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远离股市

2015.09.12 -

龙哥是陆巡车友会副会长,他在Q上说心情不好。

我说:“那过来玩玩吧。”

他问:“何时?”

我说:“明天中午一起吃饭。”

他说:“那我带着媳妇和闺女一起。”

我说:“带哪个媳妇都行。”

他说:“就一个。”

第二天,龙哥一家来了,开了辆V8陆巡,真的很帅,不过是墨绿色的,我更喜欢白色的。

中午,恰好鱼子泡泡一家也来了,我去家政公司把飞扬接上,我们两口子去招待,最初想在家门口吃,但是鱼子泡泡一家可能要晚一点才能到,我想,那不如去雪山吃农家乐,就在高速口旁边。

每天,我要读书,要写作,抽不出太多时间陪客人,一般就是一起吃个饭,然后就各回各家了,省内的朋友一般都是当天往返,鱼子泡泡他们是从滨州赶过来的,他们刚买了好车,跑这点路也不算啥。

龙哥说:“董哥,我在这里住几天,不过你不用管我,你回家忙就行了。”

我说:“你在这里,我肯定要管你呀。”

他坚持不让我管,那我就真不管了,我回家了……

晚上,龙哥在QQ上找我:“明天有空不?单独找你聊几句。”

我说:“可以,一起午饭。”

我在想,本地哪里比较好玩呢?去越野?就我们俩人也没啥意思,何况这么冷的天,轮胎一扎一个准。要不去爬山?去山上看看咖啡馆里的花开了没有?抱几盆回家。

我过去接他。

男人在一起,很自然会聊到车,聊聊丰田陆巡4.0、4.6、5.7排量的驾驶差别等等,同时再聊聊胃口差别。

我问:“你喜欢什么车?”

他说:“大的,越大越好。”

我问:“斯太尔?”

他笑了。

我说:“以前我喜欢大的,现在喜欢小的,大了没有驾驭感,而且咱哪有机会去越野?平时越野E族搞活动,哪有舍得下地的?真舍得豁车的,也就是那些几万块钱改装的老吉普。”

他说:“就是,基本不下地。”

我说:“但是,圈子很厉害,例如你们陆巡车友会,哪个不是千万身家?”

他说:“差不多,而且特别容易接触,很好交往。”

我说:“再买车,就要考虑圈子。”

他说:“我再换,就选LX570,那个圈子更高端一些。”

我问:“为什么不选奔驰G呢?”

他说:“你有没有发现一个现象?开丰田的人,多数很低调!我开的这个车,很多人都不认识,偶尔有认识的,也喊成:汉兰达。”

我说:“奔驰G车主整体更文艺一些,更追求一种自由精神。丰田车就是工具车,这是他们的造车理念,为工具而生,青藏高原清一色的丰田。在我看来,奔驰G比陆巡高贵那么一点点,当然你们肯定不认同,认为开奔驰G的装B。”

他说:“当初我买这个车,想法非常简单,就是想去趟拉萨,没考虑过什么车友会。无意加入车友会以后,才发现这里面真是藏龙卧虎,各领域顶级高手云集,他们经常组织去草原,去沙漠,特别好。”

我说:“有机会,还可以混混超跑俱乐部。”

他说:“跑车太压抑了。你开大车习惯了,再开轿车不压抑吗?”

我说:“现在很少开车,偶尔就是接送孩子,舒适度是第一位的,其次还要考虑停车。另外我开个皮卡去接孩子,也不像话,其他家长会想,世博的爸爸是个混混呀?”

他问:“皮卡给人这感觉?”

我说:“玩皮卡的,多是年轻人,80后、90后,表现的比较个性,容易遭到误解。我是真心喜欢皮卡,若是不考虑身份标签,不考虑实用,纯粹是自己旅行用,我就买辆郑州日产的皮卡,故障率又低,稳定性又好,全国各地随便跑。”

很巧,下午我们从山上回来时,在沂河大道遇到一辆红色猛禽,我闪了一下灯,对方没睬我,一加油门跑了,应该是没认出我。

龙哥问:“这里也有玩猛禽的?”

我说:“不多,就这么几个人,这家伙我认识。”

这辆猛禽的车主是个姑娘,叫素庄,属鸡的,比我大2岁,她在高中时就很有名,标准的大姐大,抽烟、上网、打架,样样精通。

她是富二代?

还真算不上,父母都是医生,离异后各自结婚了,她从小跟着姥姥一起生活。

我们也是在车友会认识的,最初我是蛮不喜欢她的,整天在群里发自拍照片,而且口头禅都是:老娘怎么怎么……

若是跟她争论两句,她接着就来一句:说,你在哪,我去弄死你!

