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继续》第二部第五季<再见理想>全文在线阅读

好了,让我们开始《再见理想》真正的正文:

广州火车东站,我站在出站口,四处张望。一会儿,一个穿着套装的女孩子走到了我面前,试探着问“你是Dick?”我看了她一眼“嗯!”她笑了笑“我是Pauline ”

上了出租车,我一直没说话,脑子里在想老丁的事。旁边这个英文名字叫Pauline 的女孩子也没说话,我知道她一直在偷偷打量我。她是Christy“发”给我的assistant,一个上财刚毕业没多久的上海女孩子。这MM身材高挑,穿的全是名牌,一身典型的OL打扮。在上车之前,我和她走了一段,仅仅几分钟就看出来了这女孩子一身的行头没5k下不来(完全就是个小方雅)。老子心头在想:他妈Christy是不是有毛病?这种小MM在office当当花瓶还可以,让她跟着我?整毛线啊!。。。当然我绝对不会认为Pauline 是Christy给老子安的眼线,连这点信任都没有的话,那就不是“战斗情谊”了,呵呵。

当时Pauline 心里面肯定也在想:旁边这个一身汗臭T恤衫牛仔裤的伙子就是自己的老板?这哥们儿貌似也不应该是什么常青藤海龟吧?还曾经是Christy的“亲密战友”?有点不靠谱了吧?。。。呵呵,小P孩,知道个鸡巴!老子懒得理这个桑海小女拧,把车窗摇下来,一个人开始点烟抽。

Pauline 有点反应过敏,立即就准备拿手蒙鼻子。我转头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我一直抽烟的”
她有点不好意思,想了想说“我已经习惯了,很多客户的人也抽烟的,我只是觉得。。。在车上抽烟不太好而已”
我根本就没转脸,口气很冷“你是我的assistant,如果你不愿意,我给Christy说让她换一个!”
Pauline立马不说话了。

这些小MM,他妈不先给个下马威就不晓得老子是哪个,你娃以为老子是来度假的?

这其实也是我详细考虑过的东西,甚至也是Christy半夜打电话给我说“很需要你”的原因:我现在要做的,根本就不是一份“工作”,这是一件“事情”。如果用以前在office时那些对待下级同事的办法是绝对不行的!我必须要像一个老大一样,把归我管的人团在一起,我就是大哥,你们都得听老子的,不然就他妈滚回office去吹空调!。。。老丁为什么整到后来全盘乱得一塌糊涂?就是因为他一直都认为这仅仅是一份工作,他和他下面的人,都是给公司打工的,互相之间的关系是平等的。他娃始终没有整醒豁,这是在中国!以他那种“松散”的外企team方式,根本不可能整的起走。你必须要认识到你是在和谁打交道,在对方的眼里,海归老丁和他下面的这一摊子名校毕业的帅哥靓女都他妈算个屁!

老丁为Christy工作了一年,具体的开始时间应该就是我和Christy南下广州的半年后。当初Christy同意拉老丁一把,有两个原因:1。老丁还在华尔街的时候就认识她,有一份旧交情在那里 2。Christy认为基础已经打好,可以开始实质性的工作了,老丁的背景和经历比较适合。。。当然Christy很清楚老丁的性格是一个大问题,但当时没有其他太好的选择,时机也不能再等待,于是就决定用老丁。美国那边的人---在后面的文字中我们都简称为HQ吧(headquarter)这样要简洁一点---在纽约调查了老丁以前的工作经历后,认可了Christy的这个选择。

