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继续》第二部第五季<再见理想>全文在线阅读

T国因为很少受到战乱影响,又是佛教国家,所以善于经商的华人在这里一般都发展的很不错,首都M市云集了很多华人富商。我们这次来,就是要和一个华人富豪喝茶。

具体经过不能讲太多,只说说大概。这个华人富豪当时情况很不好,有非常大一笔投资整砸了,如果没有外援,他应该几个月之内就会被别人干沉。后来他娃通过不知什么手段联系上了一个背景复杂的外援,不过这个外援想通过我们北角趁此机会把这个富豪在美国的某“关键产业”给吃掉。富豪一直犹豫是否答应这个条件,于是外援让北角派人去,直接摊牌。

我们到了的第二天就去见了富豪,但是第三天情况突变,那个外援可能迫于M市当地某些势力的压力,他妈突然反水了!虽然富豪最终还是答应了北角的条件,但我和Elsa就碰到了大问题:我们可能无法顺利回到香港,那个外援找人把我们抓到了警察局!

说老实话我当时还是有点慌乱,因为那是我第一次坐到国外警察局里面,而且最重要的北角在这个国家根本没有任何线人,完全是一个陌生的环境,没有任何人可以帮我们,我日咋办?。。。Elsa却出奇的镇定,小声告诉我“如果明天还不放我们,我会要求找中国大使馆”老子一愣“你疯了!”

我拿的护照是老鹰国的,她的护照我都不知道那个“欧云星”是不是假名,她妈怎么能找大使馆?

Elsa看了眼我护照“你去过你们国家吗?”
我笑“没有”
“那担心什么?我有办法让中国使馆的人捞我们”

结果很让人惊奇,第二天早上我们果然就被放了。出来的时候还有中国使馆的车接我们,直接把我们送到了机场。。。
我在2周后回了成都。这半个月老子心头一直在想,翻来覆去的想。。。Elsa应该也有很多秘密,她有很多事情瞒着我的!尤其是后来又回忆起她主动要求做我助理时的那句话“一定要让我跟着你!”,难道她知道我们在T国可能会出事?她是故意来陪我的?。。。我的护照是老鹰国的,中国使馆的人怎么会把我也给捞出来?按照正常程序这个不合理啊!那个“欧云星”到底是谁?(Elsa的中文名字是叫林黎,我见过她驾照的,绝对不会错)

我是一个正常男人,也有七情六欲,也有空虚失落软弱的时候。古链厂的那次事情后,陈原一离开,老子突然发现自己成了光杆司令!连一个信得过的人都没有!

Christy是BOSS,虽然我不想承认、但实际也知道是自欺欺人的一个事实:她在我心目中已经成了女神,我对意中人的很多默认条件都是比着她来的!。。。但我不可能和她有男女之情,倒不是说什么身份地位年龄差别,而是因为感情这个东西很奇怪,对于男人来说,一开始心里没有动过,那就永远也不会再动了。就因为我和她之间这种复杂微妙的关系,所以我不可能100%的对她交心,她也不敢真的100%放手信任我!

Pauline太年轻,如果在office上班,她倒真的可能会成我的“自己人”,说不定最后两个人走到一起也很有可能。但我做事的手法让这个小资白领MM无法接受。这是环境逼迫,我根本没有选择。对于她的离开我其实至少有一半的责任,因为她毕竟是我的助理,我应该要对她负责的。但是我做了什么?什么也没有做!一个才24的女孩子要求她能有我和陈原一样的心理level,确实太难!只能说是很遗憾。。。

至于陈原,那更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不可能强行把他留下来,虽然我们彼此都知道对方是好伙伴,是非常配的战友。。。但是人各有志,古链厂的case已经完全把他打垮了(老子也差不多)。要不是我和Christy之间的特殊关系,说不定我也会和他一起走的。当然,我不能走,我根本无法对Christy开口。她是我的精神偶像。

其他的还能信任谁?只剩下Elsa。但是这次的T国之行让我感觉这个只比我小一岁的女人完全不可捉摸。。。老子突然发现她娃身上的疑点太多了!

