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瑜:琥珀之城

来了快三年,还没有好好写过剑桥,正好《生活》约稿写“旅居生活”,就写了这篇。因为很快要离开了,也算是纪念。 1 […]

学校是给蠢人的

这句话是我的一个特别聪明的表哥说的。多年前高考他数理化几乎满分英语语文一塌糊涂。他家里人总是说他是因为玩电脑游 […]

晚睡姐姐:精致利己主义者的生产链条

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说了一句让中国妇女觉得解气的话:“中国男孩都整得很萎缩,让中国女人承担了她们不该承担的责任,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