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爆炸后

2015.09.12 -

2008年5月12,汶川地震。

有个朋友,女的,叫土豆丝,她看到这个消息,二话没说,买上机票就飞成都了,她心中就一个念头:我要去现场,哪怕救出一个人也好……

咱觉悟不高,总想把别人也拉到咱这个水平,就劝她,别傻了,小心有余震把自己小命搭上,你又不是明星,作啥秀呀?!

她有钱没?

没有,全部存款只有4000块!

到了现场,她才发现事情与想象是有出入的,自己压根没有机会进入灾区,为什么呢?通往汶川是需要经过百花大桥的,但是百花大桥断了,谁都进不去,她只能在都江堰,可是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帮上什么忙,只知道哭哭啼啼,而当地居民也没有想象的那么悲观,该喝茶喝茶,该打麻将打麻将。

她发现,自己是来添乱了,什么都插不上手。

回来吧?

发现,连回程的机票都买不起了,网上有个热心的大姐帮她买了回程机票。(她自己的钱在现场捐了!)

回到北京,我们把她好一顿冷嘲热讽,看看吧,想当英雄,结果自己成了乞丐,活该……

汶川地震,村里组织募捐,半强制性的,每家每户都要捐,多少都要表示一下,一般就是给个三块两块的,我爹给了100,为什么呢?

我媳妇是四川的!

地震重建时,我在灾区生活了半年,丝毫感觉不到那是灾区,人们生活很平静,有说有笑,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悲观,跟我们日常生活无任何区别,该吃吃,该喝喝,有点变化就是,比过去更会玩了,夜总会里的节目堪比北京上海了,仿佛震明白了……

我在那里有赈灾的感觉没?

没有,反而像度假,偶尔有朋友去,我都带着去地震遗址看看,说白了,就是去旅游,不是没人性,而是太人性。

我们习惯替别人痛苦,其实别人未必痛苦,我们理解的痛苦是我们把对方的创伤模拟到自己身上了,你说盲人痛苦吗?

他从来就没看见过,他不知道看见意味着什么,他也就不知道什么是痛苦,在他的世界里,人对世界的了解就是通过声音、触摸,耽误了啥?

啥也没耽误,俩盲人结婚了,照样生了娃!

是我们以为他们痛苦。

注意,是“我们以为”,就如同修行者比我们多了天眼,在他们眼里,我们就是盲人,我们痛苦吗?!

我读者里,有两个盲人,一个年龄大一些,先天性的,会上网我觉得不稀奇,竟然还开了淘宝店,四处参加互联网大会,有时我就在想,你安心在家待着就行了,瞎折腾啥呀?这是正常人玩的游戏规则,你掺合啥?

那时,我对盲人有偏见。

不单对盲人,我觉得对身体残缺总有异样的心情,我知道说出来就会受到攻击,但这是我的真实感受……

是内心深处的感觉,不是刻意为之。

本地有个银行领导,一条腿,车祸造成的,这家伙特好色,女下属多跟他有一腿,在本地这都不是新闻,大家都知道。

他出事以后,我私下里问过其中一个女的:一个男人只有一条腿,脱了裤子是不是感觉有些别扭?

她的回答使我很意外,哈,你猜,她说的啥?

先卖个关子,以后再揭晓谜底!

我认为,假如我是女的,我肯定不跟他睡,一条腿,多吓人呀?!

跑题了,继续说那个开淘宝店的盲人,后来有做培训的就想把他打造成经典案例,于是送了他台电脑,还让他上台发言等等……

这个事,我还写到日记里,把培训大师赞美了一顿,其实是笑里藏刀,我讽刺他呢!

去年,又认识了一个盲人读者,小青,后天性的,2012年才看不见的,小伙子长的特别帅,刚刚大学毕业,原来的女朋友也很漂亮,人家肯定不能嫁给一个盲人呀,离他而去了,他又找了一个女朋友,也是盲人,长得不是特别好看,不过好不好看已经无所谓了,反正他也不看。

在我的理解里,一个人成了盲人,要么就在家安心待着,要么去学门手艺,例如按摩啥的,除此之外,还能干啥呢?我实在想不出来……

我看过毕飞宇的《推拿》,就是讲了一群盲人的故事,在盲人眼里,盲人是一类人,正常人是一类人,是不对等的,正常人更高等一些,就如同我们正常人对待鬼神的态度,基本如此。

所以,盲人圈子里,只有盲人。

小青来找我之前,并没有说自己是盲人,咱也没朝这方面想呀,整天聊QQ聊微信,咋可能是盲人呢?