去年冬天,一场大雪。

玩越野的人,就盼着下雪,终于可以出去撒欢了,他们几辆皮卡跑到了临沂跟日照交界的地方,这里有个大型工地,挖得很深,他们进去爽了半天,上来时出现意外了,坡面太滑,上不来了。

全是雪,根本冲不上来。

他们在QQ群上求助。

就素庄这德性的女人,掉到坑里去了,大家拍手称快还来不及,咋可能去救她呢?

我就住附近,心想,去看看热闹吧,如果好救,我就把他们拖上来。

怎么救?

这么厚的雪,根本没有附着力,除非撒煤渣,我先去村里的养鸡大棚那里弄了半车斗煤渣,拉着就去了。

到那一看,一辆猛禽,两辆长城,全困住了。

我也不敢下去呀,万一我也困住了呢?我把皮卡停在坡道口处,用铁锨把煤渣撒到坡道上,让他们试冲……

猛禽一冲上来了。

两辆长城都在关键时刻打滑了,轮胎又是公路胎,压不住煤渣,反而把煤渣甩到一边去了。

来回折腾了七八次,就是弄不上来……

我让素庄把车子横着停在我前面,我把拖车绳拴到她车大梁上,然后用我车后绞盘去拽长城,一拽,上来了。

那时,她不知道我叫什么。

她兴奋地捣了我一拳:“你小子挺聪明的呀,谢谢你呀!”

我说:“不用客气,前面就是我们村。”

她问:“你在村里干什么?”

我说:“种地的。”

她白了我一眼:“不撒谎会死啊?”

我说:“真是种地的。”

她问:“一起吃饭?”

我说:“不了,还要回家照顾孩子。”

这时,我突然觉得,她没有想象的那么飞扬跋扈,也是蛮可爱的,只是看起来不像好人而已。

在群上,她依然活跃,活跃到什么程度呢?仿佛所有车友都被她睡过一般,都很熟,都叫亲爱的,也都喊她小宝贝。

我心想,真不是个好鸟。

夏天的时候,她在群上嚷着:“谁知道哪里有晒地瓜干的?弄点送人。”

虽然对她没有好感,但我还是回了一句:“我知道,在高家沟那边。”

她问:“你去过?”

我说:“去过。”

她问:“一起去玩?”

我说:“在家很忙。”

虽然身在这个圈子里,但是我不爱跟这个圈子里的人交往,我总觉得他们是粗人,我少说也是个文化人,咋能跟他们混到一起呢?我基本不发言。

她喊我陪她去,我也不想。

她私Q我:“那里卖地瓜干的你熟不?要10箱送人。”

我心想,那倒值得带她去逛一圈,我姑姑就是那个村的,可以让她买我姑姑家的,10箱至少能赚她300块钱。

我说:“要不,我带你去吧,在高速口集合。”

她说:“OK。”

接上头,我把车停在路边,坐她的车。

她开车很猛,而且把握不准距离,都是临时急刹,总有要追尾的感觉,我觉得有点害怕……

我说:“妹子,你这样开车太危险。”

她问:“危险啥?”

我说:“万一前面的车来个急刹车呢?你就撞上了。”

她说:“我刹得住。”

我说:“你反应快,可后面的车呢?你不提前刹车,后面的车子不就撞上来了吗?”

她说:“我开了10年车了,还没被追尾过呢,事实胜过雄辩。”

我说:“坐你车,怪害怕的,你太猛了,妹子。”

她问:“你哪年的,喊我妹子?”

我说:“我83。”

她说:“我81。”

我说:“不像,结婚了?”

她说:“结过,又离了,目前单身。”

我问:“你咋喜欢皮卡呢?”

她说:“就是喜欢呀。”

我问:“你做什么生意的?”

她说:“我们家有个红木家具店,业余理财。”

我问:“卖不卖小摆件?笔筒之类的?”

她说:“有,下次我送你个。”

如今,卖地瓜干的这几个村庄也成了淘宝村了,卖得好的,一年十多万斤,也是蛮赚钱的,批发价4块钱左右,零售价8~10元。

算账时,姑姑低声问我:“怎么算?”

