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继续》第二部第五季<再见理想>全文在线阅读

到了北京,陈原问我“Pauline也在北京,要不要叫上她?”我摇头“不!这事只能我们两人知道”

第二天中午,约了北角的一个线人见面,地点在当代旁边的一个广东茶餐厅。我和陈原以前都没见过这娃,他在电话里说他开个白色的BMW过来。到了那里坐下,我透过茶餐厅的落地玻璃往外面一扫,我日,至少有三个白色宝马?。。。他妈到底是哪个?

过了一会儿,一个服务员突然走过来“请问你们谁是陈律师?”陈原抬头“我是!”服务员递给过来一封信“有位先生半小时前留在这里的,让我们转交”我们把信拆开一看,上面只有一句话“见到老丁,要骗他刘亦超已经不在中国,不然老丁不会给你们资料”。

我盯着陈原“谁是刘亦超?”
陈原用打火机开始烧信“是老丁的朋友,他在给WT做事。。。维姐一直不愿意100%信任老丁,这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我点点头,轻轻吐了口气。WT是总BOSS下面的另一家公司,当时还没有完全进入中国。我知道他们在新加坡有一个Office,但那个Office据Sandy说仅仅只是一个联络处,难道狗日的这么快就要跑来和北角PK?

总BOSS下面也分派系的,北角所在的这个派系是最大的一个,偏华盛顿,和纯粹投资银行出身(被北角所在的派称为“小虾米”)的另一个偏华尔街的派系历来矛盾重重。WT就是这个派系的,但这家公司很少在远东活动,欧洲(尤其是前华约国家)才是他们的重心。。。老丁和他们有关系?

我和陈原结账,起身往茶餐厅外走,刚走出门就看到一个黑色奥迪biu的一下起步开走了。刚才这个奥迪就停在离我们靠窗座位不到20米的街边,车窗紧闭。。。老子心头骂一句“我操!还他妈玩这个?”线人太小心了,骗我们是白色宝马,呵呵。

这些大陆的“线人”和北角没有什么关系,几乎都不知道北角的真实身份,甚至有一些连北角这个公司都不知道。他们只是Christy和北京几个route人物的私人关系,给我们提供帮助和便利大多数都是因为欠了人情,或者就是直接欠了钱,欠了“互利机会”等这些乱七八糟的。这些人的level普遍不高,三教九流什么来路的都有。。。北角的两个内地办事处的后台人员,是提供“合法”支持的,这些所谓的内地线人,就是用来提供灰色帮助的。我和陈原并不是三头六臂,我们只是两个普通人,我们需要这些东西。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我们到了上地。这个地方是我离开普华后第一次来,3年多了,没怎么变,街上仍然没人,一栋栋的园区办公楼很安静的耸立着。没费什么事就找到了老丁那家小软件公司所在的楼,我一个人上去了。陈原留在车里等着,他不方便见老丁。

我问前台小妹“丁总在不在?”小妹在抹口红,慢悠悠甩一句“什么钉总?”我愣了一下“丁志成!”小妹故作惊讶“噢,麦扣啊,你预约了吗?”老子直想摔她两耳光,不过转念一想,心头也叹气,老丁这种风格在中国他妈咋可能搞得起走?。。。很无奈的对小妹笑笑“你就说有一个香港的朋友来找他”

进了老丁的办公室,我草草一扫,墙壁上挂满了穿博士服的照片、老丁在大摩楼下笑的照片,呵呵。老丁有点紧张的盯着我“你从北角来?”我点头,不说话。他想了想“有什么事?”我还是不说话,点烟抽,盯着他。

老丁额头上开始慢慢冒汗,斟酌了很久,开口小声说“我手里面没你想要的东西”
我笑笑“刘亦超已经不在中国了”
他娃抖了一下“不可能!。。。他一直都在中国!”
“那你给他打电话啊”
老子是在讹老丁。刘亦超和我们一样是agent,就算真在中国,他也绝对不敢把“工作用的”手机号告诉已经被废掉的老丁!

老丁真被讹住了,站起来走圈圈,考虑了半天,大概是感觉我比他年龄小不少,所以打算“感化”我一下,莫名其妙的对我大谈人生理想一类的东西。。。老子不动声色,等他乱七八糟扯完,冷冷的说“把东西给我!”

