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说侯孝贤——阿城

七十年代末,我从乡下返回城里。在乡下的十年真是快,快得像压缩饼乾,可是 站在北京,痴楞楞竟觉得自行车风驰电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