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继续》第二部第五季<再见理想>全文在线阅读

回了酒店,陈原去敲Pauline的房门,竟然不在?我日,老子当时就有点冒火!等了半个小时她才回来。进了房间后陈原问她“你到哪去了?”
她嘻嘻笑一下“去看一个大学同学了”
我脸色很冷“不是给你说过叫你别出去吗?!”
“就一个小时。。。有什么嘛?”
我强压住怒气“不让你出酒店是为了你好!你知道我们的工作是有风险的!”
Pauline的反应让我和陈原很吃惊“故作玄虚!有什么风险?不就是和客户吃饭喝酒玩小姐胡来吗?我以前在上海XX银行做事,这些见多了,你们既然敢做,还怕公+安来找你们啊?我又没和你们一起去,我怕什么?莫名其妙。。。”
当时陈原可能有点脑袋短路了,竟然冒出一句“我,我原谅你是淑女!”
我盯着Pauline,没说话,心头有股寒意慢慢升起。愣了几分钟,转头对陈原说“你先回去”

房间里之剩下我和Pauline两个人。我坐下来,点烟,想了下措辞,开口“你对香港北角到底知道多少?”
她低下头“维姐对我讲过:该我知道的我都知道了,其他的不用管,跟着你就行了”

我心头的那股寒意变成了冷颤!他妈Christy这样做。。。实在猜不透她的用意!

但现在我不能去猜了,必须要马上决定怎么办:告诉面前的这个小资MM真相?会不会有危险?不告诉她,那如何处理这个随时都会和我在一起的“助理”?。。。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言简意赅的把北角的真实身份全部讲了出来。我承认这是赌博,但“特工”生涯处处都有赌博!我已经没有其他选择,只能赌Pauline应该能成为我和陈原的合格同事!

Pauline默默的听完,轻轻吐了口气,没说话。
我看着她“有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暂时没有。。。你对我讲了这些,我就已经没有选择的权利了,对吧?”
我点头“你很聪明”
她小声说“才知道啊?”顿了下又补一句“我主要就是很反感你从来不把我当回事”
“因为你是女孩子,我怕你承受不起”
“谁说女孩子就不能承受?你别忘了我和陈律师一样,我也是维姐亲自挑的人!”
“那好吧,嫂瑞,算是我的错!”
她做个鬼脸“现在才真的把我当成你的‘自己人’了吧?”
我笑笑“欢迎加入大陆北角!”

回房间后,我仔细想了想,隐约猜到点Christy的意思了:她是故意这样做的,就是要让我自己来选择。。。
过了几天,我和陈原又去见了老高。拿到了一些书面的东西,这些东西是必需的。当然我承认老高这样做对他自己来说有很大的风险,但不关我们事。金钱交易,收了钱就必须要办事,这是规矩。

邓蒙这两周只有一个任务:每天陪着老钱花差。

一切准备就绪后,我和陈原去见老钱。在江机厂的厂长办公室里,我把门关上,陈原拿出2张复印件放在老钱的的大班桌上。老钱看完东西很吃惊,但这娃还是有点道行的,他的第一句话并不是“你们从哪弄来的这些东西?”,而是“你们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还用问?

陈原看着老钱 “你现在只有一个选择:拒绝XXX(那个江机厂所处行业的领头羊公司),答应我们南福的条件”
老钱皮笑肉不笑“总得给我个理由吧?”
我说“桌子上的东西就是理由!”
“哈哈”老钱开始真笑“我不管你们从哪搞来的这些东西,这些东西的真实性都先不说,就算是真的,那也只和我个人有关,和收购江机厂有什么关系?就算我愿意和你们合作,但别忘了我只是这家国营厂的厂长,江机卖不卖,卖给谁,上面还有那么多主管单位,难道我一个人就能决定?嗬嗬,你们太天真了吧!”

我笑笑“我们知道你背后的人是谁,我们也相信你能让他决定”
老钱的脸色马上变了,抽烟,不说话。
陈原说“如果不答应我们,你会后悔的”
老钱盯着我们,语气很冷“我倒真想看看我怎么后悔!”
我没说话,让陈原收拾好东西,走球。

回去的路上,陈原给我说“没想到丫这么不识数。。。”我点点头“他可能需要时间考虑,毕竟对他来说根本没想到我们会变得这么快”

但是我们不可能等他,因为Christy定的期限只有2周了,如果成功,后续的一些前期准备手续都得花1周多。我们没时间等!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老钱狗日的更不愿意等!我和陈原刚一到酒店大堂,几个男的就把我们围住了。他们是A市公+安局经侦的,把我和陈原“控制”了。不用问都知道,我们前脚刚走,老钱后脚就给他的背景打了电话。

我们被带到公+安局的一个会议室,Pauline已经先就被带来了。会议室的门关上,门口有警+察守着。。。陈原问我“怎么办?”我想了想“看情况”。Pauline有点害怕,她毕竟是女孩子。陈原安慰她“没事,小问题!”

