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恨透了你的笨拙

刚刚在qq上妈妈给我留言,起因是昨天我在朋友圈发了个给大家写印象的状态,末了把印象都写在了状态底下。她的原话是这么说的“我在你的微信里看到了你给小学同学康溪、胡波和中学同学廖晓菡、李潇、温朝阳、王子豪的评论。其他几位我都不认识,是你上大学后新交的朋友吧。”

她一本正经的语气逗得我发笑,典型妈妈似的说话口吻。我随随便便敷衍着:“恩 是啊。不过没有王子豪和李潇。”她仍不依不饶 “儿子是谁啊”我答了。她又问“男神是谁”,我心中笑她傻 说是一个女的。她又接连问了好几个人,我终于被问烦了,冷冷抛下一句:“不认识算了”。于是她灰溜溜的来了句:“好吧 今天学累了,早点儿休息。”就灰了头像。我心知是她看到了我抱怨今天学得很累的状态,想回复给她点什么,又说不出来,就没再回。却有什么东西卡在了嗓子眼 涩涩的,让我不得不停下来,顶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通红的双眼敲下这几行字。

我真是恨透了你的笨拙

对她我的耐心真的少得可怜。或许是因为她的口吻总是那么可笑。怎么描述呢,执着的、太过认真的、人民教师劝教似的,我看了就心烦。但其实我又不忍心回想,她仔仔细细把那些她通过猜测推敲出来的人按照小学同学、中学同学分好,又那么努力的把每个字都打对,这样的笨拙是她在跨越着我们之间不论是地理还是年龄上鸿沟的而作出的一点点努力。她在用这么笨拙的方式告诉我,你看,你的事情我都记得那么清楚。她在用这么笨拙的方式了解我不想与她分享的生活。

于是,又那么突兀的想起来她几天前的另一次留言。我把个性签名改成了“你看不到我摸不到我听不到我” 其实本意只是想低调做人。而她误解了我的意思 在qq上说“可我一直都在牵挂你,每天都在关注你的微信。快乐着你的快乐,悲伤着你的悲伤。”我多想告诉她我已经十八了成人了可她的语气却那么琼瑶那么像个倔强的小孩子,这样的肉麻让我尴尬。可是话说出口前我才发现自己眼泪湿了一脸。

她会时不时的说着“今天你的课很多 是不是学累了 要早点休息”这样的话。甚至给我写首肉麻的小诗,多以改些古诗为主。什么“李家有女初长成”“为伊何惧蜀道难。”这些诗我看的很不好意思 我又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可是仔细想想,无论多么平凡的我,在妈妈她眼里,却是那么一块宝。那么美好的一个十八岁的姑娘,想想就心酸。很多时候我回的慢,她就会像自言自语一样的说着好多话,说着她的生活,她看到的关于香港的见闻,也不在意我有没有回复,或者回复的有多么简略。其实我没有给她发过课表,可她会默默看到朋友圈然后把它们记住。我很难想象她是如何一天天,没有音讯的对着电脑,对着我的课表,想象我的生活。

我是不是太残忍了。留给她的时间那么少。可是我好像没法面对她 面对她的时候她那么笨拙又那么啰嗦 让我不知道说什么 尴尬的卡在那里。其实她不那么费力的参与我的生活,我也是爱她的啊,她明明也伤害过我那么多回我也还是最爱她的啊。可是同样肉麻的话我怎么说的出口。

我们是不是都有过那样的感觉,因为男朋友没有记住自己的课表或者安排而恼怒,或者在一段感情里等一个人的消息等的心焦,又或者费力的去迎合别人对自己充满了怀疑胆怯与不确定。我想起几年前四娘热卖的《悲伤逆流成河》易遥多渴望齐铭手机里的备注是“遥遥”,而她不知道的是那个她口口声声叫着妓女的妈,在她不知道的角落早就给了她这样温暖的称呼。其实都是一样的啊,在我们索求那样的温暖的时候,忘记了早就有个人手捧着没人要的爱站在我们后面。我们要的她早就给我们了。

妈,你不知道我有多恨你这样的笨拙,笨拙的说话,笨拙的关心着我,笨拙的觉得我是全世界最好的姑娘。我恨到心都疼了,因为那里满满都是爱。(文/贝迪)

地址:http://nuan.org/yuedu/3716.html 转发请保留网址哦~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