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比脚更长的路

2013.01.01 -

我不会写书评,水平不够,我只能写读后感。

《转山》这本书里记录的故事,不是英雄史诗般的牛逼传奇,而是处处都透露着真实感。不管故事细节有没有艺术处理,但是我相信作者的心是真诚的,我被诱惑的相信这一切,无力反抗。

以前,我总觉得要先成为勇敢的人,才能去做勇敢的事。一个坚强的人,才能在生活的磨难中挺过来。当遇到厄运时,亲友会安慰你:“亲爱的,坚强一点,会过去的!”于是我一直以为“勇敢”与“坚强”是对付困难之事的武器,是要早早准备在手中的东西,然后自信满满的将随之到来的困难解决。若我没有准备好武器,那我就只能“避开“,不是“解决”。

之前,我觉得谢旺霖骑完了这样一段旅程,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他一定是一个勇敢的人,一个有毅力的人,一个坚强的人……

但是,他说:“我的这趟旅途,绝不是以雄心壮志为起点”,“我怀疑,这趟旅程根本没有所谓的‘勇敢’在支持自己朝着未知的可能无止无懈地挺进”。

也就是说,不是“坚强”和“勇敢”才去做困难的事情,而是做了困难的事情才显得“坚强”和“勇敢”!“坚强”和“勇敢”是自己事后回过头看的时候发现的;在事前,在事中,自己是无法感知的。而且很多时候,“坚强”和“勇敢”是别人的评价。自己对自己说的勇敢,很可能是空话,自己只要对自己说:“接着做下去!”

我总觉得要做一件“大事”之前,就要有充足的准备。所以,我常常用“还没准备好”作为退缩的理由,很多事情一拖再拖;也有很多事情是无法退缩的,比如,被确定的考试时间,不管我们是否准备好,那一天都是会不快不慢的来到,于是就这样完成了。其实,对于不自信的我,几乎没有觉得做好万全准备的时候,总觉得再多点时间才行。

    谢旺霖说:“这条路终归是去定了,不管我准备的如何七零八落,出发就是准备好了。所有来得及与来不及,都将在出发时一切就位。”

    不要那么多的犹豫与踟蹰,计划好出发的时间,时间到了就出发吧!

《转山》中记录了旅途中很多人和事,我不想介绍,因为即使我再怎么努力的讲诉,也与原著相差千万,不如不讲。

关于单车骑行、登山等事情,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觉得是好事。我曾多次听到别人对我说这种事没意义。登上高山有什么贡献?骑行是有危险的,不知道家人担心吗?甚至是去人迹罕至的地方远足探险,出了事还要别人去救,把别人也带入危险的境地(曾有过搜救员牺牲的新闻)。诸如此类的质疑显得是相当有道理。我以前也一直在想,这些人就不担心危险吗?万一出事了呢?有几个家庭可以承受这样的“万一”。

我们的生活总是有太多的牵挂,这些牵挂是我们活下去的理由与幸福的来源,同时也牵挂住了我们远行的脚步。于是很多人过着别人期待的生活。有的人很清楚自己选择了什么,放弃了什么。但是很多人并不真正明了,不知道怎么抉择,于是剧烈挣扎着,或者安静迷茫着。

生活是需要做一些不曾做过的事,甚至是有点冒险的事情来认识自己的能力和自己真正的需要。至于这件事是什么事,因人而异。你不做一点事情证明一下自己,怎么知道自己是否坚强,是否勇敢?怎么知道对与错?别人给的建议都是真理吗?就算觉得很有道理,但真的就彻底相信,坚定不移的遵守吗?为什么我们说要努力却不能真的努力,那是信念不够!信念与自信是自己建立的,别人给不了。其实,每个人都是有潜力的。

 谢旺霖说:“这段期间里,生病过,恐惧过,失落过,软弱过,任何的挫折与不安,孤独与绝望,幸好都没有全然阻断我的前行,追究到底,如果不前行,种种负面的情绪和现实状况,也依然会催逼着我的心理和生理,将我扑到在地”。我觉得我特别需要这种“在路上”不前进不行的具有痛感的状态。或者说,我需要时刻感觉这样的状态,而不是用娱乐来麻痹一下就忘记自己该做什么。

我不曾骑行或者登山,我没有离开过熟悉而舒适的生活环境,于是我迟迟不能成熟与突破。幸好,我身边的人们是那样善良和宽容,还会说一句,你很单纯。但是到了我这个年龄,“单纯”从夸奖词变成了安慰词。这一年,我是那样的觉得自己懦弱与裹足不前,感觉自己在一个地方呈现着一种长久不变的样子,都生根长蔓,被绑捆的透不过气了,我渴求着改变。这本《转山》正好缓解了一下我的渴感。

这本书让从不曾独自远行的我真切感受了一次旅途,改变了我的一些想法,我想是本好书,大家可以看看。

- 猜你喜欢 -

- END -

347
0

- 热点阅读 -

抓娃娃机有什么技巧 作弊视频教程

抓娃娃是很多女生喜欢玩的游戏,看到满满的娃娃堆,你一定也想知道怎么样能又快又准的抓到吧。那么抓娃娃机到底有没有漏洞呢?是不是可以作弊抓到娃娃呢?下面让小编给大家一一揭开。 抓娃娃机的技巧,百发 …

杨桐微博个人资料介绍 变形计杨桐英国留学现状

湖南卫视《变形计》节目中每一期的主人公都会受到众人的关注,杨桐也不例外,参加变形计之前一心想要自杀的杨桐经过变形计之后有了巨大的转变,关于杨桐微博个人资料等等引起了很多人的围观,据悉,现在的 …

在失望和绝望这件事情上,我们并没有任何不同.

四年级时,我已经变成了一个过分心事重重的小孩。这一年我们换了一个新的数学老师,是个大概已经五十多岁的老人,姓金,个子矮小,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表情严肃,充满了很少见的尊严。他是因为年龄大了身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