他姐开车带他来的,还有一条拉布拉多导盲犬。

我才知道他是盲人。

突然觉得很尴尬,我不知道应该怎么伺候他,我也希望安抚他的心情,希望他别觉得跟我在一起有压力,更不要觉得我会瞧不上他之类的,我努力地去引导他。

他说:“董哥,你别想太多,你就把我当个正常人看待就行了,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看得见的。”

他姐也在旁边说:“小青就是个正常人,能跑能跳,还能玩游戏。”

我问了一个问题:“从看得见到看不见,是不是个很痛苦的过程?”

他说:“特别特别痛苦,仿佛整个世界关闭上了,后来家人就带我四处看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就疏导我,说人与外界交流是有四扇窗户,嗅觉,听觉,视觉,触觉,关上一扇是为了其它三扇更明亮。”

我问:“现在还有心理障碍吗?”

他说:“基本没有,我生活都能自理,每天我坐公交车上下班,没任何问题。”

我问:“坐电梯之类的也行吗?”

他说:“没任何问题。”

我问:“盲人玩微信的群体大吗?”

他说:“中国有接近2000万盲人,年轻一点的,基本上都玩微信,而且比你们玩的更专注,手机就是我们的眼。”

我问:“在微信上能泡妞不?”

他说:“盲人和盲人是一个圈子,会谈朋友,但是很少约着见面,不方便。”

我说:“我看《推拿》上讲,盲人去找小姐更敏感?”

他说:“我没找过小姐,但是我可以分享一点小感受,看不见的时候,人的触觉特别敏感,你到时可以试着把眼睛蒙上,特爽。”

我说:“我是看书上写的,问问你而已。”

咋见了人家不聊正经事?

其实,有些擦边话题是很好的破冰,会让彼此哈哈一笑,把层层戒心、尴尬打开……

我问:“你现在主要做什么?”

他说:“配音师。”

我问:“业余呢?”

他说:“在喜马拉雅上录制节目,我为什么来找你呢,就是觉得你写的一个东西特别好,把一些经典的文章语音化,让更多的人听到,可是我不知道怎么找这些经典的文章。”

我说:“名人、学者他们的层次是要高于普通人的,他们看待问题更深一些,我找的文章就是来自于他们的微博推荐,能听明白不?”

他说:“能!”

我说:“这个对你而言是有难度的。”

他说:“的确是。”

我说:“我周末推荐的文章,就是这么找的,要相信他们的眼光,当然也不是盲目相信,而是要问问自己是否有启发,哪篇对自己启发最大,就推荐哪篇,你若是做这个事,需要有个人专门帮你推荐文章,对这个人的要求是非常高的,他必须要有足够的社会阅历,要知道什么是好文章,什么是不好的文章,有些文章不需要读完,瞅一眼就知道好坏,就跟一盘菜一样,不需要吃完,夹两筷子就知道厨师的水平了。”

他问:“这个有市场吗?”

我说:“按照我的标准,‘十点读书’里面的文章多数不符合我的审美,我喜欢人性大作,但是‘十点读书’已经是微信里的王牌了,若是开通打赏功能,哪篇文章不赚个几万块钱?你若是想做,必须要给作者版权费,你买语音版权,这样你就可以申请原创了,可以申请打赏,很好的模式。”

他说:“我需要信心。”

我说:“再好的原创杂志,也做不过《读者》,《读者》的核心卖点就是推荐精品,在《读者》面前,‘十点读书’就是个娃娃而已,为什么语音版是趋势呢?我现在看书的时间不如听书的时间多,我每天听两小时的书,但是未必用两小时来看书。”

他说:“你有机会,也关注一下盲人市场,其实每个人都可能成为盲人。”

我暗想,你是诅咒我呢?

这个事,就翻过去了,我觉得他够戗能做到,为什么呢?

