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分钱喽,分钱喽

2015.09.12 -

我问牛哥,如何看待投资理财课程?

牛哥说,这类课程分两类,一类是学院派,一类是实战派。

学院派,主要讲述一些投资理论,最后的结论是:不要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

听起来很有道理,回家一看,家里只有一个鸡蛋,篮子倒是很多……

实战派,主要讲述一些阴招,这些招数见不得阳光,却招招见血,最后的结论是:啥也不用学,每个人回去办20张信用卡,开始炒房!

昨天,去售楼处签合同。

当初选房时,蝉禅建议我选两套。

我问,为什么?

他说,假如自住,你和父母对门,多好?整个楼层就你们两户,连楼道都是你们的。假如转让一套,N多人愿意住你对门,你出手是最容易的,至少赚5万元吧?

我还是胆怯了,毕竟需要80万的首付,对于蝉禅和牛哥而言,80万太轻松,对于我而言,则需要斟酌N久。

最后,我让王涛选了我对门,他买了,就相当于我买了,至少跑不到别人手里了。

大志,跟随我们去了一趟漠河,玩野了,喜欢上了济南的圈子、济南的氛围,想扎根济南,山东人多数都有恋家情结,都想回家,大志也不例外。

牛哥说,要不就回来吧,大家一起帮你做点事。

大志说,有这个打算,毕竟孩子户口在山东,还是要在这里读书的。

牛哥说,先把房子买了吧。

大志说,买房子这么大的事?是不是……

牛哥说,你买王涛那套房子吧,跟懂懂对面,让王涛平价转给你就行了。

吃过早饭,王涛带着大志去售楼处更名。

我说,带着我吧,正好我去签合同,我首付交了,一直懒着去签合同,牛哥让我先把合同签了,否则一旦房价上涨就被动了。

办完更名手续后,大志说,咋感觉像在做梦?突然有房子了?!

为什么如此恍惚,甚至有种幻觉呢?

因为,他连房子都没去看,甚至不知道自己房子有多大,一切都是未知的,只是因为信任,从而绝对执行。

大志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他给王涛钱,王涛不要。

王涛说,赚兄弟的钱,在圈子里就混不开了。

大志把钱给牛哥,让牛哥转交给王涛,牛哥也拒绝了。

大志跟王涛说,我会报答你的!

售楼处,有个银行柜台,做按揭贷款咨询的,顺便办理信用卡,额度不错,需要的手续也很简单,带着购房合同即可办理。

我问王涛,如何才能办张信用卡?

王涛说,办信用卡很简单,但是办高额度的信用卡很难。

我问,哪个银行最容易刷额度?

王涛说,光大银行。

我问,如何刷?

王涛说,消费刷卡,买车、买房都用信用卡,先把钱存到信用卡里,再去刷,额度涨的特别快。

我问,这玩意水深不?

王涛说,第一批炒房的人,基本上都是刷的信用卡。

我问,有风险不?

王涛说,别套现,别忘记还款,没啥风险,等于应急储备。

我问,在哪里可以申请信用卡?

王涛问,你在哪个银行流水最大?

我说,工商。

王涛说,你去网上申请就行了。

我也快成信用卡一族了,希望早日拥有属于自己的信用卡,看到大家刷卡的姿势好帅啊。

在售楼处,遇到了王京,也是我们漠河队友,他从北京赶过来的,交钱,刷的信用卡。

我问王京,你会在网上申请信用卡不?

他说,会呀。

我说,那你教我吧。

他说,没问题。

我说,我还欠你200元,现在给你。

他问,什么钱?

我说,漠河够级大赛的冠军奖金,一共600元,都在我手里。

他说,不要了。

我说,这个钱必须给你,是荣誉。

大志带了两桶花生油,都是自家榨的,送给了牛哥一桶,另外一桶准备送给王文庆,大志也是做手机的,相比而言,王文庆则属于手机行业旗帜式人物,我们都是漠河队友。

大志还是有些胆怯,他的想法是让我们路过王文庆的公司,然后他送下花生油,我们一起回牛哥那里吃饭。

我说,你打电话预约王文庆,你坐出租车过去,然后一起吃个午饭聊聊天……

大志打了个电话,有些紧张。

我调侃了他一番,最终他去了王文庆那里。

我跟他讲过,队友是个特殊的标签,是没有身份差异的,何况在漠河时,大志是王文庆的组长。

回到牛哥办公室,老董在那里等我,他想跟我头脑风暴一下。

风暴啥呢?

