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刻骨铭心的感情,都会败给时间

2014.12.10 -

所有故事都将散场。大家都会有各自的归属。爱过的人,只会在心中留下一个浅浅的影子,在某日阳光晴好时,拿出来晒一晒,回忆一下。

113898104362a8b8b8o

空流连

文/蔺染

一个人的爱情

陈经河,自你之后,我遭遇了很多似是而非的爱情。那些男生,多少有些你的影子,我在潜移默化中把你作为我心中的蓝本。

我不记得是我第几号男朋友,只记得他与你有相同的眉眼。与我亲吻后,他宠溺地说,流连,我爱你呀。我突然地推开他,抱歉地摇一摇头,然后还是一个人离开。

我在他们身上寻找慰藉,最后发现,他们终究不是你。因为,你自始至终都不会对我言爱的。

陈经河,我们已经走散很多年,像是汇入大海的两滴水,可能再无见面的机会。有时,我会恍惚,或许你在某个地方岁月静好地过日子,早已将我遗忘。而我却傻傻地站在最初爱你的地方,忘了忘记。

陈经河,你就这样把我独自丢下面对两个人的曾经,在满目疮痍中独自前行。

陈经河,我爱了你整整十年。

你是夕阳下的剪影画

我是宋流连,初遇陈经河那年,16岁。那时候的我喜欢穿灰色衬衫,牛仔裤,一双起了毛边的白色匡威。与奶奶同住在低档次的小区里。那年,陈经河27岁,才华横溢的落魄画家。

第一次见到你,是在夏末的傍晚,闷热的风吹得人心里烦躁。

我陪患有白内障的奶奶从医院检查回来,在本就狭窄的楼梯上碰到搬运家具的工人。我们上他们下,于是互相僵持着不肯退让。工人开始骂骂咧咧,操,还让不让干活啦。我镇定神情,这里是四楼,老人家走上四楼已经很累,如今让我们退到底楼,简直是做梦。我像是浑身长满刺的刺猬。许是这几年,因家庭因素,我早早变成强硬执拗的人,装出老练世故的样子,无非只是不想让自己受伤和吃亏。

你是这个时候出现的,看到这样的情况,自然是蹙起眉头。三方都挤在楼梯口。你熟练地开始抽烟。奶奶示意我算了,退一步就退一步,我咬着嘴唇低头无动于衷。你终于开口说话,低沉的男声,你对工人说不好意思,给他们添麻烦了,一定劝她们下去。

我猛然抬起头,还未完全沉落的太阳从早已碎了半扇的窗户中照进来,在你的脸上勾勒出好看的剪影,消瘦的脸挺拔的鼻极薄的唇,相术里管这种面相叫寡淡。我恶狠狠地剜了你一眼。你并无给我好脸色,而是温文尔雅地对奶奶说,阿婆,我背你下去,等会儿在背你上来。奶奶一个劲儿地点头说好。

等你把奶奶背进屋的时候,你才拿正眼开始看我。把我从头到脚打量完,没见过你这种女生。我像是被训斥的小孩,敛了所有情绪,看着脚尖,把眼泪生生困在眼眶里。

很多年以后,我都会想,我们最初的见面就已经预示了以后——我始终跟在你后面,你在高我一点的地方,只有你自愿低头,我才能伸手触碰到你的额头。我想,你注定是我的劫——从最初你管我家事训斥我的时候我竟然未生气,反倒觉得心里是温暖的。

你把我的脸蛋托起来的时候,凑近看了看我,很粗鲁地替我抹去眼泪,然后你很轻柔地问我,你叫什么名字呢?有一瞬间我慌了手脚,自你肩膀后面望出去,天很深邃,上面有缱绻的云朵在飘移。然后我听到自己像是老式留声机一样慢慢地吐三个字,宋,流,连。

你拍拍我的脸蛋,有气哈在我脸上。不错,果然长了张令男人流连忘返的脸呐。你突兀的笑声和着空气回荡在这个不算很大的空间里。我想,你一定发现了我脸上的潮红一直攀爬到脖颈。

后来,我才知道,你是隔壁单元新搬来的邻居。我有一点点的庆幸,有一点点害怕。

我漫不经心地和你说再见,然后从猫眼里看到你砰地关上门,于是呼出一口气,摊开掌心,是一枚挂了红线的戒指。戒指很老旧,红线也已褪了色,想必一定是你的贴身物。是刚刚你背奶奶上楼时落下的,我小心翼翼地拾起来,突然起了私心,不打算还给你。我微微地笑了,像糯米团子一样甜腻。

- 猜你喜欢 -

- END -

333
0

- 热点阅读 -

超励志减肥帖:模特身材背后不为人知的内幕

惊爆模特身材背后不为人知的内幕!太惨烈!文末附赠各种瘦腿美腿秘诀,简直是减肥超励志帖,需要好身材的姑娘,真该天天读一遍! 谈一下自己,我身高166cm,最胖144,现在92。 我的主管依旧说我太肥了,我 …

弟弟,希望你长成一片海洋

一打电话回家,妈妈就对我抱怨,说弟弟每天都待在家里上网,给他找了学艺的师傅,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去了几天就放弃了。家里来了客人,弟弟也显得笨头笨脑的,还是待在自己的房间看动漫或是打游戏,一 …

尘世没几个圣人,大都是些相濡以沫的贱人 |

女汉子们的闺蜜情,时光给她们印了一个相濡以沫的戳。 9年义务制友谊 文/胡辛束 “尘世没几个圣人,大都是些相濡以沫的贱人。” 晚上闲来无事,我在翻跳蚤市场收来的二手书。纸上突然蹦出来的这句话,读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