因为,他只是会播音,而这个事最难的却是精选,是需要一个有品位、有高度的人去精选,再推荐给他,他再录音,这是一个系统的工程,而不是单一的环节,这里面唯一可替代的环节,就是播音。

后来的事,我没怎么关心,毕竟离我挺遥远的……

为什么突然想起他来了呢?

我老师得了一种免疫系统的疾病,表现形式就是耳朵听力下降,头发脱落,视力下降,而她的视力最先出现的问题。

我一下子慌了。

我在想,这么年轻,她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办?她的优势全是文字类的,是需要看得见才行,以后她看不见了,这可咋办?难道真的要去学推拿?

退路我都给想好了,帮她开个推拿店。

那天,我给她打电话,说到这个事。

老师笑着说:“好呀,好呀,到时你来推拿,免费!”

我知道,她不甘心,使劲睁大眼睛,生怕突然看不见了,视力在不断地下降,现在看直线的东西是曲的,看圆的是方的……

我又想起了小青的那句话:每个人都可能成为盲人。

老师不甘心,我也不甘心,因为没有她的存在,我突然觉得没了方向,没人帮我把握了,我也不知道应该写什么了,无头的苍蝇。

我现在想的挺好的,假如老师完全看不见了,我来选文章,让她来播音,可是我怕自己没有耐心,一个月两个月还行,时间长了,我对盲人的偏见又出来了,那时可能对她都会有偏见,会讨厌她,那多可怕?

可是,人性这东西,谁能摸得准?

我们可能莫名其妙的就接受不了一些东西……

整个8月份,我都为老师的眼睛而痛苦,我都不敢去看她,与其说是担心她,不如说是担心我自己,我在想,假如是我看不见了,那该多痛苦,我不能写文章了吧?不能读书了吧?什么都不能了。

我们喜欢用自己的心智模式去试穿的别人的遭遇。

前些日子,我在日照。那天,日照正好发生了爆炸,比天津爆炸小一点,但是动静也蛮大的,我在日照没觉得有啥呀,该吃吃,该喝喝,这些事与我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不仅仅我如此,日照人不都这样吗?谁恐慌了?谁逃跑了?

外地的朋友纷纷发来慰问……

我就好奇了,日照这么大,那爆炸在岚山区,离日照几十公里的地方,咋大家这么喜欢联想?

意思是日照一个地方爆炸了,全日照都陷入了恐慌?

就如同天津发生了爆炸,大家喜欢点个蜡烛,然后写上四个字:祈福天津。

你去天津看看?

生活跟平时没有任何区别,狗不理包子,依然不理狗。

一切都是如此的平静。

什么,今夜我们都是天津人。

我倒是想是天津人,关键是天津不要我,户口挺贵,是不?

我麻木不仁?

也许是吧,我要表达的意思很简单,我在网上了解到的天津,跟真实的天津不同,我了解的爆炸跟真实的爆炸不同,我理解的天津人的心情跟天津人的心情不同,我认为的一切,都仅仅是我认为的。

我去呼吁?

我去愤慨?

我去指责?

有用吗?我又不是总理,既然我了解到的信息都存在偏差,我又没在现场,那么我的每一条发言都有谣言的基因,我亲眼看到了吗?

没有!

一切都是道听途说的。

既然是道听途说的,我就不应该说,我什么都不说,其实比什么都说已经强了太多,至少我没有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少去掺合,就是少去添乱。

国家需要我们的时候,自然号召了。

国家现在需要的是:你给我闭嘴!

等什么时候,国家说,天津港守不住了,山东男儿给我上……

此时,你再上,不晚!

最近,评选本地好人,一个为救人而牺牲的消防员当选,记者采访了消防员的爷爷,老头面对镜头说:他挺伟大的,光荣,我不后悔送他去当兵。

把我娘看的哭了。

我说:“应该是导演让他这么说的,其实他最想说的一句是:我特别特别疼,就这么一个孙子,真后悔当初找关系送他去当兵,后悔死我了。”

这又说到了前面的话题,什么是好文章?

能触碰到你内心最深处的文章,就是好文章,就是你也是这么想的,只是你没说出来……

我们为什么要努力成为王健林?

因为,王思聪不用当消防员!

