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的太阳蛋

外婆的太阳蛋

我此生第一次吃的东西就是太阳蛋,据说有我太公的风采,“呲溜”一声把蛋花吸进嘴里。老太太当时就崩了,哭得泪水磅礴,把对她爹以及老公的爱全部转移到我身上,爱死我了。 我外婆家隔壁是国营涂料厂,这...

刘瑜:一天长一点

刘瑜:一天长一点

在我开始显示出一切剩女经典病症时,有人问,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人啊?我说:我想找一个跟我一起长大的人。 这话当然没错,只是说这话的时候,我已经30了。 我想找一个对新鲜的知识、品格的改进、情...

让他停留在他想要的姿态里,是一种真实的尊重

让他停留在他想要的姿态里,是一种真实的尊重

高考分数下来时,我查完自己的,又查了一个男生的。 是我暗恋的那位小L。 小L跟我的分数差不多,并不理想,我们俩谁也考不上自己想去的大学了。 当年手机还没普及,网络也还稀罕,我家都还没有电脑。 ...

如果能够活着,他妈的一定要好好活着

如果能够活着,他妈的一定要好好活着

“我有一个朋友……” 总以这句话开头,并不是什么好事,一来没有那么多朋友好糟蹋,二来也没有那么多故事好糟蹋。 鸡汤喝多会腻,暖文看多了发寒,就算朋友的故事再精彩,读的久了,也起妊娠反应。 假如有...

拥抱你内心的少女

拥抱你内心的少女

4月的某一天我去看了一部关于智利的纪录片,开始的十几分钟让我痛苦不堪,不停地讲述物理学家如何在阿塔卡马沙漠里遥望星空,试图探寻宇宙洪荒。整个放映室里只有四个人,我不好意思溜走,只好拿出所有...

眼泪成诗

眼泪成诗

结婚以后,眼泪变多了好多。以前单身的时候,哭的次数也不算少,大部分时候是因为看不见自己的未来,小部分时候是因为真的太寂寞,所以对在深夜里痛哭这件事,我深有体会,用柴静的话说,我算有资格谈...

一个副刊编辑的黑夜

一个副刊编辑的黑夜

我是一个报纸副刊编辑,一周五个晚上在一幢大楼里上班,每个晚上都看见窗外的灯火逐渐熄灭,眼前的城市慢慢陷入一片沉寂和黑暗。从前如此,换了报社之后,现在还是在一幢大楼里上班,唯一的不同,就是...

关于旅行,爱和生活

关于旅行,爱和生活

曾经是一个写文字的人,现在是个独行了几十个国家,生活在路上的人。这些年喜欢上独行,并不是想矫情的说流浪,只是喜欢上在特定的环境中遇到不一样的人,想把那些让人成长的旅行感悟分享一下。  ...

世界上有一种最美丽的声音,那便是母亲的呼唤

世界上有一种最美丽的声音,那便是母亲的呼唤

世界上有一种最美丽的声音,那便是母亲的呼唤。---但丁 10岁那年,我在一次作文比赛中得了第一。母亲那时候还年轻,急着跟我说她自己,说她小时候的作文作得还要好,老师甚至不相信那么好的文章会是她...

晚睡姐姐:最后留在台上的人

晚睡姐姐:最后留在台上的人

11月2日杨采妮和男友邱韶智在新加坡结婚。 至此,这对相恋19年的恋人,终于修成正果。 说相恋19年其实不够准确,严格来说,这是分分合合的19年。 他们的确自1994年开始恋爱,1997年杨采妮更为爱息影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