老董想做天猫,准备卖三星手机,因为他是内蒙古省代,拥有绝对的区域和价格优势。

我问,你为什么这么热衷于互联网?

他说,市场就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如果跟不上年轻人的节奏,市场一定是越做越小,终究有一天会被淘汰的。

我问,为什么选择内蒙古?

他说,内蒙古相对比较落后,手机利润相对比较可观,相当于三年前的济南。

我问,济南呈下降趋势?

他说,是的,市场透明、竞争激烈,现在济南这边一年也就是100万的纯利,越来越难做,所以大家都在想着如何转型。

我问,你觉得未来手机趋势是什么?

他说,未来手机必然跟话费捆绑,国外就是先例,手机是不要钱的。

我问,预存6000元送苹果5,那么电信成本是多少?

他说,你在联通待过,应该知道这个数字,每千元的话费运营成本大约在13元左右,6000元的话费成本不到80元。

我问,你计划如何与天猫切入?

他说,我计划在天猫上卖内蒙古的话费捆绑手机,相当于充话费,送手机。

我问,这种手机利润,是不是比单卖手机更可观?

他说,是的,多赢模式!

我问,你赚这么多钱,有没有改变你的生活轨迹?

他说,没啥大的改变,我已经十年不开车了。

我问,赚钱的目的是什么?

他说,没思考过这个问题。

我问,你觉得花钱有意思不?

他说,赚钱已经够辛苦了,花钱更累,所以我就和媳妇说,我负责赚钱,你负责花钱,但是花钱时你要记住一个前提:我赚钱是不容易的。

我问,你如何看待花钱与赚钱?

他说,男人一旦养成了花钱习惯了,染上的多数都是恶习,特别是赌博,越陷越深,已经没有心思考虑事业了,每天想着如何赢钱,事业慢慢就荒废了,我从创业那一天开始,就给自己立下了规矩,绝不赌。

我说,有些事情不能急,因为咱俩是跨行业的,彼此交集太少,你对互联网了解太少,我对手机行业了解太少,我们先彼此多接触,当交集越来越多时,自然共鸣越来越多,此时设计的方案才是最佳的,欲速则不达。

他说,懂的。

我说,具体操盘我肯定帮不了你,但是我可以帮你挑选合适的合作伙伴。

老董走了,回内蒙古了。

送走了老董,开始调侃冀京朋,冀京朋来自佛山,20岁出头,做天猫的,主卖晾衣架,一个月利润在6万元左右,已经比较可观了,至少比我强。

这几天,来了N多群友,人来人往,也很难产生交流,冀京朋比较聪明,他挨着喊每个人出去单独交流,要么请喝咖啡,要么去大街上溜达……

下午,他跟牛哥进行了一番长谈,具体聊的啥,咱也没听见。

我跟冀京朋说,我给你个建议,你有选择性参考。

冀京朋说,你说吧。

我说,有机会,你可以申请个共同标签,融入一个圈子,标签是基本门槛,例如我跟牛哥是拉萨队友,我跟大志、王京是漠河队友,我们这些人都属于蝉禅的旅行圈子,当你有了同样标签时,你跟大家的关系就变成了一层关系,现在是二层。

冀京朋说,一层与二层有什么区别?

我说,王京、大志、王涛、帮主到牛哥办公室,牛哥热情招待,是基于他们彼此的友情,就如同李锐到了牛哥办公室,牛哥会高兴的把他抱起来,因为这是拉萨队友,有过共同经历的一群人。那么,群友到牛哥办公室,牛哥也是热情招待,其关系就是二层了,牛哥是替懂懂招待的。

冀京朋说,旅行有这么重要吗?

我说,旅行并不重要,但是标签很重要。你要努力进入一个比你层次更高的圈子,你想一下,你年收入超过200万的朋友有几个?

