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继续》第二部第五季<再见理想>全文在线阅读

邓蒙脸很红,有点尴尬,点头“我知道了”

其实Christy已经知道邓蒙和一个北角上海办事处的漂亮MM上过床,2个月前就把那个骚货调到深圳办去了。正是用人之机,所以Christy容忍了他娃一次。。。这事是Sandy私下告诉我的,老子必须要给邓蒙提个醒,不然狗日又乱来就会平白无故给老子添麻烦。
一周以后,邓蒙把南福公司搬到了浦东,开始通过以前的一些同事关系悄悄寻找合适的会计。至于那些一般的秘书助理之类的小MM,我没有管他怎么去找了。鸡巴长在他自己身上,他娃如果非要找些漂亮MM来玩“办公室游戏”,我也没办法,不可能天天去看着他。

南福刚搬到浦东不久,我这个“顾问”的屁股还没坐热,Christy的电话就过来了。对我来说是这是第一个case。其实不是新东西,是以前老丁整烂了的一个事情,我现在必须要去重新捡起来。。。开始真正的“agent”生涯了。

(以后的文字,我们不可能说出太具体的时间和地点了,因为大家都知道的原因)

江苏长江边上的A市,有一家比较大的特种机械生产厂,我们叫它江机厂吧。这家厂在八九十年代一直艰难度日,好几千人的国营厂每年利润只有100多W,反复游走在亏损边缘。。。之所以每年还有点微不足道的利润,是因为一个搞技术的副厂长老高的忘我投入。他就是这家厂的职工子弟,中专毕业回厂参加工作后,刻苦钻研,勤勤恳恳,30多岁就当上副厂长。到了96年,老厂长退休,市里面把正当壮年的老高提成正厂长,希望他娃能力挽狂澜于不倒。

老高感谢D妈妈的栽培,玩命一样扑到了工作上。仅仅2年江机厂就起来了,又正巧碰上国家政策,大力发展这个行业,于是江机厂在沉寂了几十年后发出了第二春:订单开始源源不断,利润数字论季度翻番,盛传厂里的普通工人可以“拿上2k多”。。。

当然日子一好起来就有人眼红。2002年,老高突然被市委组织部叫去谈话,让他接替一个娃当市工业局副局长。老高足足傻了10分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不是普通的“卸磨杀驴”那么简单,因为从个人仕途来讲,这个安排也还勉强算是不错的;但是从江机厂未来的发展空间看,老高他妈亏大了!而且他也舍不下,自己一出生就在这个厂里,倾注了太多的感情太多的心血。。。

在工业局坐了2个月办公室后老高才弄清楚原委:市里有大员看中了江机厂的未来,于是想派“自己人”来把这个潜力无限的香饽饽给占了。以后什么省上“100强”、行业“10强”这些东西都还不算,最关键的是有上市的可能!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所有这一串“关系人物”一定会落袋不少,嘿嘿。。。老高气的吐血,但是他毫无办法。因为他没有背景,只是一个搞技术出身的边缘人物。

不过看上江机厂的可不止一个人,嗅觉灵敏的“资本中介”立即就发现了这家长江边的工厂。这里我们有必要缩缩这些人:国内从90年初期开始就一直存在这种公司或者个人形式的中介,他们做的完全是地下生意,主要客户就是境外的投资公司、产业资本、大小财团等等,其中以欧美的居多(香港人比较“熟悉”内地一点)。他们的赚钱路子就是通过各种各样的关系网四处发现和发掘一些投资机会,然后把信息卖给外面的公司。因为境外公司对半封闭的中国大陆市场根本不了解,也没可能通过官方渠道获得这些信息,国内的被投资者普遍主动意识也不强,于是就产生了这样一个“中介市场”。

可能很多做IT的兄弟姐妹听说过VC(风险投资)。但是VC一般都只做自己熟悉的行业,而且玩的也很小,属于捞一票就跑的行当。他们一般不会通过上面提到的中介来找生意,基本上都是利用公开的信息交流场合来发现投资机会,因为这些机会很多就是一个小团队、一家小公司而已,不需要那么很high level的手段就能发现和接触。。。我们打个形象点的比方,VC玩的有点像在菜市场买肉,一溜肉摊,随便选,爱买哪家都行;但如果是像前两年房地产开发商那样买土地的话(出让,非公开拍卖),VC就玩不转了,也没有那个能量来玩,如果没有政府关系、没有背后的重量级金主支持,你娃根本不可能拿得到地!。。。而PE和产业资本,他们玩的就是这个,他们需要巨大的长期投资收益,不会像VC那样小打小闹买猪肉,他们直接买菜市场!

