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继续》第二部第五季<再见理想>全文在线阅读

我有点吃惊,Christy从来就很回避这些“两岸”的话题,包括和我都没有谈过。她和一般的熟人倒还算喜欢聊政治,但一般都是谈大陆或台湾内部的事情。如果一牵涉到“台海”,她立即就会义正词严“我是美国公民,没理由偏向任何一边”。就算你把她逼急了,非要问出蓝还是绿,她也最多说一句“家父是GMD,但和我没有关系,在美国我是黄色,因为我是黄种人,呵呵”。。。这是很多在大陆香港行走的台湾商人的惯用语调,他们一般不愿意明确对两岸问题表态,因为他们求的只是商业利益,对敏感问题都采取回避漠视的态度。

我想了想,点头“偶尔谈起过。Sandy是女孩子,这方面也不是很感兴趣”
“谈到过国共内战吗?”
“貌似。。。有吧,怎么了?”
她笑笑“得出过什么结论没有?比如为什么GMD会失败?”
我说“没有,呵呵”

Christy站起来,走到窗户边背对着我,慢慢说“我说句玩笑一点的话:你们有毛主席,我们有蒋总统,各自的文宣系统都把领袖塑造成神仙。。。但是蒋总统毕竟丢了大陆,你知道是为什么?”
我有点糊“成王败寇吧,历史都是这样”
“那老蒋为什么会输?”
我愣了一下“这个。。。原因太多了吧,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

Christy转过身,摇摇咖啡勺,很严肃的口吻“我不是政客,对政治也不感兴趣。但我从小就知道,国共两党的成败和各自的政党本身没有太多关系,起决定作用的就是双方的领袖。。。你们的毛主席不一定就是能打败GMD的人,但是我们的蒋总统,他作为领袖,GMD就一定会输!”
我想了想,问“为什么?”
“因为性格决定人生。。。以前在台湾,对于老蒋的宣传也和你们大陆这边对老毛的宣传一样,都是神仙!所以一般人很难有机会知道真实的老蒋是怎么样的。但我由于家庭原因,所以很小的时候就看了很多东西。。。老蒋青少年时期的经历,决定了他必败无疑!”

我脑子里面稍稍转了一下,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点根烟,轻轻抽着。10分钟后起身说“我明白了”,然后出了办公室。

Christy是非常high level的女人。老子不得不承认,她用这种方式点我,的确很聪明。她知道我出身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对历史也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所以就很隐讳的借用了一下“蒋总统”。。。大家稍稍了解点历史的,都知道老蒋青少年时期混过上海青帮,这段“我在黑+社会的日子”实际上对他后来的性格有非常大的影响:对外人极端不信任、但对熟人又很护短(黄埔嫡系)、喜欢用特务组织这些“非正常手段”解决问题、有牺牲精神(抗战时期忍辱负重)、以传统文化修身克己且痛恨“不落教”的反传统行为。。。这不是一个领袖应该有的气质,这他妈完全是一个江湖大哥!作为一个男人,一个男子汉,老蒋当之无愧;但是作为国家领袖就很不合适。所以老蒋必输!

大家可以把老毛的性格特点和上面列举的几点套一下,你会发现:完全是相反的。。。所以老毛打赢了。

如果我们把“国家领袖”换成“干大事的正面男人”,你就知道Christy是什么意思了。说老实话,她真的是太了解我了,把我的性格完全剃透了,老子在她面前就是一张白纸,没有丝毫的隐秘可言!。。。她知道我有过街头经历,她知道我为朋友坐过牢,她知道我做事江湖气很重,她知道我对人对事的评判标准很多时候就是“是否内伙子”。。。所以她把老子批死了:我不可能做大事,我永远只能跟着她;只要她对我好,对得起我,我就会帮她做很多事情,哪怕有些事情对我来讲有风险!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利用”?或者说,是利用我们之间的“战斗情谊”?我自己内心其实很清楚这些东西,但是当时我战胜不了我的心。。。男人的成长,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要学会的东西很多很多。在《羊城岁月》里面聊到许静年轻时被老沈骗财骗色“遇人不淑,每个美女或者自认为是美女的女孩子,都是必须要上的人生第一课”,如果这个人生第一课是对女孩子讲的,那么对男孩子来说,人生第一课就是要认识到“义气是一个男子汉永远应该拥有的东西,但这是一把双刃刀,你一定要学会如何正确使用它!”

