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折叠全文txt下载 郝景芳

2016.08.22-14:51:38 - 分类:悦读  Hot

《北京折叠》是郝景芳在2012年年底完成的,初稿只用3天时间就写完了,最初发表于清华大学学生论坛水木社区的科幻版上。2014年,这篇小说被《文艺风赏》、《小说月报》等文学刊物选中刊发,之后又引起了《三体》英文版译者、科幻作家兼翻译家刘宇昆的注意,他把《北京折叠》译成英文,收录于《看不见的星球:中国当代科幻小说选集》中,该书于2015年11月在美国上市,《北京折叠》也得以于今年4月入围第74届“雨果奖”。

北京折叠图片

北京折叠图片

(1)

清晨4:50,老刀穿过熙熙攘攘的步行街,去找彭蠡。

从垃圾站下班之后,老刀回家洗了个澡,换了衣服。白色衬衫和褐色裤子,这是他唯一一套体面衣服,衬衫袖口磨了边,他把袖子卷到胳膊肘。老刀四十八岁,没结婚,已经过了注意外表的年龄,又没人照顾起居,这一套衣服留着穿了很多年,每次穿一天,回家就脱了叠上。他在垃圾站上班,没必要穿得体面,偶尔参加谁家小孩的婚礼,才拿出来穿在身上。这一次他不想脏兮兮地见陌生人。他在垃圾站连续工作了五小时,很担心身上会有味道。

步行街上挤满了刚刚下班的人。拥挤的男人女人围着小摊子挑土特产,大声讨价还价。食客围着塑料桌子,埋头在酸辣粉的热气腾腾中,饿虎扑食一般,白色蒸汽遮住了脸。油炸的香味弥漫。货摊上的酸枣和核桃堆成山,腊肉在头顶摇摆。这个点是全天最热闹的时间,基本都收工了,忙碌了几个小时的人们都赶过来吃一顿饱饭,人声鼎沸。

老刀艰难地穿过人群。端盘子的伙计一边喊着让让一边推开挡道的人,开出一条路来,老刀跟在后面。

彭蠡家在小街深处。老刀上楼,彭蠡不在家。问邻居,邻居说他每天快到关门才回来,具体几点不清楚。

老刀有点担忧,看了看手表,清晨5点。

他回到楼门口等着。两旁狼吞虎咽的饥饿少年围绕着他。他认识其中两个,原来在彭蠡家见过一两次。少年每人面前摆着一盘炒面或炒粉,几个人分吃两个菜,盘子里一片狼藉,筷子扔在无望而锲而不舍地拨动,寻找辣椒丛中的肉星。老刀又下意识闻了闻小臂,不知道身上还有没有垃圾的腥味。周围的一切嘈杂而庸常,和每个清晨一样。

“哎,你们知道那儿一盘回锅肉多少钱吗?”那个叫小李的少年说。

“靠,菜里有沙子。”另外一个叫小丁的胖少年突然捂住嘴说,他的指甲里还带着黑泥, “坑人啊。得找老板退钱!”

“人家那儿一盘回锅肉,就三百四。”小李说,“三百四!一盘水煮牛肉四百二呢。”

“什么玩意?这么贵。”小丁捂着腮帮子咕哝道。

另外两个少年对谈话没兴趣,还在埋头吃面,小李低头看着他们,眼睛似乎穿过他们,看到了某个看不见的地方,目光里有热切。

老刀的肚子也感觉到饥饿。他迅速转开眼睛,可是来不及了,那种感觉迅速席卷了他,胃的空虚像是一个深渊,让他身体微微发颤。他有一个月不吃清晨这顿饭了。一顿饭差不多一百块,一个月三千块,攒上一年就够糖糖两个月的幼儿园开销了。

他向远处看,城市清理队的车辆已经缓缓开过来了。

他开始做准备,若彭蠡一时再不回来,他就要考虑自己行动了。虽然会带来不少困难,但时间不等人,总得走才行。身边卖大枣的女人高声叫卖,不时打断他的思绪,声音的洪亮刺得他头疼。步行街一端的小摊子开始收拾,人群像用棍子搅动的池塘里的鱼,倏一下散去。没人会在这时候和清理队较劲。小摊子收拾得比较慢,清理队的车耐心地移动。步行街通常只是步行街,但对清理队的车除外。谁若走得慢了,就被强行收拢起来。

