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瑜:你所能想到的全部理由

刘瑜:你所能想到的全部理由。整个世界,目力所及之处,全是理由。桌子不是桌子,是理由。书包不是书包,是理由。天空 […]

刘瑜:对猪头肉的乡愁

刘瑜:对猪头肉的乡愁。一切低俗的东西,在高雅的东西面前,有它自己的奥妙和自尊心。我还是那个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 […]

刘瑜:老鼠,作为证据

刘瑜:老鼠,作为证据。便是“龌龊”如一只老鼠,也会痛,也会绝望,也会挣扎。更糟的是,它的痛,也会传染给你。 昨 […]

刘瑜:他们学理工的

刘瑜:他们学理工的。轻松、自在的文字,刘瑜一贯的调调。文艺女撞到理工男,“愣头愣脑”的大男孩也很“憨厚”啦。 […]

刘瑜:为“意义”埋单

刘瑜:为“意义”埋单。当我把这一大堆“意义”送到人家的手上,听人家的赞叹。到那个时候,我会想,所有这些无聊的名 […]

刘瑜:大智慧

刘瑜:大智慧。人类所有的感情里面,最不理性的,大约就是“舍不得”。好像不需要热爱,不需要心意相投,仅仅是习惯, […]

刘瑜:爱无葬身之地

刘瑜:爱无葬身之地。爱不仅仅是一个多少的问题,而且是一个方式的问题。我暗暗希望父母不那么“爱”我,能在兢兢业业 […]

刘瑜:迷人的愤怒

刘瑜:迷人的愤怒。愤怒之所以令人上瘾,大约是因为愤怒是通向正义感的捷径。今天我们的愤怒当然不会如此荒诞,但对愤 […]

刘瑜:角色的黄昏

刘瑜:角色的黄昏。刘瑜06年的旧文,读起来依旧酣畅。想必很多人都有刘瑜这般“伪花朵”的遭遇,生活中的各个角色, […]

刘瑜:延绵

刘瑜:延绵。刘瑜和老妈的“纠缠”,全部的委屈,都是因为她。全部的委屈,都要她来哄。 和妈妈又吵一架。 伊冲着我 […]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