我说:“不是很熟。”

装完车,姑姑笑着跟素庄说:“侄子的朋友,咱就是一家人,也别按6块钱一斤了,按5块吧。”

素庄说:“没事,没事,你该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你们也怪不容易的。”

那时,我住农村。

分手时,她搬了一箱给我。

我不要。

她说:“客气啥呀,又不值钱,回去给孩子吃。”

这次,咱坑了她几百块钱,对她略有好感了,原来她也有柔情的一面,不是对谁都凶巴巴的。

秋天,我们搬到了城里。

偶尔车友会有活动,也掺合掺合,多是给钱的,例如有饭店开业之类的,让我们把车子摆在门口助阵,一辆车送300块钱……

这些活,多是素庄联系的,她从中抽成。

有天,她问我在哪?要给我送笔筒。

我说:“你说你店在哪里吧,我过去找你。”

她说:“那正好,过来打麻将。”

她店离我们家也很近,我开车过去了,三缺一,可是我不会打麻将啊,从来没打过,看来他们实在憋坏了,即便是我没打过,也硬要教我。

我太笨,没学会。

她送了我一个笔筒,咱也不能拿着笔筒就走呀,至少也要请人家吃饭……

我请他们三个人吃饭。

另外一男一女像情侣,又不像,看不准,现在的年轻人,跟我们那时不一样,我们那时至少还稍微含蓄一点。

吃过晚饭,提议去喝酒?

咱不能退缩啊,喝就喝吧。

要了两瓶芝华士,点了一些小吃,我去刷的卡,1000多块钱,心疼了好久,这假酒咋这么贵?

玩色子,看来他们三个都是泡吧高手,很熟练。

我没玩过呀,也不懂规则,现学现卖。

到了11点,酒吧里开始放劲爆一点的音乐了,舞台上有美女开始扭腚了,那一对小情侣不知道钻到哪里去了,反正找不到人了。

剩下我们俩。

喝吧。

她真能喝,几乎每次都是直接干……

热!

她把外套脱了,胸口有纹身。

喝了酒,胆子也大,我指了指她的胸口。

她说:“看啥看,没见过这么小的?”

我说:“图案挺好看的。”

她说:“不是纹的,贴的。”

我感觉这个妞很好泡,甚至不想泡,因为太容易得手了,可能别人也这么容易就能泡到……

我问:“因为啥离婚?”

她“哇”的就哭了。

就是你无法想象的迅速,如同孩子一般,不是哭泣,而是号啕大哭,眼泪接着就流到嘴角了。

吓死我了。

我说:“姐,对不起,我说错话了。”

她却接着笑了:“没事。”

这变化也太迅速了……

后来,我在心理学课上分享过这段故事,老师说这种人属于真人,就是情绪极其的真实,哭就是哭,笑就是笑,转换特别快,跟孩子似的。

她抽烟,递给我,我不要。

她说:“抽根吧,不会死人的。”

我说:“我真不会。”

她说:“抽根吧,陪陪我。”

我点上了一支烟,呛得难受……

她问:“你平时打牌不?”

我说:“不打。”

她说:“真好。”

继续喝酒,差不多喝到了12点,那俩人回来了,说是要回家,先走了。

我们也回去了。

我试探性地问她:“去我家?”

她说:“滚吧,别没正经。”

试探了几次,看来她是认真的。

第二天早上,发现包里多了个手机,是她的。

那我要给她送去啊,急忙在QQ上联系她,发现她正满世界找手机。

我给送过去,中午一起吃饭,就我们俩。

她说:“其实我特别内向,只是老公出事以后,我特别闷,不知道该怎么排解压力而已,你别用那样的眼神看我,我不是乱七八糟的女人。”

我说:“我一直都觉得你很正经啊。”

她说:“我跟老公从小一起长大,恋爱6年结婚的,我们俩高中毕业以后就出来闯荡了,干过大排档,开过搬家公司,做过装修,干过工程,啥都折腾过,我老公那人特别好,就一点,喜欢打牌。”

我问:“后来呢?”

她说:“日子过得还是蛮不错的,开了红木家具店,又买了房子,买了车。在咱这边卖红木家具,主要靠公关,吃喝玩乐,我老公越赌越大。”

我问:“他自己知道赌博是怎么回事不?”

她说:“知道,每次赌输了都不敢回家,见了我就跪在地上自己扇自己,特别让人心疼,每次都发誓,还要拿刀剁手指。平时,他特别清醒,也很理智,但是一旦遇到那种场合,就拔不动腿。”

我问:“改不了吗?”

她说:“改不了,带他去看过心理医生,他内心很清楚,只要是赌肯定是输,但是还是控制不了自己。”

我问:“离婚因为这个?”

她说:“差不多吧,他自己提出来的,把车跟店给了我,离婚是为了保护我,因为他外面欠了很多赌债。”

我问:“你咋不救他?”