当然,这个说辞是要挨骂的,在大家看来,就是国家需要我的时候,我随时捐躯,可是我又反过来一想,我的一切,包括我理解的“国家”都在我的这个躯体里,若是我这个躯体没了,那岂不是啥都没了?

新闻系的学生刚去报社工作,一腔热血,冒着挨打去偷拍……

老领导说了一句:没有什么新闻,比生命更重要!

消极?没有记者精神?

可是, 命都没了,还谈什么其它?

活着,比什么都重要。我们所谓的情怀,所谓的忠贞,所谓的豪爽,所谓的义气,都是建立在“活着”的基础之上的,没有什么东西值得我们拿生命去捍卫。

爱情?

别傻了!

当然,活着也有风险,前几天,潍坊有个司机开车在大街上撞死了5个人,撞伤了几十个,他是故意的,报复……

恰好有群友在现场,他就感叹不已:真是意外随时发生。

最近,媳妇在开车的时候,我总是提醒她一句:一定要小心,任何一个疏忽都可能改变你的人生轨迹,进而改变整个家庭的轨迹。

例如,你酒驾了,撞死人了。

你没系安全带,被撞成植物人了。

不是改变了整个家庭的命运吗?!

要回归自然,找回动物本性,什么本性?就是警惕性,时刻要明白,危险无处不在,危险包括什么?

煤气灶?热水瓶……

你必须要有这个心,不要总是马大哈,机会只有一次,从来没有第二次,前几天我们这里发生了一个事,一个孩子被一锅粥烫伤了。

就是做父母的疏忽了。

胆小慎微!

媳妇貌似被我说动了心,去网上买了一本安全驾驶的书,我一看,哇,还是签名版的呢?

谁写的?

梦飞!

当时,我写了安全驾驶那本书以后,我不想出版,怕大家混淆我的身份,就怂恿读者去出版,谁想出版谁拿去出版,没人认可这个市场,梦飞去出版了,她现在人气比我旺多了,而且读者层次更高,至少是有车一族吧?我读者里,至少一半是没有车的。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接触过特工,就是那些做过贴身安保工作的。

退伍后,他们身上依然有很多小习惯,潜意识里的,就拿宋仁举例吧,他做过贴身警卫员,他到我办公室,进门以后,一定是找靠墙的椅子坐,最好是两面靠墙的,为什么呢?

不会被后面袭击。

他是潜意识习惯。

帮我们照顾孩子的时候,你会发现他的手总是会出现在关键时刻,例如孩子要摸水壶,他的手接着挡过去了,说明一个问题:他随时在关注可能存在的危险……

其实,这是动物本性。

只是我们生活的太平静了,失去了这些本能而已!

有些意外,的确是预防不了,但是要有这个意识,就可以降低事故的发生率,现在城市里的交通事故有一半是与摩托车、电动车有关。

是与他们的交通工具有关吗?

不是,是与他们的安全意识有关,我们要庆幸他们开的不是轿车!

扯远了,其实我要表达的意思很简单,在灾难面前,我们唯一要做的事,就是照镜子,看看是不是自己哪方面做的不够好,是不是也可能出现类似的情况?就如同于娟死去一样,我们不是感叹与惋惜,而是对照她书中的生活习惯,看看我们有哪些需要改变的地方。

去点蜡烛,去缅怀,不需要你,别添乱了,你只能加速谣言……

也不需要你捐款,你先照顾好自己吧,这点钱,国家出的起,你又不是名人,瞎操什么心,你当年捐的钱,与汶川老百姓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你捐给了郭美美吧?

不是阻止你献爱心,献爱心的方式有多种,让你的公司效益更好,不也是爱心吗?于市场是爱心,于供应商是爱心,于员工还是爱心,于老婆孩子小三小四也是爱心,这不比你捐出去的那50块钱强多了吗?

七夕,收到了两件礼物。

一件是赤道姐从新西兰发来的牛肉,媳妇当晚就给红烧了,超级好吃,媳妇问我有没有朋友是卖进口牛羊肉的,买点……

我说:“这个事,我倒真知道,X准备做进口牛羊肉,他注册了进出口公司,但是通关速度太慢,若是没有关系根本搞不定,生鲜产品拖不起,检疫流程又太复杂,单纯看利润的话非常可观,对半赚,咱这边羊肉60元的时候,进口过来才30块钱,当然这个数据可能有出入,是X告诉我的,不是整块的羊肉,是羊肉卷,然后卖给做羊肉卷的,掺进本地羊肉里,尝不出来,进口的羊肉纤维粗一些。”

媳妇问:“后来做没?”

