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继续》第二部第三季<青春如歌>全文在线阅读

QQ截图20160629234024

《让青春继续》第二部《最后时刻》第三季<青春如歌>正文

第1部分

=================================

夕阳的余晖洒在黄浦江上,波光粼粼。7 月初的上海天气很热。我实在走不动了,也可能是不想再走,这一天一夜差点把老子整虚脱。马上就要上飞机回广州,再走下去可能都没力气爬到机场了。我停下来,靠在栏杆上。方雅也停下。互相看了几秒钟,笑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把手搭在我肩上 ,轻轻的吻了我一下,说“那。。。我就走了”我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

出租车过来了,我帮她拉开门。她站在车门边说“我快要结婚了”。我一下呆住,怔怔地看着她。她浅浅的笑了一下“这一天一夜,就算是。。。就算是补偿一下我们各自的青春吧!”我默默点头。她钻进了车里,对我说 “ 再见! ”

车开走了,我站在人行道上向她挥手。她没有回头。

我们彼此都明白,这是最后的告别,从此就会永远从对方的心里消逝。。。
2003 年 7 月 8 号傍晚,和方雅在黄浦江边分手,我立即杀回酒店,退了房就往机场赶。为什么这个日子记的这么清楚?因为这天老子赶掉了飞机。我日,那天确实太霉了!而且这是我唯一一次赶掉飞机。本来到虹桥的时候时间还多的很,结果突然心血来潮,买了本三联在候机楼蹲厕所。没想到一蹲就蹲上了瘾,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已经过了换登机牌的时间了。老子当场分特,上窜下跳问了半天,只有补点钱坐晚上 11 点半的一个加班机。霉霉霉!没球的法,只有掏钱了。

还有 3 个小多时,没耍的,于是切咖啡厅坐起,打开本本上网。刚上网就碰到一个在上海的成都老乡哥们儿,转了篇文章过来,是发在当时四川省内较为有名的 XX 网论坛上的。老子一看,立即毛球了!

当时小孙(大家脱帽先!)的事情闹的很大, 6 月份刚刚开庭,但是处理结果。。。很让人有点愤恨。这篇文章看口气,大约是广州市公 + 安局内部的人写来发在互联网上的,有为自己人开脱的嫌疑。而且口气很不把当时的舆论风向当一回事,让人一看就怒火中烧。。。不过说句老实话,他在里面写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尤其是那句“我们广州公 + 安负不起这个责”让你确实无可辩驳。

论坛上跟贴的一大堆,几乎都是在痛骂,日妈捣娘骂什么的都有。当时的舆论导向已经和几个月前刚出事时不一样了,朝廷的意思应该是想尽早了结,抓了一大帮所谓的“当事人”来速判,而且过了不久就宣布永久废止筛沙制度(天朝英明啊!)。所以对于子民在互联网这种非主流渠道发泄发泄也没怎么管了,当是“堵不如疏”。大家在网上也敢说话,敢随便骂了。

当时老子磨皮擦痒没事干,而且历来见球不得小 P 孩乱叫,于是就洋洋洒洒发了篇“重贴”。比较理性的说“首先要感谢小孙让我们不用再害怕被抓去筛沙,他用生命为我们换来了自由,他永远值得我们纪念。。。” “但是这是制度的错,是朝廷的错,广州公 + 安他们又有多大关系?难道非要把广东省公 + 安厅的老大整下课才算是出气了?这个鸡巴筛沙制度全国都一样,以前又不是没死过人,你让广州公 + 安去给整个斧头帮背黑锅,这个确实不公平哈!”。后来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老子人就在广州,我也是拿良民证的,不过现在筛沙制度取消后,明显感觉的到治安比以前差多了。公 + 安也是人,他们背了黑锅肯定在工作中就有抵触情绪,该下狠手整的也变水了,这样子下去遭殃的还是老百姓哈。中国目前的现状就只能这样,有啥子办法嘛?”

当然我这张帖子一出,绝对是被小 P 孩围攻。老子最后越整越毛,也挽起袖子对骂。至今还记得的就是和一个瓜货,一个 P 啥子鸡巴说他在川信上班的,虾子之无敌,摆的全是“老子在美国出差的时候又爪子爪子,美国警 + 察又爪子爪子,又如何如何好,中国公 + 安又如何如何瓜”。这种瓜娃子老子最见不得,在网上摆的和他在现实中完全就是两种人(成都伙子尤其如此),你不要以为他真的就如何崇高,他真的就如何愤青,他娃可能根本连良民证是红色的还是白色的都球不晓得!来发这种愤言不过是生理需要而已。说句玩笑话,如果真正有一天揭竿而起,这种娃绝对是闪边边的,挡 TANK 那是绝对不敢的,虾子能不尿裤子都 8 错了!

对骂到后来,我这边阵营渐渐不支,人越来越少,最后只有一个老几还在和我并肩作战。但是这娃明显不太适应网上论坛这种骂战,发言全是等多久才来一段。不过一来就是一大段,还要把前面的一一引用反驳之,我靠,辩论赛啊。。。

到了 10 点过,感觉没太大意思了,就给这娃中了个论坛短信,把我的 MSN 留给了他“以后上网吹水”然后准备结帐走人去换登机牌了。走之前一看,他娃又给老子中回来了“ MSN 是聊天的吗?我只有 QQ ”我日,是个土人!想了哈,还是把很少用的 QQ 号留给了他,然后收拾东西走人。
到了广州,晃了两天。 Christy 的电话过来了“租大华!”然后老子就去看办公间,分分钟搞定。接着就是买家具,买电脑,一周搞定。到了 8 月初,一切就绪, Christy 风尘仆仆的从北京杀了过来“还不错!”然后我们的 XX 科技产业公司又开整了。