她又“哇”的哭了。

我说:“对不起,我又说错话了。”

她抹干眼泪笑着说:“300多万了,我怎么救?救跟不救一个样,现在跑哪里去了,谁都不知道。千万别沾赌。”

我问:“红木家具赚钱吗?”

她说:“基本卖不出去,现在就是处理库存,也没多少了,不到50万的货,店里还有贷款。”

我问:“你赌吗?”

她说:“其实我赌性更强,我炒外汇,炒股票,炒黄金,凡是这类刺激的,我都玩。”

我问:“这些东西有规律吗?”

她说:“有。”

我说:“看你整天在群里发收益截图,我以为开玩笑的呢?”

她说:“那都是真的。”

我问:“他们有找你代炒的吗?”

她说:“有两个,签了协议,若是赚了对半分,若是赔了,给他们本金。”

我问:“炒股真的能赚钱吗?”

她说:“肯定。”

我问:“你这些年,是赚了还是赔了?”

她说:“整体是赔了,但是最近两年一直都是赚。”

我问:“有没有涉足民间借贷这一块?”

她说:“也有,不过不是以炒股的名义,而是以红木家具的名义。我们做红木家具的初衷就是为了做融资平台,老百姓不愿意把钱借给一个空壳的理财公司,但是愿意借给有看的见摸的着生意的公司,何况老百姓都觉得红木家具属于高大上的生意,稳赚不赔,超级暴利。”

她多次暗示我可以把钱存到她那里,并且可以拿红木家具抵押,我可以先拉回家,可我还是不敢,我总觉得她是行走在钢丝绳上,就跟她开车一样,让人害怕。

上个月,她找我,问我认识不认识比较牛B的律师,打经济纠纷官司的。

我说:“认识,但是必须花钱。”

她说:“那你帮我联系个吧。”

我说:“我给你联系方式,你们自己谈吧。”

一家饭店买过红木家具,分期付款的,结果现在没钱付尾金了,也濒临破产了,她的意思是通过打官司把钱要回来。

那天,我手贱,问了一句:“谈的如何了?”

她说:“遇到了个瓶颈,律师要求先付2万元。”

我说:“他没问题,我可以担保他的人品,付就行了。”

她说:“可是我手头上有点紧张,你能帮我想想办法吗?”

我说:“好吧。”

她说:“我下个月还你,2分利息。”

我说:“那倒不用,我借钱给你,不是冲着利息去的。”

这个事更巧的是啥?我从支付宝转的,让媳妇发现了,拧着我耳朵问:“谁是素庄?小情人?一个月两万?”

我说:“车友会的。”

媳妇问:“没有关系,你会给人家钱?”

我说:“她借的,你不信,你问胡律师,他给我做证。”

媳妇问:“泡了?”

我说:“泡个头呀,我这个丑样的,除了你,谁要啊?!”

媳妇说:“反正我就是那句话,一旦发现,就咔嚓。”

我要找素庄诉苦呀:“差点让媳妇给剪去。”

她笑着说:“你呀,30岁像40岁,穿的像农民工,咋可能泡上美女呢?”

这话也太打击人了,妈的,后悔借钱给她了。

一个月后,她还给了我1万块钱,说剩余的年底还……

10月1前后,一天夜里,11点多了,手机响了,素庄打的,我不敢接呀,按死了,又打过来了,我又按死了,来来回回十多次。

我想,不会有啥事吧?

我跑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压低声音问:“什么事?”

电话那头是哭声:“弟弟,你帮帮我吧,我欠人家2万块钱,让人堵到店里了。”

我说:“那我替你报警。”

她急忙说:“不要,不要!”

她让我去一趟。

我害怕呀,从来没见过这场面,这就跟解救人质似的,我把媳妇叫醒,大体跟她说明了这个事,问她,我能不能去?

媳妇说:“不能。”

我说:“万一她真的被撕票了呢?”

媳妇也怕了起来。

我说:“咱去取2万块钱,我去店里送,你在车里等我,我10分钟没出来,你就报警。”

媳妇说:“老公,她是你什么人呀,值得你出生入死?”

我说:“其实啥关系都没有,连屁股都没摸过,就是车友会的,无意被拉下了水,就这么简单的剧情。”

儿子熟睡中,我把儿子抱到车上,让媳妇搂着他。

然后去ATM机取了钱,去她店里。

我腿都发抖……

进去一看,认识,车友会的,胖刘,开坦途的,见了面,自然要寒暄一下。

我说:“都是朋友,抬头不见低头见,没必要闹的不愉快,钱我给带来了。”

胖刘把钱揣到包里,跟我讲:“小心点这骚娘们,车友会被她借了一圈,你问问她谁没骗过?就是个狐狸精!”

