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继续》第二部第五季<再见理想>全文在线阅读

小丁至此就完全收心,所有精力都放到了事业上。他离开Stanford以后,并没有和他的大多数同学一样在硅谷混饭,而是一个人跑去了纽约,进了ML(美林),从最低的职员开始做起。

时间到了97年,小丁已经变成了老丁,在美林、大摩和一家私人资本公司逛了一圈。投行里面几乎所有类型的职位他都做过,但是唯独就没有做过交易(这也是他娃很明显的一个弱点)。事业算是有成,但是终身大事仍然悬着。虽然有几个关系不错的未婚女性朋友,但老丁知道,她们仅仅只能做朋友,或者是炮友而已。结婚,那是不行的。

也许老丁心里面那个永远无法抹去的伤口,可能必须要等他真正见到茉莉以后,才能完全复原。

97年底,老丁和一个以前大摩的同事跑回了中国。因为那个年代风起云涌的网络潮,老丁杀回中国淘金来了。那时候也他妈幸福,任何一个美国网站,只要能直接copy出一个中国版本就OK!马上就有各种各样的风投找上门来;再加上两位founder的投行背景,拿到投资那简直是易如反掌。

99年,老丁和伙伴嗅出了一丝不祥的味道。两个老几又跑回美国去转了一圈,研判一下,回来就立马把网站卖给了一家号称要做“中国门户”的冤大头,全现金,不要股份,呵呵。这盘简直整对了,第二年网络泡沫就开始破,老丁和伙伴毫发未伤,一家分了笔海钱,笑西流了。

2000年底,老丁和伙伴分道扬镳。伙伴回美国去继续给投行打工,老丁留在北京开始第二次创业。这一次决定,其实是老丁人生的岔路口。站在客观的立场上讲,其实伙伴的决定是更正确的。人家毕竟是货真价实的投机客,而老丁虽然混过很长时间的投行,但是他没有做过交易,或者说,是没有把wall street的精髓学到手。很多时候,他还是太感情用事。。。

老丁的第二家网站又醒里轰隆的整了起来。这盘虽然是逆流而行,但这次有个很唬人的噱头:美国一家巨无霸网络公司在里面有股份,而且还是发起人。这个就和一般的海龟网络公司不太一样了,在很多人眼里“这个公司很优质!”。。。老丁开始频频上杂志了,频频有记者约了。翻开那一年的专业杂志,经常都能看到老丁在上面笑“我的兴趣就是创业!我喜欢冒险!嘿嘿哈霍!”

2001年元旦节,老丁参加了一次清华同学会。在里面四处扔片子的时候,偶遇了当年的一个关系很好的同学,得到了茉莉的消息:在公+安大学,当老师。

当天晚上,老丁和茉莉见面了。已经过去整整13年,物是人非。老丁不再是当年那个带副黑框框眼镜的安徽穷学生,茉莉也不再是当年那个青春活泼爱说爱笑的姑娘。。。岁月已经把他们改变,生活也把一切都埋进了时光里。现在能够说的,也仅仅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2001年国庆节,老丁突然宣布结婚,连最熟悉他的朋友都吓了一跳。更吓人的还在后头:在婚礼上见到新娘,更闪翻一片人。这个叫杨帆的女孩子当时才22岁,大学刚毕业,几个月前还是微软的实习生。。。老丁比他大14岁!

这件事情其实有很多蹊跷在里面。我站在一个外人的角度来说,后来在和杨帆接触几次后老子就感觉她娃有问题!老丁要说感情单纯,那他妈根本不可能,他又不是除了茉莉之外就没谈过朋友。他娃在美国的时候和几个学妹的关系都不清不楚,在大摩时还和一个工作中认识的报社记者(西女)同居过一段时间,后来回中国来后,又和一个北京中行的办公室女搞过一阵。。。反正他娃绝对不可能不懂女人!剩下唯一的解释,只能说是杨帆太他妈精了,几下几下就把老丁这个阅人无数的中年男整的五迷三道。