这次的这个公司,说老实话,其实不能算是一个有完整规划的公司,有点像房地产行业的那种“项目公司”,弄完整到钱就扯漂的。几个月前 Christy 之所以非要争到这三张单子,是因为这三张单子都有点特殊:有两张的客户是她的台湾老乡,在东莞开厂的,这两个是属于关系户,基本上不赚钱,纯粹做个人情的;另外一张是有点海的,广东省 XX 公司的一个项目,利润很黑,极黑!而且说白了几乎就是蒙钱的,和客户的“实力人士”一起蒙。蒙谁?你说蒙谁? ^_^

这第三张单子能赚到的钱,对我来说是大钱。但对 Christy 来说, so so ,只能算是毛毛雨。

那她为什么还要做?这个。。。呵呵。在《青春》第三季《最珍贵年轻的心》里面,最后在广州的那段经历,写的非常简略,因为很多东西不太好写出来。在这里只能说一句:我和 Christy 之间,那是患难之交。(自己做过公司的朋友,应该都能够猜出来在那种腹背受敌的环境下,我和她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在这里不能明确写出来,请大家谅解)。这张广东省 XX 公司的单子对她来说,根本就没必要自己做,随便转包给其他公司赚点茶钱就可以了。之所以要带着我来做,是因为她在补偿我。

她是个台湾女人,当时没有结婚(离了婚的),我是一个内地小伙子,这两个各方面差异如此大的人能够一直卯在一起,就是因为有个“患难之交”,有份很真的情在那里。 8 过你们不要想歪了,我和她之间没有任何的男女之情,哪怕一点点都没有!我在外漂泊这么多年,认过的“大姐”只有以前普华的同事 Ann 勉强算。和 Ann 什么玩笑都敢开,包括很露骨的“成人玩笑”都可以随意聊。但是对于 Christy ,怎么说呢,她其实长得还很有点漂亮,毕竟 sales 出身,非常有中年白领女人的那种“精装”感。但是我对她从来都没有任何的“想象和该女 XX 的样子”(老子说得黑直白哈)的那种内心 YY 。在她面前从来不敢乱开什么玩笑,说话脏字都很少,有时候不小心冒出来一句“操 XX ”,都要赶忙说声 sorry 。

我的脑袋里只要一浮现出她的印象,首先是 BOSS ,然后才是一个女人,懂了吧?。。。她不是一个简单人物。

Christy 也很少到我们的“项目公司”来,我一般都是晚上回到天誉花园后,在客厅里和她聊一会儿,说说公司的事,她就不怎么过问了。

那她平时在干什么?她有自己的事情。。。限于整体叙述的安排,我们在这里就先不描述太多。只给大家一个映像就可以了。简单说几点:

1- 个人生活,她是离了婚的,后来也结了婚。具体的细节,我不知道,当然也不太敢问。她只要在广州,都和我住在天誉花园。说老实话我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是个大套三),你们肯定会觉得不发生点啥事情简直不可思议,至少你娃该要 YY 一下吧?他妈老子确实就从来都没 YY 过!。。。摆个更陡的,某次她一个人在,洗澡,天热就没关卫生间门,我从外面回来一下子撞见,老子极尴尬,他却像没事人一样,继续洗,仍然不关门,洗完还和我一起吃晚饭,心平气静。。。我其实在这方面有点爱面子,很怕人家说闲话,很早就想和她分开住。但是我不敢主动提出来,怕她认为我反感她的个人生活。。。
2- 她没有上过大学。是不是觉得很奇怪?曾经在凯雷 / 安达信 / 普华等等公司工作过的中层居然没有上过大学。。。呵呵
3- 某次她带我去参加一个广州台商啥子会组织的活动,在大厅我看见一个老几很恭敬的叫她 3 小姐,那娃后来上台发言了的,是明基的某总
4- 她从 20 岁出头到香港来后,就一直在香港 / 大陆,再也没有回过台湾。但是拿的却是美国护照。
5- 我跟了她 4 年半,有 1 年多还是一直住在一起的,但是从来都不知道她有任何男人。就算她后来结婚的老公我也只是听她说的“在美国结婚了”,从来没有见过她老公给她打电话。。。老子不信她娃没生理需要,但是确实没见她和男人在一起过。。。

总之, Christy ,我的 BOSS ,不是一个普通女人。她绝对不是你们想象中的一个外企里面的普通白领女老大。其实大家也应该看得出来,我在描述的时候,“她娃”都很少用。。。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不敢乱开玩笑,不敢带着有点戏谑的口吻来聊。
过了一个多月,公司进展顺利,单子也整的差不多了。这时候我和 Christy 之间的关系变得有点微妙起来。老子晓得她想一直把我留在身边,带着我做事。但是她并没有明说,我也不太好直接开口和她商量这个“项目公司”做完了后我们的去留,就那么拖着。。。直到半年以后,我再次从成都离开,回想,才反应过来那段时间她其实在“考”我。她更希望我主动开口,而不是她来要求我。因为她这时候已经在那家公司了,后来要做的事,已经和 IT 完全无关,就算是“患难之交”,也不会直接就给我交底的!

她在什么公司?以后的故事,具体见第 4 季(其中一部分)和第 5 季。下面我们扯回本季的情节:

某天我在公司加班完毕,晚上 8 点过,偶然开 QQ ,跳出消息,有人加。然后通过,一个粉红色小兔子在跳,聊了两句。原来是在上海机场上网时认识的那娃。

地址:http://nuan.org/yuedu/20297.html 转发请保留网址哦~

页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