这时彭蠡出现了。他剔着牙,敞着衬衫的扣子,不紧不慢地踱回来,不时打饱嗝。彭蠡六十多了,变得懒散不修边幅,两颊像沙皮狗一样耷拉着,让嘴角显得总是不满意地撇着。如果只看这幅模样,不知道他年轻时的样子,会以为他只是个胸无大志只知道吃喝的怂包。但从老刀很小的时候,他就听父亲讲过彭蠡的事。

老刀迎上前去。彭蠡看到他要打招呼,老刀却打断他:“我没时间和你解释。我需要去第一空间,你告诉我怎么走。”

彭蠡愣住了,已经有十年没人跟他提过第一空间的事,他的牙签捏在手里,不知不觉掰断了。他有片刻没回答,见老刀实在有点急了,才拽着他向楼里走。“回我家说,”彭蠡说,“要走也从那儿走。”

在他们身后,清理队已经缓缓开了过来,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将人们扫回家。“回家啦,回家啦。转换马上开始了。”车上有人吆喝着。

彭蠡带老刀上楼,进屋。他的单人小房子和一般公租屋无异,六平米房间,一个厕所,一个能做菜的角落,一张桌子一把椅子,胶囊床铺,胶囊下是抽拉式箱柜,可以放衣服物品。墙面上有水渍和鞋印,没做任何修饰,只是歪斜着贴了几个挂钩,挂着夹克和裤子。进屋后,彭蠡把墙上的衣服毛巾都取下来,塞到最靠边的抽屉里。转换的时候,什么都不能挂出来。老刀以前也住这样的单人公租房。一进屋,他就感到一股旧日的气息。

彭蠡直截了当地瞪着老刀:“你不告诉我为什么,我就不告诉你怎么走。”

已经5点半了,还有半个小时。

老刀简单讲了事情的始末。从他捡到纸条瓶子,到他偷偷躲入垃圾道,到他在第二空间接到的委托,再到他的行动。他没有时间描述太多,最好马上就走。

“你躲在垃圾道里?去第二空间?”彭蠡皱着眉,“那你得等24小时啊。”

“二十万块。”老刀说,“等一礼拜也值啊。”

“你就这么缺钱花?”

老刀沉默了一下。“糖糖还有一年多该去幼儿园了。”他说,“我来不及了。”

老刀去幼儿园咨询的时候,着实被吓到了。稍微好一点的幼儿园招生前两天,就有家长带着铺盖卷在幼儿园门口排队,两个家长轮着,一个吃喝拉撒,另一个坐在幼儿园门口等。就这么等上四十多个小时,还不一定能排进去。前面的名额早用钱买断了,只有最后剩下的寥寥几个名额分给苦熬排队的爹妈。这只是一般不错的幼儿园,更好一点的连排队都不行,从一开始就是钱买机会。老刀本来没什么奢望,可是自从糖糖一岁半之后,就特别喜欢音乐,每次在外面听见音乐,她就小脸放光,跟着扭动身子手舞足蹈。那个时候她特别好看。老刀对此毫无抵抗力,他就像被舞台上的灯光层层围绕着,只看到一片耀眼。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他都想送糖糖去一个能教音乐和跳舞的幼儿园。

彭蠡脱下外衣,一边洗脸,一边和老刀说话。说是洗脸,不过只是用水随便抹一抹。水马上就要停了,水流已经变得很小。彭蠡从墙上拽下一条脏兮兮的毛巾,随意蹭了蹭,又将毛巾塞进抽屉。他湿漉漉的头发显出油腻的光泽。

“你真是作死,”彭蠡说,“她又不是你闺女,犯得着吗。”

“别说这些了。快告我怎么走。”老刀说。

彭蠡叹了口气:“你可得知道,万一被抓着,可不只是罚款,得关上好几个月。”

“你不是去过好多次吗?”