资本中介卖的就是这种“菜市场”的信息。能做这个的,普遍都和政府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一般根本不会和VC接触,一个是VC很难拿出那么多钱,二个是VC的level太低了,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根本承担不起后果(讲具体点,衡量level低不低,有个原则:到了实在迫不得已的时候,至少投资方的驻华使馆相关人员要能出面说说话)

这次江机厂的这个机会,最早是被上海一个中介发现的,然后不知道怎么七弯八道拐到了Christy的老东家卡莱那里。当时卡莱香港的人正要动手,突然接到美国总部的命令:Stop!然后香港北角就收到了美国HQ那边过来的消息:江机厂!。。。至于美国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相信只有Christy才清楚为什么江机厂的这个case要由北角来做。卡莱2年后就在中国爆了条大新闻出来:X工事件,直接导致所有在中国的外资PE全部陷于被动。X工在江苏北部,是和江机厂勉强算同行业的上市公司,已经是集团化经营,规模比苏南的江机厂要大的多。卡莱的前军火贩子身份,不知道和他们想要吃掉X工有没有关系;也不知道和2年前没对江机厂动手这件事有什么关联。总之这个X工事件一度闹得沸沸扬扬,时间拖了很久,到现在都还没有最终结果。

老丁当时和江机厂接触的时候,犯了一个致命错误:他娃占错了队,过分相信老高能帮上的忙。老高从江机厂调走后,新任厂长老钱是上面的人,这娃本来就和直接上级老高在明争暗斗,所以整到后来就不愿再给老丁机会。虽然江机厂当时非常需要资金来扩大规模,不然就可能被竞争对手给干掉;虽然老丁也确实花了很大成本在老钱这一边,但最终结果仍然是失败。

邓蒙一直代表南福公司和老钱保持着联系。这是老钱聪明的地方,他娃还是不愿意把退路完全斩死。这里先说一下老钱这边的打算:他们最早的计划是把老高赶走,然后花个几年时间准备,让江机厂上市,这样上面的BOSS有政绩,老钱自己也可以捞到不少油水。但是这个计划有个先天性的缺点:大家都他妈穷疯了,能不能沉住气熬到上市那一天,连老钱自己心头都没底!A市的经济发展在苏南并不算好,江机厂的股权结构又不是100%的国有(8几年的时候合并了一些集体厂,另外还有历次“改制”整出来的各种各样的职工股、内部股、A市其它几家单位持有的法人股,极其复杂),以前喝稀饭的时候大家都还能相安无事,日子一好起来就他妈为了利益闹的不可开交。。。整到最后老钱也只好给他的背景说“算了,别打上市的主意了,江机要是能在我退休之前上的了市,他妈老子把名字倒过来写!”背景考虑了半天,只好同意老钱的第二套方案:捞,黑起屁儿捞!先揣到口袋里再说!

老钱有背景支持,当然那捞起来就不是小打小闹,江机厂的资金慢慢被淘空。当然外人看不出来,还是形势一片大好的样子。他娃的如意算盘是:捞够了,最后把江机厂一卖脱手!邓蒙对老钱的这个算盘一清二楚。南福公司需要的就是这种目标:质地好,但缺钱。

当然不是随便哪家公司南福都会跑去买,南福本身没有选择目标的权利,都是香港北角决定。至于如何决定,依据什么标准决定,这个就不详细说了。只能说一句话:香港北角财务公司不是普通PE那么简单,Christy负责的这个美国总BOSS直辖的基金是“打手背后的打手”,从事的业务很多时候并非“以经济利益为第一目的”。
邓蒙已经跑去常驻A市,另外还捎了几个他以前的同事去做财务助手。陈原留在上海南福公司,没日没夜的分析邓蒙传回来的几尺厚的江机厂股权资料。我和Pauline分开了,我让她悄悄去了一趟北京,见一个人。我准备先回成都呆两天,走之前还去了趟北角上海办。

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北角内地办事处的人。他们的工作虽然是给我们“提供支持”,但是这些MM都是香港北角直接招的,以前老丁管不到他们,现在我也管不到他们。他们其实只和邓蒙比较熟悉。但这些骚货都他妈是些混饭的,老子必须要去吼两声才行!