但是事情远远没有设想的那么顺利。老丁很快在大陆组织起了一个team,里面的人全是他通过猎头公司(他妈这种事情也能找猎头?)四处挖来的人。Christy给他的费用权限非常大,所以他娃都是通过高薪水把人组织起来的。当然还有北角公司名片上的头一行字“沟满桑科斯(亚洲)全资附属”,这个名头很能骗到点想混进大牌外资投行的人。当然客观点讲,这些人本身的素质确实也很高(一半人以前都是外资商业银行的),而且在原来公司都是骨干。但这些人根本不适合做北角的事情。。。我们在前面就说过,一个行内朋友戏称华尔街的分工里面“PE(私募股权投资)是打手”,如果这个说法成立的话,那北角这种公司就是打手后面的打手!这些事情不是一般人能够玩的。

在一年的时间里,Christy把最初的两个case扔给老丁,老丁竟然全部搞砸了。不仅仅是失败,而且还犯了一些可能会对北角以后的业务产生严重危害的错误。Christy因为要频繁回美国和HQ协调,而且在这边还要维持一些特殊的route,同时还要发展新的route,所以她不可能来做具体的事情,也不可能频繁在大陆露面(一般都在香港)。等到她发现老丁在大陆乱得一塌糊涂的时候,已经无可挽回了。。。幸好她动作快,立即就让老丁滚蛋,然后把team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让一个叫邓蒙的娃负责,去上海注册了家投资公司呆着,这伙人都是银行和券商出身的,属于“传统技术派”,Christy认为可以把他们作为幌子;另外一部分,就是剩下来的所有人,在广州原地待命,等人去接手。谁去接手?我!

应该有朋友想问:你娃根本不懂投资,你怎么去接手啊?我只能说:Christy让我去做的事情并不需要懂太多投资方面的东西,纯粹技术型的活路有邓蒙他们去做。。。另外北角公司在大陆的人并不是就只有这两部分,还有至少5、6个所谓的“后台人员”在上海和深圳的办事处。这些人就都是些office MM了,成天打扮得花枝招展拿着香港北角给他们的高工资在办公室聊MSN。当然,这些MM按Christy的话来说就是“只值5蚊钱!”
我坐在出租车上一直没怎么说话。转念一想,Pauline既然已经来了,而且已经明确是跟我的了,还是。。。不要对她太凶,不然关系处坏了也不舒服,于是就换幅笑脸“你是哪的人?”
她面色有点冷“上海!”
我笑笑“上海不错啊,很大,呵呵”
她有点奇怪的看看我,没说话。
我接着说“我是成都人,成都小地方,不能和你们上海比,我又刚下火车,穿的很脏,味道很难闻吧嘿嘿?”
Pauline终于笑了笑“我知道你是成都人”
“你还知道什么?”
她恢复了矜持状“没有啊,其他的我不知道了”

隔了会儿我又问“你来广州多久了?”
她不动声色“昨天才来的”
我很奇怪“昨天?”
“是啊,我昨天从香港过来的”

老子一下明白了,怪不得这个女孩子有点傲气,原来她根本不是以前老丁team里面的人,也不是北角在大陆的那几个后台人员。从成都走之前Christy给我说的“安排了一个女孩子给你做assistant,她以前在上海XX银行里做”,原来这个Pauline是Christy专门去找的人?我想了想,问Pauline“你从上海直接去的香港?”她点点头“在香港那边公司里呆了1个月,后来Christy让我来给你做助理的”

呵呵,原来是在香港北角呆过,怪不得要拿一下架子。。。不过我转念一想就懂了:Christy绝对不会随便找个小女孩子来给我跟班,她这样安排肯定是用意的。总之,我现在不能把Pauline当成普通小MM,要把她看成我的内伙子才行。我对她笑了笑“以后和你一起坐车,我不会抽烟了”

在酒店住下后,我看看表,离晚饭时间还有2个小时,就和Pauline去楼下大堂的咖啡厅坐了会儿。她毕竟大学毕业才一年多,其实也不是很傲气的,所以我很和气的天南海北和她乱吹一通,话一多了当然距离就近了,2小时下来就比较熟悉了。这样很好,至少她不再冷脸,说话也带着笑意。。。如果在以前,可能我直接会把Pauline扔掉,管你什么优质不优质,不合老子的胃口就别想在我面前打转。但是现在不一样,我要考虑到我的身份,也要考虑到Pauline是每天都会和我呆在一起的assistant,因为现在从事的事情有一定程度的风险,所以老子绝对不能接受自己身边的人“不喜欢我”。

