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爱你,是我孤单的心事

2014.04.12 -

我想你以后一定会有似锦前途,而我,只希望你在想起我时,嘴角能有一抹笑,我便心满意足。如若有生之年我们还会再相遇,那我希望彼时我们都是独自一人。那样,不管那时我们有多老,头发有多花白,牙齿掉了多少颗,我都会有勇气轻轻牵起你的手。

1136705400c52a6a8fl

爱你,是我孤单的心事

文/夏七夕

泽尘,某天的深夜我独自一人走在斑马线上,一辆急速行驶的货车无视红灯迎面冲来,我躲闪不及,惊慌地闭上了眼睛,那一刻,我以为此生都要结束了。在我愣怔间,有一股强劲的风席卷而来,紧接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我应声倒地,睁开眼,车在离我一掌间的距离停了下来。

司机慌慌张张地跑下车问我有没有事,我只是摇了摇头,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泽尘,我竟然一点都不怪那个司机,我甚至感谢他。因为是他赐给我这生死一线间的跌宕,让我明白,即使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我也会想你。想那个曾为相遇穿过茫茫人河,结果却是擦肩而过的你。

【一】

KTV的包厢里,光怪陆离,妖孽横行。

我躲在角落里把帽子压下头,昏昏沉沉地打瞌睡。我是个有怪癖的人,清冷时会突然像个小麻雀般恬噪,热闹时却不发一语,仿佛这一切凡俗烟火都不属于我。

寿星罗罗已经有点醉意,端着酒杯跑到我身边摇着我的肩膀喊道,宁岚宁岚……你要再送我个生日礼物。

我抬起帽沿,半搭着眼皮斜睨她,小姐,对我这样的穷人说出这句话,你不觉得天理难容吗?

罗罗笑嘻嘻凑上来说,就知道你会这样,放心啦,我只是想让你唱个歌送我,让这群没文化的见识见识你无与伦比的歌喉。

那时我已有点微醺,又逢罗罗的阿谀奉承,本是低迷的心境突然豪情万丈,一拍手,就站起身去点歌,并牛气冲天的对着话筒喊,都静静,我现在要献歌一首,给我们的寿星罗罗。王菲的《棋子》,大家——鼓掌欢迎!

罗罗唯恐天下不乱地带头鼓掌,倚在她男朋友的身边大喊道,宁岚最棒,宁岚最完美,宁岚就是小王菲。听到这句话,我自信心爆棚,装得跟个偶像似的特得意地龇着牙冲粉丝罗罗笑。

但事实却证明,我们两个是骗子。王菲天籁般的声音我怎么能比,一首清逸的歌被我不太灵光的嗓子唱得百转千回,一群人闹着哄笑起来,其中有个穿白色衬衫的男孩笑得最欢,他拿着酒杯前仰后合,一边敲击桌子一边喊,这哪是王菲,明明是韩红嘛!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顾泽尘,他嚣张快乐的模样像一道猛烈的光,直冲我的眼眸,刺得我闭上眼睛,都觉得一阵生疼。我假装不屑的扔下话筒给别人,然后直直的朝他走去,我站在他面前痛心疾首的说,同学,麻烦睁大你的眼睛看看,我哪点像韩红!韩红有我这么身轻如燕吗?韩红有我这么完美漂亮吗?最最重要的是!韩红有我这么年轻吗?!

说完上面的话,我从他手里躲过酒杯,仰头把杯子里的酒喝的一干二净,然后斜眼看着他。顾泽尘却只是镇定地扬起嘴角轻笑,他说,所以,小韩红,我们来合唱一首吧。

顾泽尘的这个小韩红的称呼简直让我抓了狂,但是所有人已经不管不顾的起哄起来,罗罗也已经处于癫狂状态,她拉着一群人拍着手喊,来情侣对唱,对唱!

不得不说,顾泽尘唱歌真是好听,他一开口,我便相形见绌,但是他却一直配合着我唱。《广岛之恋》里的悲伤被我们唱得欢声雷动,顾泽尘边唱还边朝罗罗挤眉弄眼,罗罗的男友就故意冲他伸伸拳头。罗罗在边上咯咯的笑。

那天晚上是顾泽尘送我回的家,以至于我一整晚的梦,都是开满蔷薇花的街道,他眉眼开朗,我静静微笑。

- 猜你喜欢 -

- END -

231
0

- 热点阅读 -

【懂懂日记】爱情,赚钱,读书

8月23日,晴,济南、老家 昨晚,COLIN找到我。 他说:“董哥,我和女朋友的故事发到QQ空间里。你能否帮忙分享一下呢?我想结婚那天把收集各地邮寄来的明信片送个她。” 我说:“没问题!” 我坚信,他会把婚礼 …

【懂懂日记】如何做一个自媒体 自媒体的运营规划

互联网时代,人人都可以做自媒体。 但是能够做成的,一定寥寥无几,任何行业都遵循二八定律,从来不会有全民的狂欢。 曾经有个朋友问我:“你做了那么多网站,怎么不给自己留一个呢?” 我的回答是:“巨头垄断 …

致毕业的我们,还有即将入学的你们

当宿舍哥们开始买醉,一拨一拨毕业旅游,操场上一圈一圈悠悠吉他声响,我知道这个曾经在脑海勾勒无数次的场景终于迫在眼前,再见青春,我们即将毕业。 好怀念以前高中上课无聊摸同桌大腿的时光,《致青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