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骗

饭局上认识了一个垂钓达人。

讲起钓鱼,那真是眉飞色舞,据说经常一钓就是一个通宵,最多的时候一晚上钓了200多斤鲤鱼……

他说:“钓鱼其实跟企业做广告是一回事,要先把鱼群吸引过来。”

我问:“怎么吸引?”

他说:“要先撒诱饵,根据不同的鱼种,撒不同的饵。”

我问:“那你怎么知道鱼种的?”

他说:“问的老板呀!”

我问:“哪里的老板?”

他说:“鱼塘的老板啊,你可能对这个行业不熟悉,有人专门挖了池塘,就是租给垂钓者的,提前几天放上鱼。”

我问:“能钓光吗?”

他说:“剩不了多少。”

我问:“一个人多少钱?”

他说:“要看鱼的大小和种类,济南青岛那边要200元/人吧,咱这边就是50或100。”

我说:“我们家可以挖池塘啊。”

他说:“这个事就是很好啊,老百姓意识不到这个市场而已,垂钓市场相当大,一般做这个的,本身都是资深垂钓玩家。”

我问:“钓鱼是不是也有人废寝忘食?”

他说:“太多了,一钓就是一天,连吃饭都不想去,饿了就去人家玉米地里偷个苞米啥的啃啃,比抗日战争还艰苦。”

我问:“玩这个成本高吗?”

他说:“要是特别痴迷的话,一个月要一两万吧,钩呀,线呀,饵呀都是钱。”

我说:“钩与线,不是买一次就行了吗?”

他说:“咋能?这玩意要经常换。”

我问:“钓海鱼好玩不?”

他说:“好玩,跟在池塘钓是不同的玩法,池塘钓是怕出声的。”

我问:“是不是要保持安静?”

他说:“有一次,我们在池塘里打比赛,旁边有个挖掘机在作业,硬是让我们拿石头给砸跑了。”

我问:“你们是不是要穿防晒衣?”

他说:“是的,还有帽子。”

我说:“2012年,高密的朋友喊我做针对钓鱼群体的防晒衣,当时主要是进口品牌,国内做不了,因为解决不了面料问题,具有生产能力的企业只有一家,他找到了,意思是我们一起做做,我并不看好这个市场,我心想,谁会为了钓鱼花个几百元买个防晒衣啊,没想到,他一做,火了。”

他说:“市场超级大。”

我说:“他火了一年,同行就跟进了,这个市场接着做烂了,一旦进入了价格战,大家就都不赚钱了。2014年春节,他又找到我,意思是一起做亲子防晒衣,还是小分类,我又没看好,因为我有娃,我觉得不会给娃买防晒衣,结果他又做火了,这个分类他在阿里巴巴是第一,一年接近500万的利润。”

他说:“下次,一起去海钓吧。”

我说:“关键是我不会啊。”

他说:“没事,都不会。”

今年5月份,他给我发微信,问我有没有兴趣去前三岛出海钓鱼?

我肯定想去。

去了,他喊了一群老头,20多个。

租了一辆巴士,晚上到达连云港,一起晚饭,他老婆也去了,挨着桌敬酒,我心想,女中豪杰呀?纵然一人敬一杯啤酒,也要20杯吧?

厉害!

第二天,在酒店吃早饭。

嫂子又开始了她的热情,给每个人泡了一碗大补汤,黑乎乎的,我这个人有个特点,不认识的东西不吃,我就不想喝。

嫂子说:“喝了,提高免疫力的。”

我问:“补肾的?”

