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有些人,一辈子都没有遇见彼此

青春小说:有些人,一辈子都没有遇见彼此

真正的爱情是最莫名其妙的东西,就算长得不美,就算不会做几何题、写不出化学公式,爱你的人依然会爱你。各种花如各种眼,总有这样一个人是老天爷为你准备的。只是有些人相遇的早,有些人相遇的晚,还...

青春小说:你最爱的那个人,一定是我

青春小说:你最爱的那个人,一定是我

这世间女子何其之多,触手可得,一同吃饭一同聊天一同旅行甚至可以上床或者结婚。随便伸手拉一个就足以抵慰漫漫永夜。但那个愿意拿灵魂来交予,那个到生命最后一刻都不曾怨尤的女子,又去哪里找第二个...

青春小说:我的吻注定吻不到最爱的人

青春小说:我的吻注定吻不到最爱的人

有些人,你对他,不是爱,而是他曾给过你温暖或恩泽,于是你就可以将他铭记很久。24岁女孩所嫁之人,都不是17岁时最刻骨的那一个。 文/夏七夕 那年的岁月,天蓝云白,你我没有故事 1999年的聂明飞,还...

青春小说:流浪过后,我看见的是海洋

青春小说:流浪过后,我看见的是海洋

我一直都在自我惩罚的路途上流浪,我以为与这个世界绝缘就能避免伤害与被伤害,我曾经沉迷在往事里只知埋头颠沛流离,可是聂嘉羽用事实告诉我,唯有打开心里那扇门,才能看到在门外,日光倾城。 文/独...

青春小说:月亮与你共白头

青春小说:月亮与你共白头

他们这一生的对白,少于保险推销员对客户的对白,少于售票员对乘客的对白,少于餐厅服务员对食客的对白,也少于动物爱好者对动物的对白。他们这一生,甚至没有牵过彼此的手,吻过彼此年前的面容。但他...

青春小说:无处告别

青春小说:无处告别

有许多事情,我还来不及要回报你。我一直想,等你从澳洲回来,等你从澳洲回来。可是,你没有。你没有再回来。 文/夏七夕 我看天空会想起你,看花树会想起你,看牙膏会想起你,就连看马路都能想起你。 ...

青春小说:时光的缝隙里,我是如此想念你

青春小说:时光的缝隙里,我是如此想念你

他说,勾勾手指比不起钻石戒指,最后你讲一次,若人望高处时候总要自私。 给我一段临安路 文/独木舟 皓言,我回到了这个城市,我看到90后的女孩子们穿着低腰裤,不管不顾的在自己年轻的脸上穿鼻环和...

青春小说:在爱情面前,谁又不自私呢?

青春小说:在爱情面前,谁又不自私呢?

在爱情面前,我终究还是自私的,可谁又不是呢? 谁把欢喜置流年 文/七微 01 邮递员推门而入,带进了一室的阳光,五月底午后三时的日光,已是明晃晃的灼人。他扬声喊,纪以陌,快递。一边轻声嘀咕,这...

青春小说:如果我们不自私,这个世上又何来的爱

青春小说:如果我们不自私,这个世上又何来的爱

最凉不过是深爱 文/彭湃 【1】 溪子,在遇见你之前我几乎是没有朋友的。 十六岁那年我升入高中,军训其间的某个中午,当十几号同学穿着浑身恶臭的迷彩服在操场上暴晒时我一头栽倒在地。当时我的头磕得...

青春小说:时光萃取了哪个少年?

青春小说:时光萃取了哪个少年?

谢安致是初中部的学生会主席,而谢安淮是初中部的不良老大。一对双胞胎,相互背离的形象,引得低年级女生们嗷嗷狼叫。 文/绿里凉桑 (一)将来我罩你,你只能跟我一个人。 小的时候,我就跟吉普赛人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