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时,你有权说“我是幸福的”

2015.02.28 -

临终时,你会说一句“我是幸福的”吗?

原文标题:闲暇时的遐想

文/〔俄罗斯〕弗·伊·克里别里

译/陈淑贤

我一直企盼幸福,却感到这非常遥远,它又如此特殊,可望而不可即,几乎无法获得。殊不知幸福就在我身边,在我背后,它悄然无声,不事张扬。原来,我做的工作,度过的时日,与周围人的和谐共处——幸福就在其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流年似水,只有到了回首时才顿悟:这就是幸福,幸福本来就一直与我相伴相随!

人,实质上分为两类:第一类感觉自己是债权人,第二类则感觉自己是债务人。债权人杞人忧天,总是怨天尤人,认为所有的人——儿女、双亲、同事乃至人民——都在某些方面对不起他、亏欠他,造成他生活的不幸,葬送他的个人前程。债务人则经受着另外一种更高的境界,令人羡慕的痛苦:无法偿还亏欠生活、亏欠人民的深情厚谊。我更像债务人。我既不求功名,也不盼利禄,我感到幸福的是能够做一点有益处的事情。

人在很多方面依赖大自然,依赖天气状况。寒冷、阴雨,人对此无能为力,只有等待大自然状态的好转,继续生活。雅库特老人说得好:“寒冷、阴雨——很好!这些过后将出现太阳,将会暖洋洋!”

寻找幸福——微妙而离奇。生活中一味追求功成名就,结果徒劳无益。应该老老实实地生活,接受大自然本身的馈赠。我们常常在遥远的某个地方寻找幸福,我们匆忙追逐转瞬即逝的光束。其实幸福就在身旁,在日常生活之中——达到力所能及的目标,称心的工作,家庭的和谐,亲人的安全无恙。不过,永久的、一成不变的幸福是没有的,幸福有时上升,过一段时间又会下降。下降时或平稳或急骤,甚至会严重跌伤。对这种升降只需耐心度过,好像忍耐恶劣天气或命中注定的其他不测一样。最后,临终时你有权说:“我是幸福的。”

当有人问萧伯纳是否幸福时,他回答说,他幸福是因为没有时间考虑这一点。他的幸福在于工作,在于创作。幸福各式各样,也可划分阶段,犹如昼夜时间一样。如果一切都按大自然规定的那样:适时、适度、无忧、无虑,那么,可以认为,人幸福地度过了一生。

- 猜你喜欢 -

- END -

1,017
0

- 热点阅读 -

当我是个逃兵,请你给我一枪

若是有一天,我成了一个逃兵,请不要留情,给我一枪。 刚从短时间的忙碌中突然挣脱出来,某种程度虚无和迷茫的感觉又出现了,正如渐渐来临的盛夏,还有随之而来贯穿生命的热。 在我毕业的时候,我说毕业是 …

陈道明:我觉得男人最大的时尚就是多在家待一待 | 暖网

现在有多少不回家的人,不是因为事业,而是在酒桌上,歌厅里。如果晚上每个家庭的灯都亮了,也是一种时尚。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就能天天收到暖精彩文章了,还有机会和主编小陌一对一私聊喔,咱们微信里见 …

始于爱情,终于爱情

梁实秋与夫人程季淑相携一生,始于爱情,终于爱情。即使后来情之所动恋上韩菁清,也是一个至情至性之人的至情至性之举。 梁实秋在其夫人去世之后写了祭文“悼念故妻程季淑女士”,前几章特别感人,细节清晰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