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希望你长成一片海洋

一打电话回家,妈妈就对我抱怨,说弟弟每天都待在家里上网,给他找了学艺的师傅,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去了几天就放弃了。家里来了客人,弟弟也显得笨头笨脑的,还是待在自己的房间看动漫或是打游戏,一点也不会来事儿。妈妈很生气的向我诉说着弟弟的种种“恶行”,语气充满焦虑和无奈,期待我能以姐姐的身份去教育他改邪归正,就像她处理亲子关系的一贯方式,用苦口婆心的说教向我们灌输她所谓正确的思想观念和行为准则,以及无尽的对比打击来激发我们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潜力和恒心。

我和弟弟就是在这样的家庭教育环境中长大的,爸爸常年不在家,妈妈除了负责我们的日常饮食起居外,还要扮演父亲的角色。她对我们的教育很敏感,生怕一不小心,我们就偏离正常的人生轨道,变成让人耻笑的一事无成的loser。记忆中,我和弟弟从来都不是让她满意的小孩,当亲戚朋友夸我们的时候,她总是会列出我们的一大堆缺点来证明我们是受不住这样的夸耀的。现在想来,这只是中国人特有的面对夸奖的习惯,一种虚假的谦虚,但是对于还是小孩的我们,听到这样的对话,还是会觉得很受伤。因为缺少应有的鼓励和关爱,我和弟弟从小在焦虑和恐慌中小心翼翼地生活,长大了也总是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很低,渴望关心却又害怕亲密关系,而这一点,对弟弟来说尤甚。

弟弟,希望你长成一片海洋

弟弟从小学习成绩就不好,那时还是以分数论一切的年代,这对我妈来说,简直是如临大敌,觉得要是一直这样,弟弟以后一定会走上可悲的屌丝之路。无奈自己也没多少文化,想不出实际办法来提高弟弟的成绩,只得每日像念经一样在弟弟耳边念叨催促,用不知是听来的还是胡诌的正面反面教材让弟弟焦虑恐慌,认识到自己目前状况是有多么糟糕,然后明白父母的良苦用心,从此一头埋进课本,成绩突飞猛进成为新一代的学霸。我那时也不懂事,整天想着自己在考试中排名第一而沾沾自喜,甚至在妈妈对弟弟说,你怎么不向姐姐学习时还隐隐露出一种优越感。弟弟那时对我一定是存在敌对心理的,在以后漫长的青春期,他从来不向我坦露真实的内心,他的害怕和担忧,他的喜悦和梦想,我一无所知。那时,我这个姐姐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妈妈的翻版,他从未奢望可以从我这里得到鼓励和理解,有什么委屈,他宁愿一人独自承受也不愿向家人诉说。记忆中,弟弟小时候是一个活泼聪明的小孩,无忧无虑的整天和一帮小朋友玩打仗,漫山遍野地疯跑。拆坏了家里的收音机,录音机以及我的随身听,信誓旦旦地说一定可以装回原样最后却抱着一堆电线盖板束手无策。他极有音乐天赋,在没有任何人教的情况下学会了用吉他弹奏简单的和弦。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弟弟变得越来越沉默寡言了,唯一的兴趣似乎就是上网打游戏和看动漫。那时,我出门读书,一年只回家两次,给家里打电话时,妈妈总是向我抱怨弟弟,说他不好好读书性格又内向害羞,以后怎么在社会立足。那时我离家,希望找到真正的自我,也处于迷茫和焦虑的心理氛围中,还未摆脱家庭的影响,不能心平气和的和弟弟交流,每次都在电话中都把他教育一番,让他好好学习一门技艺,不要三心二意如蜻蜓点水做什么都中途放弃,要多与人沟通交流。有时着急了也忍不住开始批评他,说他怎么现在这个样子,要是一直这样可怎么办。他有时在电话那头嗯哦地应付着我,有时话说重了干脆直接挂掉电话,把我气得半死。他的成绩一直不好,也不想继续读书,念了中专后就开始出门打工。那时他才16岁。

国庆节回了一趟家,因为妈妈一个人在家,想回去陪陪她。那时弟弟去了另外一个地方上班。妈妈还是老样子,一回去就开始批评我的穿着,又说我脸为什么变得这么瘦削,说还是像某某女孩子那样脸蛋饱满才好看。我一听这话就火冒三丈了,从小到大,你挑剔我和弟弟难道还不够吗?那天,我和她爆发了激烈的争吵,我说我已经长大成人,不再是什么都必须顺从她的小女孩了。我有自己的思想和生活,希望她不要再打着对我好的旗帜来干涉我。我说弟弟也是一样,他现在本该是享受青春,恣意纵横的年纪,现在却要干着一份无趣的工作,而且还要承受家庭给他带来的压力。弟弟现在最需要的不是批评教育,而是家里人对他的鼓励和支持。一个人若是得不到家庭的无条件支持,又怎么去面对外面复杂世界的刀枪血雨?当然最后我还是惨败而归,妈妈还是觉得她做的一切都是为我们好,父母怎么会害孩子?如果我和弟弟能听她的话,一切都会好得多。这是她的一贯论调。

有人说,人与人之间的爱,都是以聚合为目的,只有父母对子女的爱是以分离为目的。也许,现在能和妈妈好好相处的唯一方式便是和她保持一定距离。在另一个城市,我遇到了一个我愿意和他携手一生的人,那些冷冷清清的过往,七零八落的心事,我已经学着慢慢放下,而弟弟,也终会走出自己的阴影,重新拥抱阳光。我希望他能遇上一个欣赏他,爱他的女孩,我希望他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用不成熟的方式爱着弟弟,弟弟也总是担心我这个姐姐独自一人在外面被人欺负。他知道我谈恋爱了以后就催促我结婚,说结了婚以后就不用一人在外漂泊,可以真正地安定下来,这样他也就放心了。他说我结婚的时候他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会赶回家,参加我的婚礼。弟弟挣钱并不多,但每次发工资了都打电话问我缺不缺钱花,如果没钱了就给我寄,还念叨着挣钱了过年回家要给奶奶买一件超级保暖的羽绒服,还要带全家到哪里哪里去玩。他一心想着多挣点钱,一来是想出人头地衣锦还乡,二来也是想给家人更好的生活.我和他打电话的时间越来越频繁了,在电话中我已经不太对他说教,而是谈论一些比较轻松高兴的话题。他现在还是家里人担心的重点,因为在他们看来,弟弟学历不高又不能安心去学一门手艺,连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想做什么,对未来欠缺规划,处于一片茫然的状态,且内心封闭,不善与人交往。只有我知道,弟弟是一个有责任感的男子汉,我坚信他一定可以做成他想做的事情,成为一个家庭的顶梁柱,就像一片大海一样,波澜不惊,包容万象,即使遇到再大的风浪,也能终归平静。(文/谷雨)

地址:http://nuan.org/yuedu/3541.html 转发请保留网址哦~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