北角上海办在人民广场附近的一个高档写字楼上,地方不大,装修豪华,但是没有前台,一个大屏风把门口堵了90%。我是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去的,一走进去就差点被晃花了眼:里面站着、坐着10几个高个子美女,很多个子比我都高,穿的全跟模特一样。。。我愣了一下,问一个站在旁边的MM“Elsa在不在?”她很冷漠的看我一眼,没理我。老子喊一声“Elsa!”,过了会儿小会议室的门打开,一个女人冲出来“张先生不好意思啦。。。”

进了她的办公室(她们还有独立办公室?日!),我问她“你和Susan在干什么?外面那些女孩子是干啥的?”
Elsa挤挤眼“漂亮不?嘿嘿。。。他们是参加XX模特大赛的,借我们办公室用”
“借?借办公室?!”
“是啊,她们公司老板是我朋友,所以借一下办公室嘛,没什么的。。。”
我直直的看着她,1分钟后才开口“如果被香港那边知道了怎么办?”
“知道也没关系啊,办事处是做后台工作的,和业务没关系,香港那边不会怎么样的”
老子简直不晓得该说啥子了。

上海办只有两个人,Elsa和Susan,在这之前Elsa和我通过几次电话,她和Sandy比较熟悉,是这边负责的。隔了一会儿另外一个女孩子Susan也进来了,媚笑“张先生,今晚一起吃饭吧?初次见面噢!”

我起身“不吃了,晚上有事。。。今天我来就是告诉你们一声:以后别给老子添麻烦!”然后转身走球。

见你妈的大头鬼,老子终于明白邓蒙为啥要冒着被Christy“杀掉”的风险也要乱来了,这些MM勾男人都是狠角色,狗日的!
回到成都后,等了两天,Pauline的电话来了“见到人了”
我压住内心的激动“她怎么说的?”
“热门人选,和XXX走的很近!”

最开始在香港呆的那两个月,Christy给我交代的很多东西,其中有一条很特别:关于北京一个route人物的。这个人是北角在大陆的“幕后关系”之一,而且也是被美国那边HQ“争取”到手的一个重量级人物。Christy不可能把全部的route和北角的整个资源都告诉我,但是这个人却必须要告诉我(而且这个人肯定也知道我的名字),因为在某些特殊的紧急情况下,他能够保证我们在大陆不出问题。

我不敢说我自己不相信Christy,不过将在外那啥可以不受,所以打算偷偷去了解一些东西。。。于是让Pauline去北京找我以前在普华的大姐Ann,用比较隐讳的说辞,打听一下这个route人物到底是何种能量。我现在的身份当然是不方便自己去见Ann的,一切都要小心为妙。Ann还在PwC的时候就傍了个“太阳旁边”的老头,那老头好像是已经丧妻很多年还是咋回事。在我们都离开PwC以后我只见过她一次,是在广州,她请和我Tom吃饭。

Ann现在不一定还和那个老头在一起,我也不敢确定她100%愿意帮我,毕竟已经好几年没有见过面,以后也不一定会有联系。因为她和Christy不一样,我和她之间是纯粹的朋友关系,人情世故嘛,社会上这些东西很现实的。。。好在Ann仍然还记得我这个当初她在普华唯一的朋友,也是唯一真心“看得起”她的人,所以和Pauline见了面之后还是答应帮忙,2天后给Pauline回了话:那个route人物是热门人选,很快就要到频繁上CCTV的地步。

我心头有谱了,开始慢慢考虑一些细节性的东西。

一周后回到上海,见到Pauline,嘱咐她这件事情除了陈原外不可以对任何人讲。Pauline点头“我知道的,你放心”,然后突然拿出一个信封“周大姐(Ann的中文名)还让我带封信给你,一定要交到你手上”。我把那封薄薄的信拆开,上面只用签字笔写了一句话“我并不知道你现在跟着她在做什么,但她不是简单人物,一切小心为妙,随时想好退路,祝平安!”

信里的“她”是指Christy。我沉默了几分钟,没说什么,在办公室里用打火机把信烧掉了。

我早就没有退路,也不可能再去想退路。20多岁这漂泊的青春岁月,曾经碰到过2个机会,我放弃了Ann的那个,最后选择了Christy。当初不愿意去跟着Ann,心底里面还是埋了些看法的:我可以把她当成很好的朋友,但是仅仅止于朋友的私人关系,我实在没办法说服自己去认同她的价值观、追随她的“事业”。毕竟Ann的很多做法是难以被知识分子家庭出身的我所接受的,我不能想象如果以前普华的同事知道我在跟着她做事,会有如何的反应?在他们(甚至包括我和Ann共同的朋友老杨)心目中,Ann就是一个北京权利场上能量很大的“混混女人”,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可以出卖一切。。。Ann和Christy最明显的一个不同,就是(打个比方)如果我和她手下的年轻MM乱搞,Ann可以一笑置之,甚至感觉到位了她自己都可以和我“爽一把”;但是Christy就绝对不会容忍这种事情!之所以她能毫无顾忌的在广州和我住在一起,之所以能让自己的女助理在香港照顾我的生活,只所以会派个优质女孩子给我做跟班,就是因为她相信我的人品,相信我的价值观绝对不会出问题!

对于Ann,我只能把她当朋友;但是对于Christy,我是发自内心的尊敬。这两种感情是完全不同的。

地址:http://nuan.org/yuedu/20303.html 转发请保留网址哦~

页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