晚饭是Pauline安排的,这是一次和老丁原来team剩在广州的人的“见面会”。这次饭局其实很微妙:我目前真正的“自己人”只有Pauline(暂且算吧);而他们是一个彼此相当熟悉的team,在半个月前被老板干掉了leader,然后分了一部分人到上海去,剩下来的这7、8个男女面对新派来的leader,会有什么想法呢?。。。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明白我和Christy的关系,这个问题如果拿捏不准,她妈可能会坏事!我想了想,问Pauline“你知道我和Christy是什么关系吗?”她一点也不惊讶“我知道你们关系不一般”我问“为什么?”“昨天我来广州之前,Christy告诉我:如果同一件事情,她只相信你说的话,不会相信我说的”我点点头,那看来老丁原来team的人或多或少还是了解一点的,于是决定少说多看,观察这些娃的反应。

但就算我先有了心理准备,在饭局上还是被那伙人吓了一跳:这些老几乍一看还都很“外企白领”,说话很有素质,也都注意用词。但是一开始喝酒就他妈原形毕露,一个二个开始狂拍我的马屁,用的词肉麻到让老子想起刚进普华时和Ann去打单,恍然在座的都是本系统那种国营单位的混混。Pauline也对那些人的表现有点吃惊,她也是第一次见到北角在大陆的人,估计她心头和我有同样一个疑问:他妈老丁到哪去找的这些杂种?这些人做事情不玩载才是他妈见了鬼!

饭局进行到一半,有个临时有事没来得及来的娃赶了过来,一进来就和我握手“老大以后多关照,我们这帮子兄弟姐妹以后全靠你了!”我笑了笑“迟到要罚酒三杯哦!”他坐下,大声说“我操!不就三杯酒吗,来来来满上!”Pauline皱了皱眉头,没说什么。那娃端起杯子就咣当咣当三杯下肚,然后坐下抹抹嘴,趁人不注意转过头来小声对Pauline说“徐小姐,初次见面不好意思啊,我说脏话了,嘿嘿,我敬你一杯赔罪!”然后仰起脖子又是一杯。Pauline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笑笑“你真能喝啊!”那娃也笑“我是东北人!”

我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他咬字很准的说“陈原,太原的原!。。。老大,我知道你和维姐的关系,大家以后都是一条船上的人,多关照!”我有点奇怪“维姐是谁?”陈原笑笑“我们给老板取的外号”说完又有点不好意思“嘿嘿,其实是我取的”

我愣了好一下,Christy竟然还被取了外号!这个确实有点他妈不靠谱。。。

晚上回酒店后,我在房间里点根烟抽了一会儿,然后给Christy打电话“见了他们了”
“有什么打算?”
我把烟头慢慢揉在烟灰缸里“把所有人都开掉!只留下陈原”
Christy有点吃惊“都开掉?。。。陈原当然还不错,他是唯一一个我选的人。但是其他人你一个也不留?”
我笑了笑“我和陈原都是你选的,所以我只留下陈原!”
她顿了一下“好吧,明天我让Pauline去办”

在晚上饭局的时候我其实并不知道陈原是Christy选的人,甚至还不知道他是律师,那为什么要只留他一个?陈原在饭局的表现完全可以说明问题:1。胆子大,性格豪爽(喝酒)2。心思细密,观察能力强(给Pauline道歉) 3。在面对问题时不会退缩,本能的从正面应付,这个很重要!(Christy的那个“维姐”外号)4。说话的口气和措辞完全能看出绝对不是初哥,是很有点社会经验的人。
第二天,Pauline留在广州给那帮子衰人发“遣散费”,我一个人坐大巴去了深圳。到了深圳后又打车,去了南山的一个酒店,住下,等待。