冀京朋说,没有。

我说,如果你混入了一个这样的圈子,很容易就把你内心改变了。

冀京朋说,你们拉萨、漠河都有苦难的经历,去海南貌似没啥苦难经历?

我说,去哪并不重要,关键看跟谁同行!

冀京朋说,我倒是想做个蝉禅这样的圈子……

我说,不说你了,应该很难说服。

冀京朋走后,牛哥说,你不要这样去劝说别人,很容易被误解成你在帮蝉禅推销业务,经历过的人知道你说的是真心话,也是真心建议,没经历过的人是很难认同你,反而会曲解,不要随意给别人建议,除非别人求你。

帮主给我打电话,问我有空不?挑战老赵,打够级。

我说,有空。

我和牛哥去了帮主办公室。

老赵是蝉禅的老大,很有人格魅力,喜欢打够级,而且记忆力超好,能准确记住牌,上次带了两个兵,把帮主、王文庆一伙打的服服帖帖。

我问帮主,他们真的很厉害吗?

帮主说,10以上的牌,全部算准,你手里剩什么牌,他们都清楚。

我、王京、帮主一伙,老赵带着两个新兵。

老赵说,这两个兵打牌属于比较烂的,新来的……

开门红,我连续跑了两把头科,恰好于导来了,我把机会让给了于导!

樊哥也来了,樊哥是从山西过来的,还带着两个同学,他们都是来济南参加段绍译培训的,樊哥的想法是手里有点的资金,想做个投资担保公司。

问我什么看法?

我说,我不懂投资,即便懂投资,我也不进入这个领域,因为高利润的背后一定是高付出、高风险,看似轻松,其实要付出焦虑、担忧等精神困扰太累。

牛哥说,樊哥的性格太平和,做不了投资担保公司,这个行业靠制度、规则是保障不了资金安全的。

他们问我,知道段绍译不?

我说,知道,教人如何放高利贷的。

他们都笑了,因为那是他们的导师。

我还欠老赵一个人情,前几天蝉禅、牛哥到我家去,给我儿子过生日,老赵带去了一份礼品,给我父母的。

我跟我爹说,老赵就是你天天看的《齐鲁晚报》的领导。

晚上,大家聚餐,帮主抱去了两瓶茅台……

如今,帮主也属于网购达人,据说这些茅台是他从京东和当当上买来的,主要给姥爷喝的。

对于姥爷,帮主特别孝顺,每到冬天,他就把姥爷接到济南,因为家里有暖气,还带着姥爷出去旅游,带着姥爷一起坐飞机,偶尔也带着姥爷参加我们的聚餐。

姥爷八十多岁了,爬山比帮主还厉害,主要是精神状态好,偶尔喝点小酒。

前几天,我问帮主年前什么计划?

他说,哪里也不去了,安心在家陪姥爷,陪孩子。

想起了牛哥那句话,遇到特别孝顺的人,一定要努力交往,这种人才适合做真朋友。

樊哥也被我们这个圈子感染了,他同学都很好奇,你们这群人咋认识的?

我说,我们都是驴友,没有标签的驴友。

牛哥问,樊哥一起去肯尼亚吧?

樊哥问,多少钱?

我说,20万。

牛哥说,懂懂跟你开玩笑,AA制,我、懂懂、帮主一起去。

樊哥说,没问题。

酒席间,老赵分享了N多有意思的官场规则、信息,感觉收获了很多,原来人性都是相通的。

昨晚,我想了很多:

有人疑惑,蝉禅为什么突然想到做旅行?

5月20日,蝉禅去我家,那天我生日,吃过午饭我们俩去日照玩,在路上谈到了做圈子,我说做圈子有三要素:门槛、价值、老大。

他问我,什么是做圈子的最佳切入点?

我说,以头脑风暴为主体的深度旅行,例如拉萨、漠河之类的地方,对于多数人而言,这些地方一辈子只去一次,整个队伍就成了他永远的记忆、圈子。

就这样,蝉禅行动了。

实事求是的讲,有今天的结果,我也没想到,他更没想到,我们都没想到会改变这么一群人的命运。

昨天,帮主找出他2012年十大计划,他意外的发现,有几个愿望竟然是被我们给实现的,帮主也说过,虽然企业做的不小,但是在济南没有真正的朋友圈,是从拉萨回来以后,才改变的这种格局,办公室买上茶桌上了,搞上茶叶了,越来越聚人气了……

我跟牛哥也探讨过这个问题,为什么别人不敢搞?