我说:“这样,大家和和气气的,也别生气,可能都是误会,孩子明天还上学,我先回去了。”

第二天,素庄在Q上问我:“我给你打个欠条吧?一共3万。”

我说:“不用了。”

她说:“我不是那样的人。”

我说:“我知道。”

她说:“的确问大家借过钱,但是基本都按时还了,最近股票赔了一些,周转才有些困难,你有没有朋友喜欢猛禽?”

我说:“我的车卖了半年了,没卖出去,皮卡好买不好卖。”

我让小兄弟转我支付宝3万块钱,留言里写着:素庄还款。

收到款以后,我拿出手机给媳妇看:“她钱还了。”

媳妇说:“以后少跟社会上的人来往,什么人呀,半夜三更的。”

前几天,素庄又找到了我:“有没有喜欢猛禽的朋友?我40万卖给他,过些日子我50万回收。”

我说:“真的不好卖,谁花这么多钱买个货车呀?”

她说:“我这次真的破产了,这波股票亏了50多万。”

我问:“干点别的不好吗?”

她说:“我是心态急了点而已,还是有翻盘的机会的。”

我说:“我有个大哥,他可以帮助你,你要有兴趣可以拜访一下。”

她说:“好呀,在哪?”

我说:“在济南。”

她问:“要不要带点啥见面礼?”

我说:“可带可不带,无所谓,他不计较这些。”

她问:“他炒股厉害不?”

我说:“不厉害,这些年可能微利或持平,也可能微亏。”

她说:“我现在需要认识真正的炒股高手。”

我说:“他就是你要找的人,你相信我就行了。”

上周一,她去了济南。

给我发了个信息:气场真足,真的好牛。

第二天,我在Q上问她:“给你的建议是啥?”

她说:“四个字:离开股市。”

我问:“你会离开吗?”

她说:“还没回本呢!”

前两天,我认识了一个姐姐,得知她是某上市公司董事长的太太,她是我读者,以前就认识,只是她太低调,以前没注意过,是她进军农业以后,我很好奇,一个柔弱女子咋有如此能量?她才告诉我的。

我在想,认识一个董事长,是不是可以炒股呢?

在群上闲聊时,谈到了这个事。

素庄接着把电话打过来了:“弟弟,你介绍那个董事长跟我认识一下吧?”

我在电话这头,能想象出电话那头的她,一定是两眼放光……

吴小波说过一段话:这个股市的基本表现,不但与上市公司的基本表现没有关系,甚至与中国宏观经济的基本表现也没有关系,它是一个被行政权力严重操控的资本市场,它的标配不是价值挖掘、技术创新、产业升级,而是“人民日报社论+壳资源+并购题材+国企利益”。

吴小波消息比咱灵通不?他采访过几乎所有牛B的企业家。他炒股肯定赚钱吧?可是,他并不炒股!

珍惜生命,远离股市!

陆巡车友会的副会长,昨天也从我们家赶去济南了,拜师学艺,他一个月亏掉了500万,我跟他接触的两天,我最大的感触是啥?整个家都系在股市上,一会正资产,一会负资产,车子一会是自己的,一会不是。

去济南,牛哥给他的建议是啥?

趁年轻,换个行业吧,别把炒股当职业,哪怕你曾经是股神!

我问:“你什么想法?”

他说:“我要把我掌握的K线图技巧分享给牛哥,让牛哥赚钱,我这套K线理论牛哥要是学会了,绝对无敌。”

我说:“牛哥是不相信K线图的。”

他说:“我会游说他的。”

我写的这些故事,很荒谬吗?

都是真人真事……

- 猜你喜欢 -

- END -

322
0

- 热点阅读 -

晚安心语:他的世界没有你,你的世界只有他 |

晚安心语第562期:我不怕千山万水,只是惶恐无疾而终。请让我相信,当我需要时,你愿意翻山越岭,与我十指紧扣。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就能天天收到暖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暖首发,转载时请以超链接 …

能不能现实点啊?

推荐阅读:当下中国的十二种孤独 我已经开始每周定点看《非诚勿扰》了,不是它有多好看,是其它的太难看。 话说,有一个笑容阳光灿烂的健壮男,西班牙长大的华裔,年薪10几万,态度也不错,很绅士,我实在 …

我爱你,比你爱我多一点

文/绿北 有相恋,就有失恋。但是多多失恋了,真是天降红雨般令人诧异。多多是我们圈子里有名的情感专家,时常在朋友圈微博分享一些情感体悟。 她的男友一开始也是个浪荡公子,被她一手一脚调教成三好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