我心头开始转拐拐“我护照上贴的外交签证,陈原本身就是律师,公+安应该不敢明着把我们怎么样;应该也不敢明说让我们交出那些材料,那样等于是承认老钱有问题。因为那些材料只是“举报信”性质的东西,并非直接证据,就算交给他们也没多大价值。。。所以最坏的可能就是让我们立即滚蛋,爬出A市”。半小时后来了个人,是个中年女警察,果然不出所料,她态度很好的说“希望你们马上离开A市,这是上面的意思”
我装傻“上面是谁?”
她笑笑“无可奉告”

我给陈原使个眼色,陈原立即和这个女警察(估计可能是局办或者宣传处一类的人)开始磨洋工,东南西北的乱扯。我站到窗户边,点根烟开始抽。。。5分钟心头就做出了决定,一个很大胆的决定,别无选择!

我转头对女警察说“我想打一个电话,可不可以?”
“打给谁?”
“我的上司”
“不行!”
我笑笑“为什么不能打?你们只要求我们离开A市,我们如果出了A市后照样会打这个电话的。现在在你们这里打,有什么区别?”
她想了想“那你用这里的座机打”
我把烟蒂按在烟灰缸里“你们的座机打不通我要接的号码!”
中年女警+察不笨,她大概猜出来了点我想打什么电话。低头想了一会儿,然后一言不发的起身出去了。。。呵呵,这就是中国的政治特色,在这个台面上混的人任何时候想的都是保护自己最重要,没人会为了吃力不讨好的事真正去卖命。

我拿出装广州卡的那个手机,拨了那个很特殊的号码:北京route人物的电话。接通后他有点吃惊,但语气还是很平静“你有什么事?”
我稍微有点紧张“何X长您好,有件很紧急的事要麻烦一下:您能不能让中X委给江苏X委打个招呼,让她们了解一下A市XX工业区去年一个土地出让的事情,仅仅只是电话了解一下情况就行了,不用做任何事”
对方停顿了一下“没别的了?”
“没有,麻烦您了”
“知道了”

打完电话,我把通话记录删掉,然后坐下,抹抹额头上的汗,抽烟。陈原很吃惊的看着我“太冒险了!”我点头“是,但是没有其他办法,我只能这样做!”陈原低头,不说话,老子估计打电话的时候他娃心头也在抖。。。过了10来分钟,Pauline突然说了一句“你想过维姐的反应吗?”我点点头,又摇摇头“不可能等她的反应!这事要成功,别无选择!”

隔了一个小时,会议室的门打开,那个中年女警+察又进了“电话打完了?”
我点头“谢谢你。。。你们打算让我们啥时候走?”
她愣了一下“这个,说老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立即明白了:上面给他们交待的应该是让我们马上滚蛋。但是“滚蛋”这个具体步骤却没人负责。押我们上回上海的大巴?那我们中途下车咋办?派个车把我们送回去?万一第二天我们又跑回A市来咋办?这个城市这么大,又没安盖子。。。他们最初的打算应该只是想吓吓我们,然后让我们自己消失。

我对女警察说“要不我们先一直呆在这里吧?”
她看着我,猜不透我的意思。
我笑笑“给你说老实话,我们不可能走的,就算今天走了明天可能又会来。。。让我们一直在公+安局呆着不是更好?你们向上面也好交代,反正都是踢皮球。我知道你们不愿意把我们怎么样,毕竟谁也不想承担责任!”
她想了想“好吧,那你们就在这里呆着。到饭点有人送盒饭,上卫生间给门外的人打招呼”

我们三人一直在公+安局会议室里呆了一天一夜。没有其他办法,这是最好的选择。我们一直在等。

等什么?说老实话这完全是冒险,对于route人物是否会按我说的办,老子心头根本没底!但是如果不走这一步,那就意味着前面的步骤全盘皆输!Christy并没有授权给我可以直接和route人物联系,但她也没明确说不能!老子就在赌这个。。。如果route人物办了,那个招呼打到了江苏X委,那老钱背景在南京的关系应该立即就会知道,老钱背景在A市也会第一时间被通知到“省X委可能要了解一下你那里的一件事。。。”整个过程应该不会超过24小时。

“了解”这个词很暧昧,可以做很多种解释。当然老钱背景那种老混混,他应该明白如何正确理解。
第二天下午4点过的时候,那个女警察终于又来了“你们可以回酒店了”。我和陈原对视一眼,松口气,成功了!