嫂子说:“差不多。”

我说:“我今年才25,不喝了。”

嫂子给端起来了:“喝了吧,灵芝粉。”

我硬着头皮灌下去了,但是对于嫂子的热情,我觉得有点接受不了,热情是好事,但是莫名奇妙的热情让人觉得不舒服,人与人正常的态度就是不冷不热,不远不近,非亲非故的你非这么热情,让我瞎嘀咕。

退房,结帐。

我跟嫂子说:“我第一次参加垂钓圈的活动,我的房费我自己付。”

嫂子说:“说啥呢,这点钱。”

我说:“我跟着出来玩已经是沾光了。”

房费是90元一间,每间两人,我给了嫂子100元,推让了几次,嫂子收下了……

海上的鱼,经历过大风大浪,不怕吵,说话也无妨,大喊大叫也不怕,鱼听惯了,不当回事。

嫂子挨着聊天。

我心想,哥真大度。

盼望着,终于轮到我了,她一开口,我就知道是干啥了,推销一款保健品,叫权健,问我听说过没?

我说:“嫂子,你说让我支持你多少钱的吧。”

嫂子问:“你想给谁吃?”

我说:“我们家没有吃保健品的,我就是支持一下你的业务,你给我推荐个最入门的套餐吧,千八块钱的。”

嫂子笑着说:“没有这么便宜的。”

我说:“多了,我接受不了,我就是个工薪族。”

嫂子留下了我电话,说回头给我列个清单……

其实,说千儿八百已经是多说了一倍,我只愿意支持她500块钱,就当钓鱼费了,后来我才知道,这些老头来连云港的吃喝玩乐所有费用都是他们两口子承担的,不过也没白承担,至少有一半成了他们的客户。

这些老头,其实跟我差不多,都只是叶公好龙型的,以为自己喜欢钓鱼,其实啥也不懂,纯粹是来凑热闹,他们有钓到的,反正我一条也没钓到。

老头这么好骗?

其实,也不是好骗,而是老头们受不了他们两口子对自己的好,比亲儿子亲儿媳还好,一口一个大叔叫着,泡好了木耳汤给端到嘴边,儿媳什么时候这么伺候过自己?

说错了,不是木耳汤,是灵芝汤。

回程时,我问了嫂子一个问题:“你们俩投入了多少?”

嫂子说:“150多万吧,起点比较高,比较容易做,若是从底层做起,很难。”

我问:“啥时有课,让我去听听吧?”

嫂子说:“我提前给你打电话。”

我说:“我去听课未必买,提前说明白啊。”

嫂子说:“没事。”

创业者,往往喜欢找项目,其实创业能否成功与项目本身关系不大,看直销就知道了,大家做的同一个项目,但是收入是天壤之别……

后来,我和媳妇回请过他们两口子吃过饭。

我问嫂子:“会不会组织老年人去旅游?我不知道别的行业,反正卖保健品的经常用这个方式。”

嫂子说:“经常组织。”

我问:“免费的吗?”

她说:“是的,一般是先进社区,给老年人免费量血压,然后再送旅行,老年人不是都喜欢跳广场舞嘛,一个知道了,一群就知道了,争着报名。”

我问:“能赚回来不?”

她说:“要看老年人的质量,若是农村的就白搭。”

去贵州看瀑布的时候,有个队友是洛阳的,他是做资本运作的,说白了,就是民间借贷,我问了他一个问题:存钱的主要是什么人?

他说:“老年人。”

我就把去连云港钓鱼的经历讲给他听了。

他说:“在上海,这个已经玩滥了,我们现在都是出境游,你在这里投1万元,就送你1万元的出境游,等于你白玩。”

我问:“为什么不白送?”

他说:“上海的老年人早已经被扫荡过N次了,有免疫力了,已经不喜欢免费了,一听到免费就知道是骗人的,所以要升级,要让他们先付出后得到。”

我问:“那你不是亏本吗?”

他问:“你知道培训界有很多1元的培训不?”

我说:“知道,1元是你付出的姿态,他们会在后面的课程让你慢慢产生信任、依赖,从而不断的掏钱。”

他说:“道理是一样的,老年人理财就跟小鹿喝水是一个道理,最初是舔一口,接着警惕的抬起头,随时准备逃跑,若是没有敌情,则会大口的饮用。”

我问:“利率多少?”