晚上人来了,是Christy在香港的助理,一个女孩子。我伸出手“你好Sandy”,她和我握手“明天我们去香港”。吃过晚饭后回到房间,Sandy打开随身带的包,把几样东西给了我:一本XX办发的红色的“官方”港澳通行证,一本绿色的某中美洲国家护照,上面一只老鹰叼着根蛇,还有两张手机卡,一张广州的一张香港的。。。我翻了翻通行证,问“我自己的能不能和这个混用?”Sandy看着我说“绝对不可以!通行证在香港用,护照在大陆用,以后你自己的证件不能再带在身上!”

这是一个必要的保护措施。保护谁?不是保护我,是保护北角。

以前老丁在工作时就用的自己的证件,一切都是他自己的真实身份,最后整烂了就留下一些极其让人头疼的麻烦。Christy认为这是一个很严重的失误,所以绝对不会再让我这样做。那两本证件也不是假的,都是真东西。通行证是Christy的一个北京的route(后面再说)给办到的,是“官方人士”用的,不同于个人用的蓝色本;护照是美国HQ那边整的(那个老鹰国家是美国的忠实盟友),上面贴的是外交签证,这个身份在大陆做一些事情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当然,两本证件上面的名字都不是白傻,是张先生,“我姓张”。。。(比较幽默的是,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老鹰国家大使馆的具体位置到底在北京东三环的哪里,很他妈喜剧)

第二天一早,我和Sandy出发。在酒店大堂里碰头时她有点奇怪的看了看我“你没带套装?”我一愣“我很少穿的。。。”然后就打车路过西武时,停下,冲进去整了个BOSS的全套。当时我根本不知道这个牌子是名牌(大家原谅我是土人^_^),看看西武的装潢档次,心头想毛了最多5K嘛。北角公司现在的office在香港2IFC(国际金融中心2期),香港的这种高档写字楼里面可不像大陆一样偶尔会出现些T恤牛仔裤的“IT人士”,那边的人他妈全都穿的跟卖布的一样。老子可不能给Christy丢脸,5K就5K嘛,横了,立马全套换上,小妹儿算账!。。。结果瓜了,我日总共22000!

好在Sandy抢先一步帮我刷了卡“我有公司经费的,当我送你一个见面礼吧!”我笑笑“请你吃饭!”

从香港回来后我又在西武的这家店买了套西装,选了个最便宜的,15K。这两整套西装皮鞋衬衫领带“工作服”后来两年多我都一直放在广州,从来没在成都穿过。因为那是我的老窝,穿的太打眼了不是个好选择。我绝对不会让成都的亲戚朋友知道我在干什么,他们是用来“生活”的,我的“工作”是另外回事。

过关的时候又碰到点小麻烦。我在2002年冬天和Christy去过一次香港,还去她家住过(很遗憾没亲眼见到她养父,当时已经去世了,这个很传奇的老人是我们四川家乡人,在重庆璧山参军的时候还不满15岁,娃娃兵,参加过缅甸远征军,抗日志士,致敬怀念!)。那次去香港我用的是自己的通行证,和Christy一起从罗湖出的关,所以我以为这次过关应该就是和上次差不多的步骤,结果他妈整岔了。。。我和Sandy没有走罗湖,具体哪里不说了,原因是我的那个通行证最好不要去罗湖(因为那里全是普通老百姓,拿红本通行证的人几乎没人会从那过)。

