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都不是情人的胚

2013.01.15 -

那个夏天,她过得有点焦躁。夜夜睁着大眼睛,数到一千羊然后从头再数,仍然毫无倦意。小公寓透着一股憋不过来的闷热,风扇呼啦啦转着,她觉得吵,起身关上,一会又开,如此反复。

那段时间,她常上班迟到,在电梯间的镜子里看到一张毫无生气的脸。办公室里的女出纳一日凑到她跟前,说:“苏苏,我看你最近很憔悴,怎么啦?”她苦笑着说失眠。下午女出纳在网上给她发了一个QQ号,让她加,说可以解决失眠问题。她有些不解,加了后,一个男人的头像跳出来说:“你好啊,我是阳光心理工作室的白泉,真诚为您提供帮助。”她被吓了一跳,男人的话随即又过来, “不好意思,那个是网络设定的自动转发。是不是吓到你了?”一个下午她终于了解,他是个心理医生,在上海,是女出纳的哥哥的同学。

晚上下班,她路过楼下的那家药店时顿了脚步,然后她拿了两个白色小药瓶出来,一瓶维B,一瓶维C。这是他下午在网上说的,维B和维C可以治疗失眠。她想起他说这话时,没有职业的冰冷,像一个温婉的男人。

夏天快过去的时候,她觉得她的失眠症快要好了,就在网上给他发了一个笑脸,说:“你的维B和维C还真能治疗失眠呐。”他就回了一个男孩与女孩亲嘴的图像给她。她愣了一下,没敢再说话。倒是他又发过来些多吃蔬菜、练练瑜珈一类的话,最后又说:“小姑娘,好好的。”晚上在房间里,她一个人又想起那个图像,和最后很亲昵的话,脸有点热了。他是有妻的人,她知道的。所以那个夜晚她脸热的时候,多少是为自己那一点不安份而羞愧。

 

她出差了,被公司派往外地开展业务,那一个月忙得乱七八糟,也没有时间上网。当她返回公司,打开电脑,他的信息一下挤满了屏幕,“你去哪里了?总不见你,我很担心。”这样的信息他发了二十几条。他的头像又闪了起来,“你终于回来啦,后来我问你的同事才知道你出差了,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害我好担心。”她有点不知所措,虽然她知道他这样的责备明明是暧昧,但毕业恋结束后就一直荒芜的心还是腾地一下就热了。他最后问她要了电话,他说以后他要一下就找到她才行。

整个秋天她都没有再失眠。女出纳在电梯间逮着她问,脸色这么红润,是不是睡眠好了,她像被人瞧见了内心的秘密一样,脸上烧了一下,掩饰着说,白医生从上海寄了天然维B和维C,挺管用的。她没有听清楚女出纳如何说白医生的好,她只是想起一个月前收到他从上海寄来的药时,刚好在电视上瞥见王菲和黎明主演的电影《大城小事》,黎明往王菲房门前的邮箱里塞药的镜头,让她当时就想,那一定是细致的爱人才会做的事。第二天她在网上很不矜持地说了这部电影,他却只回了一个笑脸。她不懂那个笑脸代表什么意思,但自己也只试探了这一步,没再问。她想她还是看不到网络那头他的心。

他第一次打电话过来时,她正一个人无聊地看着肥皂剧。手机上蓝色的小灯闪个不停,显示为“他的来电”。她已经记不清什么时候把“白泉”改成了“他”,她觉得用“他”更符合她内心的隐秘。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很温和,通过电话轻轻拂过来,如暖的气息。他在电话那端显得有些兴奋,“我刚下了飞机,来你们这出差。你高兴见到我吗?”她问:“你过来怎么也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刚说完又有点后悔,他凭什么提前给她说呐,她于他,只是一个普通朋友,或者,也许只是个他的病人。他约了见面的地点,在他定的四星酒店的红酒吧。

她出门前换了件暗紫色低胸的羊毛裙,还擦了闪亮的红唇。出门挡车时,一股风吹进裙子,她才想,深秋的夜穿成这样,他会怎么想她呐?他一如想象的面容干净,对她有柔情的微笑。四周都是情侣,窝在一起低语,她和他却恭敬地坐在两边,隔着客套和寒暄的距离。其实刚进来她就觉得尴尬了,在这个摇曳着缠绵音乐的红酒吧,如她和他这样谈论工作近况多矫情呐,而她对他其实了解并非那么多,一会就没话了。

他从洗手间回来,顺势坐到她身旁,她感觉到他细密的呼吸,一点点绕过发烫的脸,一下就绕进了心底。她开始想自己是不是也要站起来去趟洗手间,他却在桌底一下捉住了她的手,他手心里的汗渗进她的皮肤,她不知道该不该拿开她的手,就那样任由他一直握着。过了一会,他贴过脸,轻声说:“苏苏,恩,去我的房间吧。”甚至,她感觉到他说这句话时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她在酒店的电梯间的镜子里看到了一张因慌张而涨红的脸,像极了那些偷情的女人。她是一下厌恶自己的。在电梯打开的瞬间,她对他说:对不起,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要先走了。

自那夜逃一样地回家后,她就很少在网上跟他说话了。第二年春天的那日,她发现他寄过来的药瓶空了,她晃了晃空瓶子,又想起他手心的细汗。她拉开QQ常常的好友名单,看到他的头像黑着。她鬼使神差地点击了他贴在“个人主页”那一栏的网络地址。是他的博。他的博只写到上一年的12月10日,他见她的那一天。他只写了一句话:“如果这一夜的红酒让我醉了呢?”

她一下就明白了。她不是情人的胚,他也不是。因为,他们连喝醉的勇气都差了那么一点。(文/冷眉)

 

- 猜你喜欢 -

- END -

412
0

- 热点阅读 -

【懂懂日记】懂懂眼中的刘克亚:5

刘克亚,讲过这么一个故事: 在美国留学时,朋友家有只猫,病了,求医无果,打电话给刘克亚诉苦,刘克亚说,你要走入猫的世界,想一下猫到底想要什么?! 猫到底想要什么呢? 老鼠! 朋友买回几只老鼠,那 …

连岳:太爱父母的人不值得爱 |

认为父母最大的人,都应该只和父母共度一生,这样的人,不值得一个聪明人爱。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就能天天收到暖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连岳: 你好!我今天的心情真是糟透了!昨晚一晚没睡好。事情 …

新西兰恒天然奶粉中的肉毒杆菌哪里来的?

新西兰恒天然是一家大型乳制品厂,国内很多奶粉都使用它的原料。8月3日质检总局突然公告称,恒天然乳粉检出肉毒杆菌,紧急召回2012年5月生产的所有可能污染产品。肉毒杆菌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奶粉里会有?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