第二天我和邓蒙陈原去了江机厂,已经没有什么好谈的了。老钱本来还想多争取一点收购金额,陈原看着他“你认为现在还能谈条件吗?”老钱笑笑“话不能这么说。。。大家彼此合作,收购以后你们需要用到我的时候还多,对不对?毕竟我是厂长,这里很多东西只有我才明白!”我想了想,开口“我们不会亏待你的!”然后起身和陈原走了。剩下的事情归邓蒙,我们已经不需要再在A市出现了。

当然老钱不会让我们这么轻易走的。他娃晚上偷偷摸到酒店,阴区区的问我“那件事情,不会有问题了吧?”
我笑笑“那件事情和我们无关,那是你自己的事,我们对这个不感兴趣。希望你以后运气好”
他娃点头“这个我知道。。。那。。。”
“南福公司还会给你个人一点补偿”
他娃终于放心了,阴笑,走人。

回了上海后,我让陈原和邓蒙联系,处理余下的烂事;让Pauline去了厦门,那里有第二个case等着我们。我自己去了香港,越权和route人物联系,必须要到Christy面前讲数,这是躲不掉的。

在她面前任何废话都是多余,我在办公室里直接说了“只能如此,我没有别的选择!”
她看着我“你当时没有考虑过后果?”
“老实说,没有考虑太多。如果我不给何X长打电话,江机厂最多2天之内就会和XXX(领头羊)签初步协议。我们既没有时间,也没有其他可以用的途径。。。除非放弃江机”
“绝对不可以放弃江机”她突然笑了笑“你做的对!”
我终于放心了,起身“我得马上去厦门,Pauline还在等我”

所谓“北角的方式”,其实一句话就能概括:不惜一切代价达到目的!

老丁做不到这一点,所以他被Christy“杀掉”了。
厦门的case比较特殊。这次并非北角的业务,而是属于另外一家华尔街公司借用我们。至于这家公司的名字就不说出来了(在前文出现过),我们就称之为M公司吧。不过从某种角度上讲,这也是北角“份内”的事:北角不是一家简单的投资公司,同时担负的还有为总BOSS的其他小弟在需要的时候捡脚子的任务,虽然不是“主业”,但是美国HQ那边扔过来的东西,我们只能去做。

可能很多人想问:那香港北角好几十号人,这些娃到底天天在干嘛?呵呵,公司收购不是简单的事情,有非常多的会计、法律、金融方面的杂事。不要看我和陈原在前面跳的憨实扎劲,就拿江机厂这个case来说,我们做的事虽然关键,但工作量其实最多只有整个过程的5%!剩下的,邓蒙和南福的人要做40%,香港北角的人要做40%,还有15%就是北角大陆办事处的那些骚货做(那么高的工资不是白给的)。大家可以仔细看看前面的情节,我举个小例子:给高莉办那个香港的账户然后放钱进去,这件背后的“小事”至少都要费香港和大陆好几个人去办,在没有高莉护照、没有亲笔签名、没有真人出现的情况下就办好那家美国银行的户头,然后从香港以外的地方七弯八道拐把钱弄进去,整个过程还必须用不违反香港本地法规的手段来做,这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好了,回到正题。厦门的这个case倒和我的老本行有关,呵呵,是一家计算机类的公司,我们就称之为海峡公司吧。这家公司被M公司发现,觉得是个便宜货,于是决定拿下。但是最后阶段出了问题:海峡公司的董事会里面有人反水,醒悟过来卖便宜了,于是坚决不肯继续签字。他们现在所倚仗的就是海峡和江西某银行初步签了一个很大的长期合同,这个合同如果在数年之内顺利完成的话,海峡可以在这上面赚到相当于目前公司总资产数倍的钱!

我们的任务,就是要干掉这份合同。

Pauline已经先在厦门呆了半个月,和M公司的2个娃处的很熟悉。当然,M公司在中国区的具体人员不可能知道北角的真实身份,我们只是M香港公司(亚洲区)指派给他们的“财务顾问”。Pauline本身是个很聪明、也比较会讨男人喜欢的女孩子,她很好的利用了自己的青春靓女身份,几下就把M公司的两个娃逗得团团转。尽管这两娃比我和陈原的年龄都要大得多,呵呵。

我到厦门的第一天就和他们见了面。晚上饭局,我没怎么说话,看着Pauline逗M公司的人,心头在转拐拐:M这么有名的公司,怎么会找些这种人来做事?当然我承认厦门海峡公司这个case对M来说并不算很大,但好歹也是个事吧,怎么如此不谨慎?M的名头响?呵呵,在这个行当,名头越响的外资公司做事的难度越大!别忘了这是在中国大陆。

后来M的一个娃还谈起当时出事的任女士(这娃曾经在其手下工作过)。说起来就一个意思:任女士玩栽掉是必然的,因为她的手法让很多同行不屑,这娃自己也对任女士很不屑。。。我心头稍稍有点不快,这个任女士我并没有真正见过,但是听说过不少传闻,所以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一点。不可否认她的个人身份是很特殊(前前总书记儿媳妇、前南方大省省委书记之女),但在这个行当里面身份特殊的人起堆堆,老外又不是傻瓜,能找“内线人物”来做事人家为什么不找?我一直都认为这种事情很正常,甚至还在普华的时候就知道某主管合伙人是当时财X部部长的千金。。。让我不爽的是M公司这娃对以前老大的态度,先不说人家是否就真全靠关系在做事,关键是你以前是人家的小弟,怎么能背后说人家闲话呢?你根本没资格!更何况人家现在暂时走背运,这样做很不应该。

地址:http://nuan.org/yuedu/20303.html 转发请保留网址哦~

页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