老丁的缺点就在这里,他很多时候,在面对一些问题时过于感情用事。当然我们知道人都不是冷血动物,都有动感情的时候。但是必须得有个度。。。其实当初要是跟着那个伙伴一起回美国去了,那他妈屁事没有!老丁终究不是投机客,但是却做了很多投机客才做的事。
01年底,杨帆怀孕了。老丁这时候每天都志得意满,事业发达美娇娘,呵呵,大多数男人的终极追求,他都做到了。第二年杨帆生下了孩子,一个很乖的女孩。齐了!人生如此,还有什么别的要求?^_^

公司也风生水起,老丁的网站从客观上讲,在当时的确是一个很有潜力的项目。到了2002年年中,几个大门户都感觉到了一丝寒意,于是也开始搞相同的项目来PK。但是这几家都整不过老丁,因为没有他那么专业。其中最有希望把老丁PK下去的一家,我们称之为A门户吧,是由老板亲自去广州的老对手(不用明说是哪家了吧?呵呵)那里挖来的一个娃领衔。这颗卫星放的大,在当时的网络圈子里甚至造成了一次小小的“轰动事件”。这娃一到北京A门户上任,就挽起袖子疯整。。。过了几个月,老丁逐渐的开始感到有点压力了。

这个时候老丁公司的几大股东,对于“怎么办”就产生了一点分歧,最开始还有人愿意站在老丁一边,支持他继续和A门户PK,杀出一条血路;但是2个重量级股东都不想这样子,因为他们同时也是另外一家大门户B的股东,所以不愿意看到自己的投资“爆炸”,他们只想“整合”,所以一直拾掇老丁把整个公司都卖给B门户,这样不光可以保全自己,还可以把A门户的这个项目打下去,老丁自己也可以加入B门户,“为了共同的事业奋斗”,挺好的嘛,双赢双赢!

但是老丁不干,他娃认为他是要“重返华尔街的”,重返的方式,就是老子一定要去敲盘Nasdaq的开市钟!宁为鸡头,8为凤尾!

董事会斗争到最后,老丁几乎给整成了光杆司令,最开始支持他的几个董事纷纷倒戈,因为说白了大家就是图利益,风险太大的事可没人愿意干。老丁用尽了一切办法,眼看回天无力,只好使出最后一招:还有一个重量级的股东没有表态。不过这个股东虽然重量级,但在老丁公司里却只有很小的股份(仅仅只是人情股),是非执行董事

老丁拨了电话,详细把目前的处境说了一遍“。。。现在只有你才能帮我了”

Christy沉默了半分钟后说“我帮不了你,你现在能够做的就是认输!”

最后一根稻草也飞走了,老丁一下子就垮掉了,只好答应了B门户的收购条件。他从感情上讲绝对不能接受把公司卖掉的现实。但是不卖掉,自己已经成了孤家寡人,难道还能硬挺下去?资本的力量是这个世界上最现实的东西,没有人能够反抗。
卖给B门户,其实是一条很好的路,但是老丁当时过于感情用事,竟然拒绝了随公司一起加入B门户,只要求把自己的股份折价变现,再低的价格都要折!打死都不愿意去B门户上班。。。于是1个月后,他娃又变成了手握几千万的自由人了。下一步怎么办?我们不知道他娃当时是怎么想的,他在很短的时间就决定不“创业”了,回老本行,玩投资!

玩什么投资?他竟然又做出了一步匪夷所思的举动:玩OTCBB。

在2002年,中国出现了很多莫名其妙的“地下”公司,说白了就是中介公司,专门包装中国的小型公司去美国OTCBB(Nasdaq的场外市场)上市。OTCBB的规矩没有Nasdaq那么多,按中国人的理解就是“半规范”的,或者也可以理解为“一级半”交易市场,上去的难度小于Nasdaq,当然更远远小于NYSE。这些中介公司完全是鱼龙混杂,乱七八糟什么来路的都有,甚至玩诈骗的都一大堆。骗钱的主要方式是先编造出一个上OTCBB的“可能”机会,然后四处兜售这家公司的原始股。。。但是老丁不怕这个,他认为自己是Wall Street出身的“专业人士”,谁还骗得了我?