他说:“月息2分。”

我问:“你是再放贷还是?”

他说:“我们想自己做一些实业型的投资,但是不是很顺利,现在主要做拆借,企业必须有担保,有抵押,不给个人。”

我问:“这玩意有没有可能是拆东墙补西墙?”

他说:“放贷是有空闲期的,钱不可能一直都在客户那里,一平均,很可能收益都到不了2分,那肯定亏损,慢慢就内耗掉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关门,我是去年才开始干的,以前我是在别人开的公司打工。”

我问:“你怎么规避这个风险?”

他说:“其实99%的民间借贷公司的轨迹都是一样的,就是开业、辉煌、关门,若是关的早还能剩点钱,关晚了就啥也没了,人也搭进去了。”

我问:“就是说,明着忽悠?”

他说:“不是,每个做民间借贷的,都是把银行当成竞争对手了,也希望自己做成一家银行,出发点都不是骗,只是有些时候是没办法了,我刚才说了,目前处于尝试状态,想把资金分散投资,尽量避开放贷,其实民间借贷最怕的就是放贷,一旦有一笔收不回来,就容易引发链锁反应。”

其实,我听明白了。

他在原来单位上班,学会了屠龙术,就是有办法能把老年人的钱掏到自己的腰包里,至于拿这些钱怎么赚到更高的收益,他还没想好,至少还没准备好,因为他也没想到自己发展的会如此快,老年人会这么信任他,他才做了这么短的时间,已经沉淀了1000多万的资金。

我问:“老年人为什么这么好忽悠呢?”

他说:“我们的业务员是一对三,假如去新加坡旅行,30个老年人,我们会带10个工作人员,对他们无缝隙关怀,同时企业形象要做好,每个人都穿工装,跟空姐似的,在老年人眼里,能请客户出来旅游的,肯定是大公司,值得信赖,小伙子又这么年轻有为。”

也许是警惕性太高的缘故,别人对我好,我就受不了。

因为,我觉得不正常。

有次喝酒,喝多了,他们有抽烟的,我说:“我也来一根,体验一下做神仙的感觉。”

朋友给我递上烟。

有个小伙子坐我对面的位置,急忙跑过来,弯下腰,给我点上烟……

耿姐对这个场面耿耿于怀。

第二天,耿姐在微信上跟我说:“懂懂,你身边马屁精太多了,你昨晚喝多了,你不知道小于有多么虔诚,跑过去给你点烟,跟太监见了皇上似的。”

我说:“姐,这个事要一分为二来看,你在官场待过,你还不了解吗?每个领导身边都有马屁精,你不要觉得领导是SB,眼睛清澈的很,什么都懂,只是不说而已,配合也是一种尊重,另外,你为什么这么痛恨马屁精?你痛恨的,其实就是你心里的痛处,因为别人只是镜子,反射的是你的内心。”

她说:“你这样早晚会迷失自己。”

我说:“这可未必,被恭维久了,就麻木了,其实大家都是明白人,只是装糊涂而已,小于会这么虔诚的给我点烟,也会给别人点,他的虔诚与忠诚只是他谋生的方式而已,何必非去鄙视人家呢?若是习大大坐在那里,他想抽烟,我不想去给点吗?我也想去,但是我不好意思,怕被鄙视,但是谁若是去给点了,我肯定鄙视他!”

身边若是连个马屁精都没有,说明混的太差了……

当然,看客也别瞎操心,总是露出鄙夷的神态,你鄙夷的其实是你内心的自己,别以为是别人。

总有人说我:“你看看,你整天听到的都是赞美声,你虚伪不?”

我心想,难道每天听人骂我,我就跟喝了人参汤似的那么兴奋?我那不是贱吗?恭喜您,答对了,谁夸我,我就开心。

前些日子,我跟包子哥聊了聊,他这个人有个特点,天天都处于醉的状态,菩萨心肠,什么意思呢?

谁有困难都找他,他家的钱,仿佛是大家的。

不给?