怎么办?我不知道。第一次有种四顾茫然的感觉。

2年半的agent生涯,现在走到了最低谷。
不过有件很意外的事情,我在广州见了一次程璐。这是我们大学毕业8年以后的唯一一次见面。没有大家想象中的场面,毕竟我们都是30岁左右的人了,而且她还是5岁孩子的妈妈。

吃饭的时候谈了很多个人的事情,她问起我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结婚。
我只能苦笑“一直在四处跑,没碰到合适的”
她考虑了一下措辞,慢慢说“你要改变自己才行,难道想就这样一辈子下去?”
我轻轻摇头“改变?。。。年轻的时候可以,现在这个年龄,我改不了了”
“为什么改不了?你就是脾气太坏,性格也犟,当然我这么多年没见过你,也不知道你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不过说老实话,我真的有点认不出你来了,你现在的性格和大学时差的太多了!”
我叹口气,没说话

后来我们还谈起方雅,我老实说了“时机没对上,在北京的时候处过一段,时间不长,她后来突然要回上海,没办法就只好分开了”
程璐有点奇怪“那你怎么不跟着去?”
“跟着去?说的那么容易。。。她是返沪子女,回了上海就是要在那边安家了。我怎么跟着去?我那时的钱连在上海按揭买房都不够,哪有资本追到上海去。。。而且说句老实话,其实在北京的时候,对她有些误会,以为她找我就仅仅只是玩玩而已,所以当时不敢投入太深感情,怕输不起。后来03年在上海见了她最后一次,才知道她是非常认真的。但已经晚了,没办法了。。。”

程璐轻轻叹口气“你就是很多时候不懂女人。。。真的,你要改变自己才行!你太男人了,男人的已经不懂感情了!”

我没说话,有很多话已经不可能再对程璐说。她现在和我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还能说什么?

没有哪个男人不懂感情,没有哪个男人不渴望爱情。。。是环境逼迫我成了一个冷血动物,只能如此,别无选择!
回大陆后不久就接手了一个case,上海的某金融类公司,东金集团。这家公司的背景很复杂,国资和民营资本掺杂其中。当时因为背后的政治派系斗争,公司已经被搞得奄奄一息。但它手里有好几张“牌照”,这些牌照是国家因为一些目的而给它的,暂时也不可能收回去。北角这次的任务就是要彻底搞死东金集团,给其他总BOSS的小弟进入国内的这个业务领域铺路。因为小弟们是外资,不可能直接拿到这些牌照,所以不能让东金落到其他人手里成为砝码,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干掉。

我们还没有开始工作,老子突然就在Elsa的办公室收到个电话“想和你见见面!”。这个电话是打到上海卡手机上的,我很奇怪“你谁?”,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后说“刘亦超”

我日。。。他想干什么?

Elsa说“我建议你去,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看她一眼“你难道不知道北角的纪律?”(绝对不能和WT的人有联系)
“我当然知道。。。但你是维姐的代理人,在大陆你有权利做一切事情!”
我压低声音“别忘了Katherine现在也在南福!”
Elsa笑笑“你不说她怎么会知道?”

我点根烟,在沙发上坐下来“如果你说了呢?”
她有点吃惊“我怎么会说?”
我静静的抽烟,没回答。
Elsa走过来坐下,也开始抽烟。过了会儿转头看着我“你怀疑我?”
“欧云星是谁?”
她很镇定“我以前的名字”
“林黎是你现在的名字?”
“嗯,我是单亲家庭”
我看了看她,没说什么。
第二天上午我和刘亦超见了面。地点很奇怪:一家top500外企上海公司的会议室里。他倒是很坦白“没人知道我们会在这里见面”(这家top500是很著名的公司,并且和金融投资完全不沾边)

他说了10来分钟,意思只有一个:东金的这个case我不要动手,让给他。
我问“为什么?”
“没什么复杂的原因,这个case我受的压力比你大得多,我必须要完成。。。你可以提条件,什么条件都可以!”
我摇摇头“不是条件的问题”
他看着我“因为Christina?”
我不置可否“我为北角工作,来见你本身就已经犯规了”

地址:http://nuan.org/yuedu/20303.html 转发请保留网址哦~

页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