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综合症

心动综合症

心动就像一次感冒,每年都来一两次。来得突然,大多找不到原因,没什么破坏力,就是脚下云里雾里的,行走坐卧都是恍惚。你吃药也行,不吃药也行,过了一周病毒自衰,自己就消耗尽了。写得很有趣! 作...

蔡澜:看人经验

蔡澜:看人经验

蔡澜:看人经验。蔡老活了一把年纪,加上一堆经历,可能真的能做到“以貌取人”,我等还是再磨砺几年吧,别一不小心看走眼。 人活到老了,就学会看人。看人是一种本事,是累积下来的经验,错不了的。古...

你的转角也可以遇到爱

你的转角也可以遇到爱

一个人老去的标志,绝不是老成稳重、沉默寡言,而是不肯再尝试,亦不肯再容许自己置身不熟悉的境地。不相信转角可以遇到爱,不相信爱情会在瞬间回眸中发生,甚至会下意识的拦阻每一颗要用热情拥抱新事...

叶倾城:玫瑰碗里的玫瑰花

叶倾城:玫瑰碗里的玫瑰花

叶倾城,国内发行量最大杂志《读者》的签约作家,其作品在诸多的报杂志中有很高的转载率。“写作之于我,越来越像一桩宿命,一份天赐的枷锁,但我愿意背负这沉重,直至永远。”她如是说。 内衣就像女人...

周国平:真实是最难的

周国平:真实是最难的

周国平:真实是最难的。在不能说真话时,宁愿不说话,也不要说假话。不能说真话而说真话,蠢。不必说假话而说假话,也蠢。 真实是最难的,为了它,一个人也许不得不舍弃许多好东西:名誉,地位,财产...

我们每七年就是另一个人

我们每七年就是另一个人

我们每七年就是另一个人,七年一清空,前尘尽作梦幻泡影。再多重峦叠峰,也无法阻挡这来自生命本原的潜流。 有个小孩,手伸进上窄下阔的花瓶里拔不出来。没有办法,母亲只能把花瓶打碎,虽然那是一件...

于娟:女人三十

于娟:女人三十

于娟:女人三十。三十岁,应该稳重成熟,应该斯文端庄,应该容装精致,应该生活优雅。复旦女博士于娟的旧作,愿于娟在天堂安息。 上次写自己的生日感言,是二十岁。刹那芳华。 二十岁到如今,是人生的...

万物从容

万物从容

不要急,任何一个成功者都不急,大师从容。 任何一株花草树木都不急,万物从容。 在一年中,它们都要开花一次,都有属于自己最美丽的瞬间。它们不提前,也不滞后,不慌不忙,从容不迫。它们都知道,造...

于丹:说是爱,其实不是爱

于丹:说是爱,其实不是爱

于丹:心理学上定义的非爱行为——说是爱,其实不是爱。 心理学上有一种界定,说现代人的交往中,有一种行为叫做“非爱行为”。什么意思呢?就是以爱的名义对最亲近的人进行的非爱性掠夺。这种行为往往发...

张小娴:美丽而遥远的信念

张小娴:美丽而遥远的信念

张小娴:美丽而遥远的信念。年少的时候,有谁不曾坚持过爱是可以排除万难的?只要我们相爱,便能够冲破所有的障碍。 你是否相信,两个相爱的认识可以排除万难的? 不曾有过这样的信念,证明你不曾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