你不给兄弟面子是不?

于是乎,他年年都攒不住钱,反而自己要出去借钱。

上次,我找他谈过心,我说人生是需要做减法的,不需要那么多朋友,你想一点就行了,你死的时候,又有几个朋友会参加你的葬礼呢?

另外,信任不等于借钱。

我信任你,不代表我要借钱给你……

他貌似突然想明白了,这两年,慢慢崛起了,前些日子还上了CCTV,为嘛呢?

攒住钱了。

过去,他每年扔的钱,真是不计其数。

他一直都怀疑与学历有关,他没读过书,只读过三年小学。

按照这个说法,我貌似比他们聪明一点点?我本科,可是我也陷入了同样的旋涡,赚点钱就给了别人,也许是与女朋友太多有关系?

反正,没攒下钱。

是有一天,我突然想明白了,我不需要朋友,要这么多朋友干嘛?有用吗?好吃吗?好用吗?

还是好好对待老婆吧。

这才攒点钱!

我们俩为什么最近格外有共鸣,就是谈起了这点感悟,钱是谁扔出去的?是人家拿刀架到脖子上了吗?

既然没有,那么责任就不在对方,在于我们自己。

我不给朋友们添麻烦,我也不帮大家,至少在借钱方面我不帮,你们觉得我不适合做朋友,那就把我剔除,我也无所谓。

朋友太多了,眼花缭乱的。

如今,什么聚会我都不愿意参加,为什么呢?

烦了!

有啥意思?

我不希望一些事情因我而起,2013年,搞了一场聚会,在青岛,90个人,我自己搞的,半自发状态……

当时是给朋友碰场,朋友是卖电器的。

这个事,过去了,我以为就过去了。

结果,发生了两件很有意思的事。

一个日照的小姑娘,也不是小姑娘,年龄比较小,但是结婚了,娃都两三岁了,老公是做建筑设计的,她是家庭主妇,我的读者。

她遇到了一个什么奇葩的事呢?

有男生找她借钱,借2万,她给了1万。

说是半年还。

前些日子,我去日照送赵老师,她喊我喝咖啡……

喝就喝吧。

她就提到了借钱这个事,问她借钱的这个是济南的,我还认识,卖电脑的,看起来特别老实的一个小孩。

我说:“他可能是没钱,这样吧,你让他给你补个借条,只能这样了。”

她说:“问过了,他不给补。”

我问:“为什么?”

她说:“他说过些日子就有钱了。”

我说:“你去济南找他就是了。”

他说:“我不想见他。”

我说:“要钱有啥不好意思的,你的不好意思值1万块钱吗?何况这钱是你老公的,你偷偷的借给了陌生男人,让老公知道了,不打断你的腿?另外你不能随便相信我的读者,包括我本人,因为大家都是陌生人,表面看着很熟悉,你仿佛很了解我,天天看我文章,你咋知道我不是披着羊皮的狼?男人借女人钱的事,真是发生了太多起了,前几天还有个大姐,也是日照的,也是借了1万元,我提醒了她一句,她还很生气的把我拉黑了。”

她说:“可能都是被你洗脑了,感觉跟你接触的都是好人。”

我说:“我都不是好人,跟我认识的咋可能是好人呢?我反复说过N遍,我没有朋友,谁跟我是好朋友?朋友的标准是什么?如果没有标准,咋能说是朋友呢?”

她说:“他借了好几个人的钱。”

我说:“话说回来,钱就是真要不回来,也不怪别人,毕竟是你自己主动给他的。”

她说:“明白。”

半杯咖啡没喝完,我就走了。

她问:“不吃午饭了?”

