见如故,貌似我见到美女都这个感觉,反正没有陌生感,纤纤个头不高,很瘦,不像北方姑娘,很水嫩。

她绕到副驾驶,打开车门,跳下一条小泰迪。

纤纤抱着狗:“迪迪,这是你董哥哥。”

我说:“应该喊爸爸。”

纤纤笑着说:“董老师跟文章里一样幽默。”

大姐还没到,我和纤纤先聊了一会。

我说:“你姑姑说你有2万个微商代理?”

她说:“差不多吧。”

我问:“为什么想着做德国产品?”

她说:“我在德国读了六年书,比较喜欢德国产品的严谨性,最早我是做汽车配件的。”

我问:“改装件?”

她说:“对,这个你比较专业。”

我说:“我也不专业,但是我知道这个市场属于很偏门很巨大的,以前都是通过代购直邮。”

她说:“我们主要做越野车改装件,例如悬挂、升高件、拖拽钩、副油箱,最初是做零售,后来做批发,主要供改装品牌店,例如运良改装,听说过没?”

我说:“我皮卡就在那里改的。”

她说:“后来,我姑姑让我帮着找德国的保健品公司给贴牌生产钙片,在贴牌的过程中,我接触到了保健品的市场。”

我说:“产地优势大于品牌优势。”

她说:“我看过你写的王锐去日本找保健品对不?他的观点是对的,只要是进口过来的,老百姓就认,但是老百姓却不知道一点,中国的保健品是全球最严的,是从食品领域专门划分出来的,而国外的保健品更多是归属食品范畴,你去看看,全是小作坊生产的,跟国内的大型生产线相比,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

我说:“老百姓贱,做保健品的没有一个吃保健品的。”

她说:“可以这么说。”

我问:“你们主要做贴牌还是?”

她说:“过去,我们主要做贴牌,主要是有个想法,试图打出自己的品牌,面膜算是试水,后来发现此路不通,因为让人认知一个品牌,少不了10年,我们没有这个耐心,也未必能成功,你看化妆品就知道了,中国有几万家化妆品公司,从海飞丝到今天,有几个品牌?成功的概率太低。后来,我们就调整了战略,只做知名品牌,拿国内代理权。”

我问:“主要是通过微商吗?”

她说:“其实不是,我们概念里没有微商,没有淘宝,生意不分线上与线下,我们既铺实体店,也铺网店,我姑姑说的2万家代理其实不是我们做的,是几家微商团队做的,我们是合作关系,我们授权,他们做。”

我说:“懂了。”

她说:“其实微商是个很好的机会,它能混乱,能泛滥,不是说市场不行了,恰好说明它市场需求庞大。”

我说:“我这边就很明显,读者多集中在微信上了,QQ黄了。”

她说:“我以前是关注你QQ空间,现在我只看微信。”

我说:“生意的本质还是要回归到产品上的。”

她说:“对,我跟姑姑也谈过这个观点,我们一定要聚焦到产品本身,不是试图去创造品牌,而是把全球优秀的品牌嫁接过来,这是一个很好的空白期。”

我说:“也是阶段性的生意。”

她说:“三五年的生命周期,但是不能因为它生命周期短而拒绝去赚这个钱,对不对?”

我说:“对!”

她说:“我们现在聚焦到的是保健品,未来我们可能会聚焦到食品,再未来可能会进入更细分的领域,海淘市场越来越大,但是边缘化的机会也越来越大,别说整个欧洲了,就是光德国的产品就能找出几千个小分类,随便摸出来一个就能养活我们,我有个同学,她是做种植牙材料进口的,10倍的利润,很小的分类。”

我说:“国内市场已经高度对称了,国际市场还没有完全对称。”

她说:“中国的闭塞恰好是机会,若是出国特别方便,人人都可以出国的时候,我们是没有机会的,他们可以自己去谈代理,谈合作,而如今,大部分人走不出去,就是我们的机会。”

我问:“你如何看待今天的电子商务?”

她说:“没有好的产品,一切都是瞎折腾,这貌似是你说的一句话。”

我问:“你关注我多久了?”

她说:“09年开始的。”

我问:“每天都看?”

她说:“不忙的时候天天看,忙的时候几天看一次。”

我问:“姑姑的那个保养中心,是你给做的?”

她说:“这个市场其实前些年就有,但是一直没推广起来,这两年火起来是因为微信属性,毕竟这是比较隐私的事,没人愿意面对面聊。”

我问:“市场真的很大?”

她说:“一个小区就能养活一个店,现在小姑娘妇科病可严重了,微信越火,这个市场越大。”

我问:“是因为约炮方便了?”

她说:“差不多吧!”

我问:“你爸爸也是做生意的吗?”

她说:“他是上班的,已经退休了,我姑姑,我二叔,我三叔都是做生意的,我爸希望我考公务员,可是我没听他的,他怕我折腾,在他眼里,女孩子家,安心上班就行了,创什么业呀?这两年我做的还不错,他也不管了,现在在我们公司帮着做管理。”

我说:“你身上有浙江人的商业天赋。”

她说:“我妈是萧山的。”

我说:“怪不得!”

她说:“董老师,你不参与微商是对的,不管什么商,只要是全民参与的,结果就只有一个,全民炮灰。”

我说:“微商真正崛起的表现,就是淘宝大军进入微商的时候,因为那是电子商务的主力军,当他们进入的时候,也是大家被淘汰的时候。”

猜猜她是谁?

 

地址:http://nuan.org/yuedu/14581.html 转发请保留网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