他娃靠在椅子上两眼无神,过了几分钟,用钥匙打开办公桌靠里的一个小抽屉,拿出个档案袋“都在里面”。我打开看了一下,仔细清点,然后收好袋子,起身说了句“你这样做很危险,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然后转身走球。

老丁被Christy干掉以后,偷偷保留了一些北角在某个case上的资料,虽然里面没有出现过“北角”这两个字(都是南福公司),但还是让Christy觉得不放心。。。我们不能确定老丁保留这些东西的目的是什么,甚至也不敢说他真的是想把东西给刘亦超,按他自己的说法是“留个纪念”(里面有很多他可以用来炫耀的玩意儿)。但这不是一个成熟的举动,对北角,对他自己,都没任何好处。

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就是屁儿黑才玩的久,老丁心太软,他娃注定只能是loser。
邓蒙当天晚上就飞去深圳,在罗湖把东西交给了Sandy。

我那天晚上去找了Pauline。他一个人住在长富宫。在楼下咖啡厅随便吃了点东西填肚子,我问她“怎么样了?”她摇摇头“没什么太多的消息,找到了几个邓蒙原来的大学同学,但都知道的不多”我想了一会儿,又问“那你见过邓蒙老婆了?”
“见了一次,给她说清楚了”
“她反应呢?”
“一般。。。是个很老实的女人,根本就没想过要到维姐面前去告状”
我点点头,慢慢说“这次算邓蒙狗日运气好!”

Pauline默默埋头吃东西,过了10几分钟后突然抬头“能不能问你个问题?”
我心不在焉“说!”
“你怎么老是怀疑这个怀疑那个的?这些事情是人家私生活嘛,你管那么多干嘛?。。。是,我知道邓蒙和上海办的几个女人乱搞会给我们添些不必要的麻烦,但既然事情都过去了,为什么还必须要知道她老婆的反应?简直像个居委会大妈一样!”

她说完就开始呵呵笑。我却没有笑“不是怀疑,这是必须要做的。北角在大陆的人我只相信陈原,其他谁都靠不住!我的身份和老丁不同,他只是给Christy打工的。但我是Christy的战友,我们之间有情分的,她不可能主动把我干掉。。。所以老子不能出任何差错,没有退路,只能这样做!”
Pauline看着我“你只相信陈律师啊?”
我脑子没转过来“当然,还有我自己”
她闷了一下“那你的助理呢?”

我一愣“哦。。。呵呵,肯定还有你。你和他们不同嘛,你是Christy指派给我的,不是以前留下来的人”
“反正给我的感觉,你一直都不是很喜欢我”
老子打个哈哈“谁说的?我一直挺喜欢你的,嘿嘿”
“那为什么每次都叫我去做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我既然是你的助理,本来就该随时跟着你嘛。一到有大事的时候就把我支开,从来都没跟你和陈律师一起真正做过事!”

我有点无奈,不知道说什么好。脑子一转,干脆转移话题“你到底是想跟着我还是陈律师?嘿嘿,陈原脾气很好噢,很讨女孩子喜欢的”
Pauline白我一眼“切。。。挡箭牌!”
隔了下又说“我可不喜欢没自信的男人”
我以为她说的是陈原以前追汪倩的事,很吃惊“你怎么会知道?”
她有点糊“知道什么?。。。我说的是你!”
“我?”
“你不就是怕和我贴太紧,然后日久生情控制不住嘛!连这点自信都没有,我可不想给这样的男人做助理”

老子瓜了好几分钟。我日,这个女孩子确实不简单!怪不得Christy会挑中她。。。Pauline的心理level远远超过了她的年龄!当然,她说的也不能算错,我确实有这方面的顾虑:从外表和气质上讲,她真的很像方雅,如果现在我们不是在做这一行,比如说还在广州和Christy开公司,那老子说不定可能真的会喜欢上她。但是现在,绝对不可以!哪怕有一点点念头都要直接杀下去!我是个生理正常的男人,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距离。。。另外还有个考虑,就是Pauline毕竟还太年轻了,而且是女孩子,碰到一些突发情况我怕她扛不下来。我自己是吃过牢饭的人,陈原是混混律师,我们两个都可以算是见识过和平时期“温度最高”的情形。但Pauline这种上海白领MM,聪明只能证明她脑子好,人生经验却欠缺很多。

不过现在话已经说到了这一步,我也没办法了,只好对她笑笑“我靠谁说的?你以为你真是美女啊。。。老子要是连你这个小丫头都抵抗不住!他妈我还混啥混?走,明天跟我回上海!”
Pauline笑靥如花“好!我马上打电话订票”
休息了2周,我刚从成都回上海,就在南福公司的办公室突然接到个电话,是打到那个广州卡手机上的。号码很陌生,我有点疑惑,但还是接了。10分钟后说完,老子把手机一扔,怒不可遏的冲到办公区另一头邓蒙的办公室,进去就一拳打在他娃鼻子上“操你妈!你丫不想混了!”

这个狗日老二百五,竟然把老子的号码告诉了赵莘,我日!!!

邓蒙完全被打傻了,靠在椅子上鼻血长流,使劲把脖子向后面仰,手忙脚乱的在桌上抓面巾纸,过了好一会儿才口齿不清的说“你。。。你疯了!”老子凑上去又补一脚飞腿,直接把他娃踢到了地上去“他妈刚才赵莘打我的电话要加钱!操你妈!”