牛哥说,多数人信念没有打开,蝉禅的信念是被炒房子打开的,动辄几百万的房子他都觉得无所谓,能把收费几万元的旅行看在眼里?

我说,如果有聪明人,此时瞅准时机,接着推出拉萨行,找我们帮忙推广,肯定赚钱,招30个人很轻松,如果提前半年,招100个人也没啥问题,毕竟拉萨这个概念已经炒开了,至少在网络圈炒开了。

牛哥问,你认为别人突破不了的点在哪里?

我说,第一、多数人认为自己不具有操盘的能力。第二、他们认为没人会花2万元跟随自己去拉萨。第三、他们认为招不到人。

牛哥问,你如何看待这三个问题?

我说,第一、任何人都有操盘能力,不就是去拉萨嘛!第二、对于特定阶层而言,2万元根本不叫钱。第三、如果有人愿意分50%利润给我,招生问题我就帮他搞定了。

牛哥问,会有人做吗?

我说,不会,因为迈不过分钱的槛,迈不过内心的槛,一年搞这么一次,就够一年生活费了。

牛哥说,别人会问你,这么好的事,你自己咋不干?

我说,我不愿意伺候人,我宁愿不赚这个钱。

牛哥说,去马来西亚时,上过一节课,主题就是人与金钱。

我问,人与金钱是什么关系?

牛哥说,当你惧怕它时,它不来,当你看淡它时,它主动找你。

后记:2010年,认识了钱柜的老板,他刚参加完刘一秒的课程,晚上一起吃饭,我问他,你参加秒哥的课程,最大的收获是什么?他说,就两个字:分钱!

这几年,我也经常跟人合作,因为我的角色是写手,更多的时候是充当了鼓号手的角色,也是蛮有杀伤力的,毕竟掌握了一定的话语权,经常有人跟我谈合作,在别人跟我谈判的过程中,我发现:不同高度的人,对分钱的认识不同。

例如,我跟刘克亚合作,如果是做旅行,他把100%的利润给我,自然我全程为他卖力,为他推广,他通过后端可以赚到更多的钱,当然前提是已经把我伺候舒服了。如果是推课程,他愿意把50%的利润给我,其实我已经赚了大头,因为他还要承担会务成本,所以我特别喜欢跟刘克亚合作。

有人跟我合作,则是总是给我画饼,我直接不搭理,我宁愿不赚这个钱……

有时,我也挺纠结的。

别人会想,我这么辛苦赚的钱,竟然分你一半?

我也在想,我就是写了写,就要分人家一半?

我找牛哥给我疏导过,因为我一直都在纠结,到底我算不算黑心商人?

牛哥说,无论什么行业,客户都是最难挖掘的,你是提供了客户资源,没有你,他连小利润都赚不到,所以你拿高额佣金是对的,至于他们怎么想,那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我很少跟人合作,除非我舒服了!

- 猜你喜欢 -

- END -

350
0

- 热点阅读 -

早安心语:有一种爱,连看一眼都是多余 |

早安心语第263期:为什么没有人承认,令自己眼界大开,变得成熟的因素,不是“得”,而是“失”?失望、失败、失意、失恋…… 暖首发,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 1、忘记一个人挺简单:不要见,不 …

王羽佳:面条手也能弹琴

一提到钢琴演唱家,很多人想到的通常是朗朗、李云迪等人,而在众多的女性钢琴演奏家中,王羽佳可以算得上是首屈一指的,因为爱好、因为梦想成就了王羽佳的音乐梦,这是一个另类的钢琴女孩,让我们一起来看 …

婴儿喂养母乳好,还是配方奶粉好?

婴儿喂养母乳好,还是配方奶粉好?答案一定是:母乳。一些无良商家为了利益,不惜颠倒黑白,混淆视听。特别在中国奶粉不靠谱的前提下,告诉身边的妈妈们,坚持选择母乳喂养宝宝。 《武汉晚报》的报道。图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