以前那个回美国去了的伙伴,从其他人口里听到消息后连夜给他打来越洋电话“你别玩这个!国内的水太深了!”
老丁满不在乎“你不懂,现在国内的情况我比你更清楚!”
伙伴沉默了半天“志成,你听我一句话:要是我在国内做这个,我可以保证能赚到钱;但是你做,你会亏死的!”
“为什么?”
“你的性格根本不适合做这些投机性的东西”
老丁回一句“不一定,我倒要看看到底水有多深!”
伙伴苦笑了一下,摇摇头,轻轻把电话闸了。

三个月后,老丁通过不知道哪里来的渠道相上了一家辽宁的化工公司,然后几下几下就决定入伙。。。具体过程我们不太清楚,反正结果就是大家都能猜到的那样:被骗了,投进去的血本全部打了水漂。

老丁最后第一次走进那个化工厂,才终于弄明白这家公司根本没可能去美国上市:退休职工比在岗职工多一倍!连续亏损了5、6年!就算把工厂的地卖了都还不起银行贷款!剥离?剥离你妈个铲铲!连市政府、区政府、国资委都是这个连环套里面的角色,不被坑才是他妈见了鬼!

中国的现状就是这样,穷凶就会极恶,利益环环相扣。。。

老丁自己打车回了沈阳,晚上11点过坐在桃仙机场的候机厅里等末班机。他傻坐着,两眼无神,看着周围空荡荡的通道,想哭。。。上了飞机后,发现头等舱只有他一个人,心头又痛了一下:这是最后一次坐头等舱了吗?以后会不会连飞机也坐不起?

回北京呆了一个月后,慢慢恢复过来了。既然已经栽了跟头,还是认吧,多想也没用。于是又开始捣鼓自己10年前刚从Stanford毕业时的一个梦想:做一家软件公司,把他在上学时自己偷偷弄的一个股票分析模型变成产品。为什么要说“偷偷”:因为这玩意儿不完全算他自己整的,有老师和其他同学的很多功劳,只不过呢,其他人都放弃了,只有他还一直保留着的。。。于是一个月后,在上地那边弄了个虾米公司出来,开始整。

这时候老丁的钱其实只剩下3、4百万了,深蓝华亭的那套大房子还欠着按揭的,小软件公司在一年之内又根本不可能有收益,每个月还要贴进去不少钱,于是逐渐觉得手头开始发紧。。。当然,他根本没告诉老婆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敢告诉她。老丁心里面非常清楚:杨帆愿意嫁给他,除了海龟壳比较“优质”外,剩下唯一的理由就只能是钱。

几天前杨帆又在嘀咕,以前微软的某某嫁了谁谁,买了个啥啥跑车,她也想要一个,方便以后接送女儿上幼儿园嘛。而且还要买个更好的才行,把那个某某比下去!那时候他们的女儿才刚断奶没多久,接送个屁啊?

老丁逼得没办法,盘算了半天只好决定把自己开的A6卖掉,骗杨帆“公司里面研发很紧,每天都要到半夜,我就在上地那边住算了,周末才回来,就用不着车了。。。”
让我们回到文章开头:老丁把车停在小区门口,车窗紧闭,一个人坐在驾驶座上闷头抽烟。半小时后,来了个面熟的保安,敲车窗玻璃,问有没有啥能帮忙的?老丁把窗户摇下来,摆摆手,勉强笑笑“没啥。。。”

他感觉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压抑,难道已经走投无路?回美国,不现实,脱离那边那么久,回去了很难找到合适的事情做;留在北京这样耗着,自己的小公司要出头的话遥遥无期,手上的钱难以应付目前如此大的开销;去上海,有点同学关系,但是自己做不来同学的那种行当(纯倒买倒卖),也没有同学的那种政府背景;下广东,倒是有早年的清华哥们儿在深圳关外开厂,但是自己从来就没做过实业,连真正的流水线都没见过,他妈怎么玩啊?。。。

最后只剩下一个可能的机会,不过这个机会风险太大!老丁在手机键盘上反复的按“00852”,按了又删掉,删掉又再按。。。最后一次,终于没有删掉,继续把号码按完了。

接通了以后,老丁声音沙哑的说“我现在情况很糟糕,能不能帮我?”