Pauline很快就冲了进来,反手关上门,把我拉住了。。。我冷静下来后对她说“给陈原打电话!让他赶快过来!”

半小时后陈原满头大汗的来了,我们3个人在邓蒙的办公室里坐着,邓蒙在地上靠墙躺着,满脸都是血迹。。。陈原看着邓蒙,一字一句的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邓蒙没说话,大口喘气。
我脸色阴沉到极点,看着邓蒙“老子只问你一句,你是不是和赵莘上过床?”
虽然我知道这纯粹是白问,但当时真的希望邓蒙回答说没有。我承受不起这个后果。。。
陈原给邓蒙使了个眼色。邓蒙不笨,顿了好一下后小声回答“没有,我没有动过她”

这是一次严重的失误。严重到让我第一次感觉有点“局面控制不住”了。我和陈原的电话不能告诉别人,不过这只是个原则性的纪律,并不是100%死扣。但是告诉了赵莘,这他妈完全不一样了,她只是一个我们利用的女人而已!而且还是我们自己人告诉她的!而且还是邓蒙这个骨干人物!而且他娃还日了赵莘!而且赵莘还竟然直接找我要求加钱!。。。我日,老子当时真的快疯掉了!

过了1个小时,我完全冷静了下来,发烟,给陈原和邓蒙都点上。连抽了好几支后,安排了步骤:陈原马上去找赵莘谈话,先把这个女人稳住再说,钱不是问题,但是一定不能再让她乱来。陈原问“如果必要的话,能不能找我市局的熟人帮下忙?”我想了想“可以,你自己看着办,仔细一点”;然后邓蒙马上去见Elsa,办两个事情:1。想出一切办法找出赵莘的短手,一定要抓点这个小名模的把柄在我们手里面,仅仅金钱关系靠不住!2。把Elsa那个开模特公司的朋友的嘴堵住,随便用什么办法都行,让他“不记得有牵线这回事”。。。我还对邓蒙说了句“要是以后再和任何和我们工作有关的女人发生关系,老子就干掉你娃!”这里的“干掉”不是我们平时说的干掉,相信邓蒙也懂是什么意思,要让他狗日消失!

这个不是开玩笑,北角在内地的线人有一部分就是社团组织。

Pauline的任务是出来后我才单独告诉她的:立即去广州,香港北角马上会有人来接洽。她的确很聪明,一下就猜到了我的想法“你打算慢慢抛掉南福?”
我点点头“这种事情只能出一次,如果出第二次,我们没人承担的起后果”
她想了想“为什么是广州?”
我直说了“广州是老地方,在那里心理上感觉要安全一点。。。北角来和你配合的人可能会是Katherine,她姓杨,杨惠仪,以前被Citibank派驻过内地,在广州认识很多符合条件的人。挑人的问题上你都听她安排,多学点东西”
Pauline点点头“这个我明白,我是说。。。”
我冲她笑笑“你以后还是我的助理,我答应过你的”
小女孩子,适当的要给点信心,呵呵。

至于我自己,已经没有选择,必须要马上去趟香港。我和Christy是战友,不是普通的上下级那么简单,出了这么大的漏子不可能瞒着她的。
在北角的办公室里,Christy听完了事情经过,沉默了很久才开口“邓蒙是有很大问题,不过现在还没必要抛弃南福。。。他还是很有价值的!”
我直说了“但我不放心!在内地这么快一年,真正我敢100%信任、100%不会出问题的就只有陈原!”
“你们俩个性一样,你喜欢他我能理解”
我稍微有点急了“这不是性格的问题,邓蒙性格我也喜欢,但是他自我控制力太弱,长期下去会出更大漏子的!”
Christy轻轻笑了一下“人无完人,不可能完全合意的,你要做的就是学会如何利用他。在上海不可能再找出比邓蒙更合适的人选,也只有他才能和你们配合好。。。这件事情我不再管,你全权处理,反正我要的只是结果,你怎么做是你的事,对你我从来不会怀疑!”
她喝口咖啡,顿了下又说“从level上来讲你是我的大陆代理人,是他们的老板,你必须要学会为自己手下的人负责!”

措辞已经有点严厉了,老子只能默然,不能再说什么。。。而且Christy说得没错,这确实是我的一个弱点。老子太习惯单打独斗,以一种江湖大哥带小弟的方式工作。我能力上欠缺了一种对“外围人员”的领导力。

Christy看我没说话,想了想,笑笑,换了副很温暖的口气“你在Sandy那里住的时候,你们两个同龄人有没有讨论过政治问题?”
我一愣“政治问题?哪方面的?”
“比如说。。。两岸?”

地址:http://nuan.org/yuedu/20303.html 转发请保留网址哦~

页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