我说:“你身上充满了负能量,我压抑。”

走了……

服务区,我给她发了条信息:你撒谎了。

她说:“是的,我跟他在一起过。”

我说:“他有你的把柄。”

她说:“他当时拍了照片,说看完就删除,当时也的确删除了,但是没想到还有,他说让我离婚,跟他。”

我说:“你们俩说的版本不同。”

她说:“他要把我照片发到网上。”

我说:“不是挺好吗?也许能成名呢?你应该鼓励他去发才行。”

她说:“我有家庭。”

我说:“他说,你花了他太多钱,而又不搭理他了。”

她问:“他跟你说的?”

我说:“我猜的!”

这小子叫刘良玉,很老实的小伙子,就是三脚踹不出一个P的那种,我们一起吃过两次饭,他一共说了不到三句话,至少我对他没有丝毫的印象,是看了照片我才努力回忆起来的……

很巧,来天津的路上,路过德州,德州的舒姐请吃饭。

舒姐问:“你认识童童不?”

我说:“不认识。”

她说:“济南的,做电脑的。”

我问:“刘良玉。”

她说:“对!”

我问:“睡过?”

她说:“说啥呢?见过面。”

我问:“什么时候见过?”

她说:“上次去济南的时候,我们不是一起吃过饭吗?还有牛哥。”

我说:“上次有他吗?”

她说:“有!”

我心想,这小子厉害,参加一次聚会,能把每个人加一遍,吃顿饭,能把每个人交成朋友,而不像我,从来不留人电话,不加人微信,仿佛神一般的存在……

我推测,舒姐也借钱了。

但是,我没有揭穿,其实揭穿又有啥用呢?也许舒姐那雪白雪白的水桶腰的照片还存放在刘良玉手机里呢。

咱管不了!

只能尽量的去规避。

也规避不了,3万多人,相当于一个小镇的人口,一个镇上都有派出所,哪天没点案子发生?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再干涉,你们自己受骗,活该,也是学费!

当然,也有可能被我骗,千万要勒紧裤腰带!

这些,我认为都不高明,太低级。同样是2013年,圈子里组织爬长城,别人组织的,喊我去,那就去吧,反正咱也没爬过,听说很长。

有个湖南的哥们,搞APP的,当时搞这个还是蛮时髦的,他也蛮主动的,挨着加每个人,还特意帮着建了一个群。

最初,这个群蛮火热的。

没多久,群冷了。

他怎么办呢?

把我们邀请到了一个大群里,这个大群里的人,都是他见过的,要么是参加培训见过的,要么是参加旅行见过的……

热闹了。

群里400多人。

他仿佛是个交际花,一直都在路上。

2014年,他推出了融资计划,准备做个家政APP,主要是保姆市场,采取了一个什么策略呢?先卖代理,价格很低,定价10万元,群上的只需要交1万元定金,剩余9万等赢利后再付,而且这1万元定金在年底也会还给大家。

瞬间,抢了200多个代理。

别人喜欢问问我。

我肯定就是那句话:瞎忽悠!

代理抢完了,他接着干嘛呢?

忽悠大家买股份,你看摊子有了吧?团队有了吧?这是准上市项目,你们不买股份吗?

不说别人,我自己蠢蠢欲动了N久。

他发给我的时候,跟我说了一句:我一共发给了三个兄弟,你是一个。

我心想,我面子这么大。

我私下里一问:原来,人人有份。

最终,我觉得贵了,30万才占1%,他只是空手套白狼……

不过,肯定有人入股。

我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

这个玩法,太高明了。

上次聚餐,大家谈起这个事,我又给贴了标签:骗子。

有个老大哥反问了我一句:若是人家成功了呢?那还叫骗吗?这个事,成功与不成功,其实完全是交给了运气,一不小心就成功了。

后来,我仔细琢磨了老大哥的话,有道理,有深度。

其实骗与赞之间,只是运气问题!

前些日子,听说提交新三板了,也许真的一炮走红了,咱光忙着嘲笑人,都忘记了搭上顺风车。

最近我在想一个问题:我低三下四的去问一句,兄弟,能买点股份不?

他会不会给我开后门?!

 

地址:http://nuan.org/yuedu/14584.html 转发请保留网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