这个第一课我上了很久,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希望正在看这篇文字的80s男生,你们能够少交点学费。有些东西是不能去尝试的。
Christy虽然拒绝了我抛弃南福的要求,但并没有反对我的另一个建议:在广州弄一个花城公司(化名)出来。因为她也知道邓蒙确实不堪大事,不抛弃南福,只不过是暂时的一个权宜之计而已。但一定要先动手做好“后备”,这是这一行的惯例。因为我们可以成功100次,但是失手1次就可能把自己完全打垮!

派到广州去带Pauline的是Katherine,我和她并不很熟悉,但我知道她是香港北角这方面的专家。这个30出头的女人经历很复杂,听Sandy说(仅仅是传说,Sandy也不能确认)Katherine最让人惊讶的经历是曾经做过ICBC(廉署)的内线证人,以Citibank的一个普通manager身份,在把香港某上市地产财团完全丢翻的事情中起了关键作用!这个事情当年在香港闹得很大,而且和后来某中资大行香港分行的老大落马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我不知道Christy是通过什么办法把Katherine弄到北角来做事的,但可以肯定的是和HSBC高层有一定关系。因为Katherine并不是北角的正式职员,她的真正身份只是HSBC派给客户---北角财务公司的“财务规划师”。这是一个很普通的title,但不普通的是她完全在北角上班!而且据我所知香港北角和HSBC并没什么太深的资金关系(北角的主要往来银行是一家美资行)。。。这里面的关系实在太复杂,老子不可能去完全弄明白。我只是Christy的“大陆代理人”而已,需要做的,就是维Christy是瞻。这难道是陈原给Christy取外号“维姐”的原因?日!

Katherine在香港北角还有一个很出名的事情,就是她刚来的第一天就开掉了5个人!我日。。。这5个人里面还包括2个和我很熟识的娃,其中一个是北角内部财务部门的manager,另外一个娃是researcher(这娃还带老子去逛过湾仔的某“金丝猫集中地”,嘿嘿)。我都是在好几个月后才知道他们已经离开北角了,私下向Sandy打听,Sandy竟然很好心的给我说“你不要在老板面前乱说话,这件事情和你无关!你的身份是大陆agent,不要去管这些香港北角内部的事!”Sandy非常清楚我和Christy的关系,也知道我不管做什么Christy都会容忍我,但是她都不敢告诉我具体经过?。。。操他妈,水太深了!当时老子就知道Katherine不是一般人。

在深圳机场等飞机的时候,陈原中了个电话过来“赵莘现在已经把老潘迷住了。。。而且我还有个意外收获”我很奇怪“意外收获?”“事前我们不知道,原来老潘的老婆竟然是XXX的妹妹!”我愣了好一下,然后和陈原同时在电话里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XXX是上海出身的“实力派”,当年在上海排名前三的。怪不得老潘在东南某省出了很严重的事后竟然没有完全倒桶,而且还莫名其妙被跨省调到长江集团去做企业工作(和他以前做的事隔了十万八千里),原来是有个太子党大舅子在北京啊!嘿嘿,这可是个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老潘虾子靠老婆起家,但又喜欢玩女人,狗日这次死定了!