我说:“后来没做,手续把他搞怕了,他没有资质,另外他也搞复杂了,其实他从外贸公司拿货,直接在淘宝上卖就行了,卖生鲜主要靠口碑,回头率非常高,不说百分百,也差不多。”

珠珠姐在潍坊就是做牛羊肉进出口的,我急忙把这个信息传递给了她,意思是让她考虑在淘宝上卖进口牛肉,别做羊肉,因为羊肉纤维太粗,一般人吃不惯,但是牛肉恰好相反,纤维越粗,大家越喜欢。

不要着急,慢慢积累客户,先从同城开始做起,然后招各地代理,例如我想在本地做,那咋办?我买个大冰柜,我在本地发货,同城配送更新鲜,成本更低。

当然,也有缺点,什么缺点呢?

在没有形成品牌以前,代理商是很容易跑的,你给出的批发价若是高于上海或天津,那么人家肯定选择从那里进货。

你只是教会了别人一件事:在微信上卖进口牛肉很火。

昨天,在公园打球遇到了思思,她在卖花,送了我一捧,让我捎给媳妇,我跟媳妇说,是我买的……

我问思思:“今天能赚500不?”

她说:“没问题。”

我说:“别让领导抓着。”

她说:“我今天休班。”

她是医院的护士,就凭这一点,我蛮佩服她的,她至少敢干,我每天在公园里待两三个小时,我要是抱着一捧花,我也能卖掉,可是我不屑,也可能是不好意思,也可能是怕卖不掉,总而言之,是没干,也不敢。

人,总是在寻求捷径。

希望找到一个轻松赚钱的项目,其实赚钱的事,无处不在,能不能赚钱,取决于你是不是一个能赚钱的人。

思思问我:“快餐如何?”

我说:“越来越火,你没发现一个现象,人们不愿意吃大餐了。”

她问:“能做吗?”

我说:“能做,但是要用开五星酒店的思维去开快餐,不能搞成了夫妻店,否则白搭,我采访过包子哥,他说,加盟商里越有钱的,越赚钱,在县城里一次开上四五个店,不是品牌也是品牌了,装修的好一点,越是没钱的呢?越找旮旯店,越装修的乱七八糟,越没人吃。”

她说:“我想做点安稳的事。”

我说:“这个路子是对的,我说说我的真实感受吧,以前我们收入也不错,但是攒不住钱,另外也没有安全感,不知道明天是否还有收入,但是现在则不同,特别稳定,安稳,实体生意会使人有安全感!”

赚快钱,就是做小姐,赚的多,花的快。

最终,除了一身病,啥也没落下。

中国股市为什么波动这么剧烈?

因为,大家都是进去捞快钱的,自然波动就大了,看看美股呢?波线非常得平滑,这就是幼稚股市跟成熟股市的区别。

人,什么时候才成熟?

明白一句话的时候,哪句话?

相信日积月累的力量!

 

- 猜你喜欢 -

- END -

530
0

- 热点阅读 -

十大最美多肉排行榜 哪些多肉越长大越好看

多肉植物凭借着萌萌的姿态,在花卉市场占据着一席之地。多肉植物因为养护容易不占地方,可以帮助我们缓解生活中的一些压力,所以,多肉植物受到了越来越多人们的喜爱。多肉植物品种丰富,形态各异,不管是 …

【懂懂日记】:白加黑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村里有个油坊,我爹是厂长。油坊属于集体所有,我爹属于村干部,那时我经常去油坊蹭饭吃,油坊的伙食很好,吃大米干饭。 大米干饭多么稀罕呢? 相当于今天的海参鲍鱼! 油坊出了盗窃案 …

做一个温暖的女子

此生,我想要做一个令人温暖的女子,清淡如水,明媚如花。 我要做一个自然的女子,不求高贵华丽,更不要浓妆艳抹,只求简单舒适。不管心情如何,绝不会让自己颓废,每天都要干净整洁,即使不化妆也能大方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