“只有四次。第五次就被抓了。”

“那也够了。我要是能去四次,抓一次也无所谓。”

老刀要去第一空间送一样东西,送到了挣十万块,带来回信挣二十万。这不过是冒违规的大不韪,只要路径和方法对,被抓住的几率并不大,挣的却是实实在在的钞票。他不知道有什么理由拒绝。他知道彭蠡年轻的时候为了几笔风险钱,曾经偷偷进入第一空间好几次,贩卖私酒和烟。他知道这条路能走。

5:45。他必须马上走了。

彭蠡又叹口气,知道劝也没用。他已经上了年纪,对事懒散倦怠了,但他明白,自己在五十岁前也会和老刀一样。那时他不在乎坐牢之类的事。不过是熬几个月出来,挨两顿打,但挣的钱是实实在在的。只要抵死不说钱的下落,最后总能过去。秩序局的条子也不过就是例行公事。他把老刀带到窗口,向下指向一条被阴影覆盖的小路。

“从我房子底下爬下去,顺着排水管,毡布底下有我原来安上去的脚蹬,身子贴得足够紧了就能避开摄像头。从那儿过去,沿着阴影爬到边上。你能摸着也能看见那道缝。沿着缝往北走。一定得往北。千万别错了。”

彭蠡接着解释了爬过土地的诀窍。要借着升起的势头,从升高的一侧沿截面爬过五十米,到另一侧地面,爬上去,然后向东,那里会有一丛灌木,在土地合拢的时候可以抓住并隐藏自己。老刀没有听完,就已经将身子探出窗口,准备向下爬了。

彭蠡帮老刀爬出窗子,扶着他踩稳了窗下的踏脚。彭蠡突然停下来。“说句不好听的,”他说,“我还是劝你最好别去。那边可不是什么好地儿,去了之后没别的,只能感觉自己的日子有多操蛋。没劲。”

老刀的脚正在向下试探,身子还扒着窗台。“没事。”他说得有点费劲,“我不去也知道自己的日子有多操蛋。”

“好自为之吧。”彭蠡最后说。

老刀顺着彭蠡指出的路径快速向下爬。脚蹬的位置非常舒服。他看到彭蠡在窗口的身影,点了根烟,非常大口地快速抽了几口,又掐了。彭蠡一度从窗口探出身子,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缩了回去。窗子关上了,发着幽幽的光。老刀知道,彭蠡会在转换前最后一分钟钻进胶囊,和整个城市数千万人一样,受胶囊定时释放出的气体催眠,陷入深深睡眠,身子随着世界颠倒来去,头脑却一无所知,一睡就是整整40个小时,到次日晚上再睁开眼睛。彭蠡已经老了,他终于和这个世界其他五千万人一样了。

老刀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向下,一蹦一跳,在离地足够近的时候纵身一跃,匍匐在地上。彭蠡的房子在四层,离地不远。爬起身,沿高楼在湖边投下的阴影奔跑。他能看到草地上的裂隙,那是翻转的地方。还没跑到,就听到身后在压抑中轰鸣的隆隆和偶尔清脆的嘎啦声。老刀转过头,高楼拦腰截断,上半截正从天上倒下,缓慢却不容置疑地压迫过来。

老刀被震住了,怔怔看了好一会儿。他跑到缝隙,伏在地上。

转换开始了。这是24小时周期的分隔时刻。整个世界开始翻转。钢筋砖块合拢的声音连成一片,像出了故障的流水线。高楼收拢合并,折叠成立方体。霓虹灯、店铺招牌、阳台和附加结构都被吸收入墙体,贴成楼的肌肤。结构见缝插针,每一寸空间都被占满。

大地在升起。老刀观察着地面的走势,来到缝的边缘,又随着缝隙的升起不断向上爬。他手脚并用,从大理石铺就的地面边缘起始,沿着泥土的截面,抓住土里埋藏的金属断茬,最初是向下,用脚试探着退行,很快,随着整快土地的翻转,他被带到空中。

- 猜你喜欢 -

- 更多精彩 -

- 热点阅读 -

学生党适用的洗面奶有哪些?平价好用,能让皮肤滋润舒适吗?

洗面奶对于学生党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它可以清洁皮肤,去除污垢和油脂,让皮肤呈现出健康的状态。适用于学生党的洗面奶有哪些呢? 推荐一款平价好用的洗面奶——妮维雅深层净化洁面乳。这款洗面奶主要成分是天 …

如何有效祛痘?