回上海后邓蒙那边的消息也来了,不过却不是好消息:Elsa通过朋友找到了赵莘刚出道时的经济人和模特公司老板,但这两个人都说赵莘没什么短手,是比较规矩的一个女孩子。我想了想,对陈原说“老子不信!规矩?我日模特还有什么规矩?真正是好女孩子会答应给我们做事?还他妈和邓蒙上床?我日!”
陈原点点头“我和她谈过2次,感觉这女孩子心机很重。。。应该是那种表面老实、实际上心思很复杂的人”

我考虑了半小时,时不我待,必须要马上给赵莘摊牌!再拖下去夜长梦多!
第二天,在酒店咖啡厅,我单独见了赵莘。这个女人的确会绕弯弯,说了半天都说不到正点上去。
我盯着她“马上让老潘同意按我们说的办!”
她不置可否“总得给我点时间吧。。。”又笑笑,面带挑逗“你很心急啊?”
老子抓起咖啡杯就给她泼了过去“别在我面前玩这些。。。你只有一天时间,老潘在明天这个时候之前没给XXX(那个big name小弟)的人打电话的话,我们就让你消失!”
她手忙脚乱的收拾,抓着纸巾在脸上身上乱擦“你干什么?我衣服很贵的!”
老子又抓起装柠檬水的杯子,再次泼了她一身“操你妈!再不老实老子让你衣服都没得穿!”

赵莘起身就噔噔噔往门口走,刚走到门口就被两个伙子拦了回来。他们是某上海线人的小弟,我借来帮忙的。这两娃直接把赵莘摁回了座位上。我看着她,语气很冷“我不是和你开玩笑,既然答应给我们做事,拿了钱就要守规矩!。。。而且现在也由不得你了,你知道老潘的老婆是谁吗?”
她顿了很久才开口“他老婆关我什么事。。。”
老子冷笑“说出来会吓死你!”

赵莘走了后,我给陈原打电话“怎么样?”
他在车上,语气有点急“搞定了!刚下楼出来。。。我现在马上回来?”
我想了想“嗯!估计赵莘晚上就会给我们打电话”
陈原刚才去见了老潘,直接扔给他娃一张便签纸,上面写了两个手机号,一个是赵莘的,一个是他老婆的。老潘当时就有点瘫,沉默了很久都没说话。
赵莘晚上10点过果然来了酒店,一走进房间就开始哭。我和陈原坐在沙发上看着她,没说话。

半小时后,手机响了,Sandy打来的“XXX(big name小弟)的人已经去见了老潘,一切顺利,老潘签字了”我轻轻吐口气,对陈原做了个V手势。剩下的就没什么问题了,长江集团在北京的董事长和总经理本来就是虚位人物,而且他们早已被big name小弟的人搞定,不会再有任何波折了。

我正准备挂电话,Sandy突然又说“老板还让我关照你一句:把事情做干净,不要留下任何后遗症”我没明白意思“哪方面的?”Sandy顿了顿“不能动老潘,他不能出问题!”

闸了电话后我脑子一转就明白了:这一定是北京route人物的意思!我们的任务只是让老潘签字同意退出西北能源,这个目标达到既可。其他的东西,绝对不能把窟窿捅太大!老潘的老婆背景很深,所以北京route人物和香港北角都不愿意把事情整到无法收拾的地步;而且还有个我一直怀疑的事,就是Christy和北京route人物应该都知道、但却没有明确告诉我们的:长江集团敢顶着上级(北京X委)的强压一直不同意退出西北能源的真正原因,这个事情应该才是“冰山下面的部分”!。。。现在老潘既然已经被我们搞定,所以这边就打算息事宁人了事。而对于我和陈原就意味着:必须要把尾巴扫干净!