出大陆关的时候很顺利,边检MM有点像交警在街上碰到O牌小号的表情,看都没怎么看就盖章放行,呵呵。 但是走出来我就有点傻了,这里他妈怎么和罗湖根本不一样?去香港关还得要坐巴士?我日。。。Sandy给我说的是“出了关在XX拐角等”(她不是大陆居民,走的通道和我不一样),结果我理解错了她的意思,立即上了巴士往香港关那边去了。这边过关的时候就有点麻烦,阿sir反复翻我的通行证。估计倒不是怀疑我“是不是”张先生,而是这个小P孩应该是新手,可能从来没见过红本的。后来他跑去问了问旁边的一个同事,回来就立即盖章,然后站起来双手把通行证还给我。呵呵,看来“O牌”确实管用!当然老子全身22000的行头应该还是起了作用:你不可能穿的像个民工然后又拿出个红本通行证,他妈就算小学生都会怀疑你娃有问题。

出了关我就站在那等,等了半天有点急了,掏出手机把香港卡换上给Sandy拨过去。我日她竟然一直在大陆关那边等!原来她找了个朋友开车来接我们,这个关口不像罗湖一样是两边连在一起的,她那个朋友有XX牌,可以直接把车开到大陆关外面来接人,然后回来过香港关就不用再排队了。Sandy本来是想图个方便,结果老子一个人冲过来了。。。1个小时后我们终于碰上头,在车上Sandy很不好意思“真的抱歉啦,我没给你说清楚,你刚来就碰上这种麻烦事,千万不要介意啊!”

我知道在香港很兴这种“彩头”“霉头”,心里面不禁暗暗说:这次的选择真的是对的吗?自己会不会后悔?。。。当然不会,我的性格做事从来不会后悔!
那次我在香港呆了2个月。主要事情有两件:一是和Christy交谈了很多东西,确认了一些事情,这部分不能写(因为谈话内容),大家理解那个意思就行了;另外一件事情就是“熟悉了一下环境”,这个纯粹是事务性的,也没有什么好聊的。

让我们摆点轻松的,一些段子之类的玩意儿:

北角的人并不多,办公间面积也不大,我去后没有现成的单间了,Christy就临时找了个小拐角处的房间给我用。这房间原来是个独立的储藏室,所以里面没有烟雾探测头,而且还有扇窗户可以打开看到外面的一个小平台。Sandy有烟瘾(香港女白领抽烟的比男的还多),她娃懒得每次都坐几十层电梯跑下楼去抽,发现我这里是个“好地方”后就经常摸进来抽烟。我想想也不错,她是Christy的助理,愿意亲近我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坏事。。。有次我们两个正在边抽烟边天南海北的胡吹,门一下子打开,我和Sandy立即把烟头朝一个当烟灰缸的纸杯里扔,手忙脚乱。一个长相很面善的女人探了个脑壳进来,闻到烟味立即皱眉“好鬼呛人。。。请问XXX在边个位置啊唔该?”

Sandy愣了一下“你系?”那女人好像没听见,仍然问“XXX在边个位置啊?”Sandy只好起身,带她出去找那个XXX。。。过了会儿,我听见外面好像很多人在闹,走出去一看,几个MM围着刚才那个女人,还有个娃拿手机使劲在拍。我有点奇怪,问旁边一个娃“在干嘛?”那娃笑笑“周海媚啦!”我仔细一看,我日,真的是周海媚也!《大亨恩仇》里方景昌(万梓良)的妹妹,那个清纯可人的女孩子,那时候我才上初中啊。。。我日我日,老子当时真的有点激动!周海媚年龄都可以算周阿姨了,保养的真他妈好!

但是这件事情被Christy知道了。傍晚下班的时候Sandy被狠骂了一顿“无关紧要的人让她进办公间做什么?找人?Jessica不在前台吗,为什么不拦住她!?”当时我也在Christy的办公室里,对她的反应有点吃惊,没必要发这么大的火吧?她隔了会儿突然用英语对我说了句“Cheap girl!”。。。我出来后对Sandy说“她说的是周海媚”Sandy点头“老板一贯很烦记者,也看不起娱乐圈的人”。

地址:http://nuan.org/yuedu/20303.html 转发请保留网址哦~

页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