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说,我总想写点美好的结局

“意境”这两个字,现在已经不是种时髦的名词了,现在大家讲究的是趣味,是刺激,是一些令人肉体官能兴奋的事。

意境却是完全属于心灵的。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一种意境,“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是另一种意境,“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又是另一种意境。

这些意境表现的方法虽不同,却都是消极的、悲伤的,对人生的看法,都有种无可奈何的想法,一想“灯火阑珊处”的惆怅。

这正是中国自古以来的文人最善于表达的,也正是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所推崇的。可是人生中无疑还有很多种更高的意境,作为一个现代人,都绝对应该要去尝试领略。

“成功的滋味至少总比失败好。”这也是一种意境。

一个人成功后虽难免会觉得空虚寂寞,可是人们也绝不该去歌颂失败。关羽、岳飞、文天祥,这些失败的英雄虽令人崇敬,可是大家也不该忘记韩信、李靖、卫青和郭子仪;至少后者的功绩绝不比前者少。

人生是什么?

“不如意事常八九”。

人生中的确有很多不如意的事——明明已达到成功边缘的挫败,多年的幸福只因为一点小事而离散的婚姻,长久的奋斗只因为一点疏忽而造成的消沉。

这些事都常常会令人恨不得一头撞死,因为这些事都是无可奈何的。

“无可奈何”,岂非就正是人生中最悲伤中的悲伤。

就算你有八百匹五花马,七千件千金裘,都拿去换了美酒,这种无可奈何的悲伤,还是无法消得去的。

可是人生中无疑还是有很多值得珍惜的事;朋友间的一夕长谈;内心深处的一点点共鸣;风尘中偶然逢得的知己;在“世人皆欲杀”的情况中,偶然有一两个人能“吾意独怜才”。

这些都是能使人从内心深处感觉到温暖的事,只要有一点点这种温暖的回忆,已足以令人度过老年寂寞的冬天。

所以我常常奇怪,人们为什么不去修桥,反去筑墙?

宝剑有双锋。

人生中有很多事都一样。

刺猬只有刺,没有皮毛,在寒冷时只有互相依偎取暖,也经常会刺痛对方。

“我们靠在一起,虽然不冷了,可是却会刺痛;不靠在一起,虽然不痛,却会冷。”这是一种说法。

“我们靠在一起,虽然有点痛,却不冷了;不靠在一起,虽然有点冷,却不痛了。”这又是另外一种说法。

人也像刺猬一样,有的悲观,有的乐观,有的只想到痛苦的一面,却忘了人生中毕竟还有快乐。

我看电影,总喜欢有快乐的结局;我看小说,总喜欢有欢乐的结束。

我自己写也一样。

我总觉得,人生中不如意、不快乐的事已够多,已不需要我们再去增加。

喜剧所表达的,也许永远不如悲剧那么深刻;欢乐的意境,也许永远没有悲伤那么高远。

可是我宁愿让别人觉得我俗一点,我也宁可去歌颂欢乐,不愿去描述悲伤。

不管怎么样,阳光普照的大地,总比“灯火阑珊处”好。

十一月九日 灯下空樽前

刊载于1974年12月1日香港《大成》第十三期

地址:http://nuan.org/yuedu/21228.html 转发请保留网址哦~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