要说起祛痘,我可是非常有经验的!毕竟,我曾经也是一个面临痘痘困扰的人。 我们要明确一点,祛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你想要祛痘成功,必须要有耐心和恒心。 那么问题来了:如何有效祛痘呢? 第一步: …

哪家杭州水光针好用?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美容师,我时常被问及哪家杭州水光针好用。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接触过许多不同品牌和类型的水光针,今天我将从多个角度分享我的看法,帮助你找到适合自己的水光针。 我想提醒大家注意产 …

醋盐水美白要多久?

很多人想通过醋盐水来美白皮肤,这个方法被认为是一种天然的、温和的美白方式。但是,要想知道醋盐水美白需要多久才能见效,需要从多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 要了解醋盐水是如何美白的。醋和盐都有一定的消炎 …

金盏花爽肤水能够改善脸色吗?

金盏花爽肤水能够改善脸色吗?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注重肌肤保养,尤其是女性。而在众多护肤品中,金盏花爽肤水备受追捧。金盏花爽肤水到底能否真正改善脸色呢?接下来,我们将从多个角度来探讨这个问 …

直接涂芦荟在脸上有没有护肤效果?

涂芦荟在脸上,这是目前很多女性选择的护肤方式。但是,到底涂芦荟能否带来有效的护肤效果呢? 我们需要了解芦荟的成分。芦荟中含有大量的多糖、氨基酸和维生素等营养成分,这些成分对于皮肤具有一定的保湿 …

吃哪些蔬菜能让皮肤白嫩?

听说女人的美貌来自于内而外的散发,那么什么能更好地体现出一个人的内在呢?皮肤就是其中之一。有没有想过吃什么蔬菜能让皮肤变得白嫩呢?今天,我们就一起来看看这个话题吧。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什么是美白 …

关晓彤眼袋怎么遮盖?

关晓彤是一位备受关注的年轻女演员,她以清新可人的形象和出色的表演技巧赢得了众多观众的喜爱。就像其他明星一样,她也无法避免一些容颜问题的困扰,比如眼袋问题。 眼袋是很多人都会遇到的一种眼部问题, …

早安心语:我只要你快乐,不要哀伤 |

早安心语第181期:我不怕我不能过情人节,但我怕我喜欢的那个人和别人过情人节。暖新浪微博地址:http://weibo.com/123nuan 请大家多多关注! 暖首发,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 1、做你说过 …

眼袋浮肿怎么治?快速消除眼肿方法?

眼袋浮肿是很多人都面临的问题,但是要想快速消除眼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们需要从生活中改变一些坏习惯,如熬夜、过度饮食和缺乏运动等。我们还可以通过一些简单的方法来缓解眼袋浮肿。 冰敷是一种非 …

脸上毛孔堵塞怎么办?

脸上毛孔堵塞怎么办? 大家都知道,毛孔是皮肤呼吸和排泄物质的通道,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容易被污垢和油脂堵塞,导致黑头、粉刺和暗疮等问题。今天我们来探讨一下脸上毛孔堵塞怎么办。 保持面部清洁非 …

黄褐斑长什么样?

黄褐斑是一种肌肤问题,许多人都会受到它的困扰。黄褐斑到底长什么样呢? 黄褐斑是一种肌肤色素沉淀形成的斑点,通常呈现出棕色或黑色的颜色。它们多数出现在面部、颈部和手臂上,往往由长期暴露在阳光下或 …

悦木之源洗面奶能泡沫吗?有封口吗?

悦木之源洗面奶是一款备受好评的洗面奶,其温和的成分和有效的护肤效果让它成为了很多人的首选。这款洗面奶能不能泡沫呢?有封口吗?这些都是很多人关心的问题。 悦木之源洗面奶是可以泡沫的。它的质地非常 …

屈臣氏的祛痘膏真的那么好用吗?

屈臣氏的祛痘膏真的那么好用吗? 作为一款广受好评的祛痘产品,屈臣氏的祛痘膏在市场上备受瞩目。它声称能有效消除痘痘、改善肌肤问题,给人们带来更健康、光滑的肌肤。屈臣氏的祛痘膏真的那么好用吗?让我 …

如何消除脸上的斑点?

如何消除脸上的斑点? 大家都希望拥有一张白皙无瑕的面孔,然而斑点却是烦恼很多人的问题。我们应该如何有效地消除脸上的斑点呢?别担心,我将从多个角度为大家介绍一些方法和小窍门。 正确的护肤步骤非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