Christy想了一会儿,然后说“明天下午,深圳见!”
****************************************************

汪倩是一个上海女孩子,很漂亮,很优质,重点中学毕业,上外96级。2000年大学毕业时父母不希望她出国,于是挑了一圈offer后去了一家陆家嘴的外行,作部门小秘。两年后觉得翅膀硬了,又跳到一家美国律师事务所在上海的一个代表处,没做多久后再跳到了一家香港起家的外行(不用明说了吧,呵呵)的上海分行,给一个director做assistant。

这样一个超优质MM,大家不用作任何想象,在上海的每个高档写字楼里都一抓一大把。各位只需要在下午6:00以后站在中信、恒隆、港汇、陆家嘴的任何位置扫描即可。。。不过汪MM还有个特别出众的优势:她长得非常漂亮。

汪倩大学时谈过一个男朋友,毕业那娃出国了。也许是这个娃真的很优质,真的很“标准情人”,也许是其他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原因,反正这个现在根本不知道在地球哪个角落的帅哥后来就成了汪倩的一个挡箭牌。挡什么?挡无数追求者三!

经典台词就是“我以前的男朋友能给我一种feeling,沁人心脾,你不能给我这种感觉,骚瑞,我们不合适的!”

于是无数的优质强悍文雅以及歪瓜劣枣男纷纷铩羽而归,汪小资在上海的外企写字楼中我自横刀向天笑。。。

有没有死不悔改的?有!汪倩还在那个美国律师事务所的时候,某天,老板交待一个小case“我昨天约了个娃下午来,但下午我有急事要出去,你帮我跟他谈谈”汪MM很奇怪“谈什么?”老板“这娃是一个客户给我推荐的,简单谈谈,就是面试的意思,但是不要跟他挑明”

下午3点,那娃准时出现,先在门外探头探脑的张望了一阵(当时前台不在),然后蹩手蹩脚的准备把玻璃门掰开钻进来(有电子锁的老大!)。汪倩正好上卫生间回来,立即吼住他“干什么的?!”那娃极其猥琐的媚笑,然后摸出张皱巴巴的名片送上“你们的XXX约我来谈谈”

会议室落座,汪MM一脸冰冷,扫了一眼那张名片,是个从来都没听说过的小律师事务所,背面还印的有砖头大的字“本所承接。。。等业务,联系电话XXXX8888”跟个卖狗皮膏药的一样。

乱七八糟聊了一通,汪倩心里一直在嘀咕“怎么会有客户向老板推荐这种人?这哥们儿完全就是个混的嘛!”当然她也不好明说出来,因为老板交待了是“暗试”。。。但那娃貌似根本就没读懂汪MM脸上的表情,一直在滔滔不绝,天南海北的胡吹。完了还来一句“汪小姐,能不能留张名片给我?以后说不定会有联系啊嘿嘿!”汪倩不动声色的飞了张名片过去,心头说“联系个屁!你已经被本小姐cancel了,就别再想见BOSS了”

6点半,汪倩下班,娉娉婷婷的下楼,正要往陆家嘴地铁站走,一个白色捷达轰的一声杀到面前。那娃在车里笑“顺路我送你啊!”汪倩怔了一下“你怎么还在?”“我一直在楼下等你啊,嘿嘿,上车吧。。。”

那天晚上两个人一起吃了晚饭,还一起看了场电影。8过你不要以为这是“美丽邂逅”。至少在当时,汪倩根本就没可能看上这个说普通话带点东北口音的捷达男:这娃不是上海拧,长相也一般,华东师范法律系毕业的(师范?!),看样子也没有太多钱,不然不会开个破捷达。。。汪倩虽然不是专业搞法律的,但他是外资所的秘书,对于律师的“三六九等”非常清楚:这娃不过就是个冲上海滩的小律师嘛,有啥好稀奇的?

那她为啥还会和捷达男一起吃饭看电影?这个说起来比较微妙,可能只有女孩子才懂这种心理:汪MM虽然优质,但是优质并不代表你可以真的“横刀向天笑”,还是需要男性朋友的,还是需要有埋单的倾慕者的,尤其是需要这种比较好玩、可以偶尔排遣一下寂寞的“及格男”。。。以汪倩的阅人经历,当然一上车就看出来了这娃起了逮猫心肠,不然谁他妈会在楼下傻等好几个小时?

但是捷达男运气好,正好碰上了汪MM的真空期,呵呵。

地址:http://nuan.org/yuedu/20303.html 转发请保留网址哦~

页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