贻笑大方经典台词语录

《贻笑大方》作为都市喜剧的代表播出以来受到了很多人的喜爱,在《贻笑大方》中所讲述的关于让内行见笑的故事愉悦了很多的人,下面是很多人都在热搜的《贻笑大方》中的经典对白片段,希望大家喜欢~

汪行长:当然了,文学是最了解我的,我这个人一贯是爱憎分明,我最痛恨的就是女孩子不讲实话,更不能容忍她们对待生活态度的不严肃,尤其是你们做演员的,稍不留神就很容易陷入资产阶级腐朽糜烂的生活而不能自拔,你说我说得对不丽萍?
吴丽萍:哎哟,对对,汪行长。您慢着点儿,回头别把您噎着。
夏姿:汪行长,您应该去搞政工。
汪行长:你还别说,文学啊,等我将来退休了就到你们那去啊,随便安排个职位就行啊。
朱文学:你到我们这个小公司那不是屈才了吗?
汪行长:文学,不欢迎我?
朱文学:你这说的是哪家话,你来我们公司我还求之不得呢,我们公司将不胜荣幸蓬璧生辉。我们公司全体同志一定会在您的领导之下发扬传统连续作战勇往直前,为早日实现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增砖添瓦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呦。
夏姿:你们俩这儿比肺活量呢。
吴丽萍:朱总,您的口才还真不赖呢。
汪行长:哎呀,文学啊,我早就知道。你是能说会道,出口成章,大有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之势啊。
朱文学:小人不才啊,我知道我的半斤八两,汪行长才是满腹经纶身怀绝技文武双全,不显山不露水偶尔露峥嵘,我在你面前就好比鲁班门前玩斧头、关公面前耍大刀、妓女面前脱衣服、模特儿面前比身材,穆铁柱跟前比高低啊,我真是自不量力自叹不如,只好望洋兴叹恨自己生不逢时、即生朱何生汪、念天地之悠悠、独“怆”(cang)然而涕下啊。
汪行长:文学果然是名不虚传呀,我是甘拜下风,不过我要纠正你一个白字,应该是念天地之悠悠、独“怆”(chuang)然而涕下啊。那个字不念cang
朱文学:不可能吧,小时候老师都是这么教的。你回去查查字典吧。
汪行长:新华字典第六十九页,那还用查呀。古人云,不能则学、不知则问、虽知必让、然后为知;古人又云,不学不成不问不知;古人还云,少而好学如日出之阳,壮而好学如日中之光,老而好学如炳烛之明。吴大记者,我说的对不?
吴丽萍:哎呦喂,对对对,汪行长您就是学问大。
汪行长:啊,费大编剧,你说呢。
费小弟:嗯,没错没错,甭说古人晕了我听着更晕。
朱文学:你这个老汪你真是要把我们给弄晕啦,那我就斗胆请教这首诗是何人所做呀?
汪行长:唐朝大诗人陈子昂《登幽州台歌》对不?哎呀怎么样啊文学,还有什么本事都拉出来遛遛。
夏姿:汪行长您这么有学问干吗不去写小说呢?
汪行长:哎呀,好多编辑部都跟我约稿了,我一直抽不出时间来,等今后时机成熟了我一定写,小吴你看我要写,什么方面的题材对我是驾轻就熟呢?
吴丽萍:那当然是写您自己最熟悉的生活了。
费小弟:洗澡洗澡,汪行长不是对洗澡生活特熟悉吗?
汪行长:何出此言呀,我可不敢苟同。人家钱钟书的媳妇儿,杨绛同志十年前洗过澡吧,张扬也刚刚洗完澡,前有杨绛后有张扬,我哪敢再洗澡啊。
何小晴:哎呦喂,你们饶了我好不好呀,怎么又扯到洗澡上面来啦。(众人乐)
汪行长:有什么好笑的,不就是洗个澡嘛。

地址:http://nuan.org/shenghuo/17020.html 转发请保留网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