我在便签纸上写了行字“让赵莘离开上海”,然后递给陈原。他看了后没说什么,点头,表示了改。

赵莘一直坐在我们对面的沙发上,默默流泪。我看着她,语速很慢的说“你明天就走!”
她抬头,有点吃惊“走?到哪去?”
陈原对我说“算了,我来吧”
我点头,起身出了房间。
陈原脾气好,让他说吧。

我在走廊上瞎转了会儿,又在电梯间看了下分众的无聊广告。算算时间,差不多了,于是回房间。

赵莘一见我进去,突然在我面前跪了下来,近乎歇斯底里“张先生,我求求你!我们做model这一行很辛苦的,很难碰到能理解的人。。。我真的喜欢他!让我留在上海好不好?你们给我的钱我都还给你们,我什么也不会说的!让我留在上海行不行?”
老子呆了足足一分钟!简直没想到。。。
陈原站在窗户边抽烟,对我摇摇头,轻轻叹气。

我把自己深深的埋在沙发里面,想了好一会儿,又向陈原要了根烟,慢慢抽完,然后才对赵莘说“那你为什么会和邓蒙上床?”
“他逼我的!他说我不答应他就换人。。。我要求加钱是想让你们烦我,然后把我开掉,我就。。。我就可以正常的和老潘在一起,我不想害他!”
我和陈原对视一眼,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我站起来,看着地上的赵莘“老潘年龄都可以做你父亲了!你丫脑袋秀逗了?疯子!。。。不是我们非要让你走,而是你必须走!”
她还是不甘心“为什么?”
“你留在上海是死路一条!老潘的老婆动根指头都可以让你完蛋!还不明白?你不想活了?。。。如果真到了那一步,你和老潘的事情被人知道了,他妈想要你命的人不止她老婆一个!”我口气一下子变得很冷“我们会抢在所有人之前干掉你!”
赵莘呆了一会儿“你们到底是谁?”
陈原突然插口“不该问的事别问,对你没好处!”
我补一句“会让你消失的更快!”

赵莘当天晚上就被陈原找来的某上海线人开车“押送”到了南京,第二天一早飞到了深圳,北角深圳办的人给了她余下的钱,然后告诉她“永远忘记这回事!”
从常理上来讲,我难以相信赵莘会真的喜欢上老潘,虽然老潘长得是算不错,很有点儒雅风度,但我仍然不能说服自己完全相信她。因为这毕竟只是一个cheap girl,她们奉行的是“欲望是王道,自己为第一,情义算狗屁”。明知是第三者都还能说出“我是真心喜欢他的”,你觉不觉得有点搞笑?我不敢说她“爱”的100%是老潘的高官厚禄和势力背景,但她所谓的“爱情”绝对不是主流意识所认可的爱情!把老潘换成个长江集团的普通门卫试试?你还爱不爱?操!。。。这种feeling女的价值观本身就有严重问题,道德观更无从谈起!因为根子上就是畸形的。所以这种女孩子只适合拿来利用,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价值,“只值5蚊钱”!

不过送赵莘上车的时候,我还是对她说了句“自己保重,不然以后再也看不到府南河”。用的是成都话。她很惊讶,呆呆的看着我。我没理她,转头和陈原走了。
这个case终于完结,我到陈原的家里(他在上海有套小房子)住了两天,然后又回成都呆了大半个月。这段时间Pauline频频打电话给我讨论广州的事情,说老实话我还是有点担心她。因为她毕竟是我的助理,但我一直都没怎么教过她东西,还是有点内疚的。。。能碰上一个好伙伴(陈原)是运气,能碰上一个资质很高的助理同样是运气。我非常想把Pauline带出来,但实在没有多余的心力去考虑她那边。现在就还有一个非常棘手的事:狗日邓蒙是块炸弹!

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一直都没有太好的办法。Christy交待给我的是“学会利用邓蒙”,但是老子感觉完全无法控制:这个老几胆子太大了,什么事都他妈乱来。上海办以前三个女人,他娃竟然三个都日过!我日他仙人!。。。狗日甚至还敢用威胁的办法把赵莘也日了(我和陈原最早一直以为他和赵莘是你请我愿),他妈简直无法无天!而且还有个问题:他娃既然能用换人来威胁赵莘,那就说明他早就看出来了赵莘对老潘动了真感情,但是狗日竟然不把这么重要的情况告诉我们?这傻逼心头的拐拐都他妈用到鸡巴上了!

地址:http://nuan.org/yuedu/20303.html 转发请保留网址哦~

页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