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求生

2015.09.12 -

3月7日,晴

在济南,我有很多事要处理。

例如,拉萨队友李锐来了,我应该等他,陪他,这是公认最好的小兄弟,他应该是想跟着红珊瑚做点生意,是牛哥给出的主意,牛哥总希望李锐能够发展起来。

李锐问过我:“是在四川守住一年20万的利润,还是走出去?”

我说:“先守住,再稳住,再走出去。”

牛哥的观点是这样的:“如果你现在走不出去,一辈子基本上就定型了。”

红珊瑚是牛哥的学生,所谓的学生就是花钱请牛哥做顾问了,红珊瑚那可是标准的商人,既然花了钱,就要把牛哥最大化的使用,每天至少1个电话,什么事都要问问牛哥。

这几天,红珊瑚又来济南了,牛哥全程陪着。

说起来蛮有意思的,我是咋认识红珊瑚的呢?

红珊瑚认识李东方,谈起了懂懂,李东方说她认识懂懂,于是红珊瑚就以李东方朋友的身份来找我了,当时大家正在筹备拉萨行,很忙。

红珊瑚这小子根本不懂交际规矩,不请自到,而且给人的压迫感很强:“你在哪?我们都来了,你咋不见我们?”

没办法,只能见一面。

一见,我觉得这小子傻乎乎的,简直就是刚毕业的学生,几乎没什么社会经验,我还在日记里写了他一顿,因为这个事,李东方跟我翻脸了。

我的意思是什么?

作为我的朋友,应该尊重我的时间,不要轻易的介绍朋友给我,关键是我问过红珊瑚,你跟李东方熟悉吗?

他说,不熟。

翻脸就翻脸吧,也没啥,每天要照顾1万多个人的情绪,那还了得?

后来,我去拉萨了,也没想这些事,在去拉萨的路上,牛哥给我打电话了,说那个红珊瑚又来济南了,拜他为师了。

我想,既然是牛哥的学生了,咱要转变态度,要对红珊瑚客气一点……

牛哥讲过“身份”的问题,前几天我也写过什么是身份。

我刚进牛哥办公室,发现一个妹妹特别漂亮,我就想好事,又是加微信,又是晒实力,总是想博取妹妹的好感。

此时,牛哥回来了。

牛哥说:“忘介绍了,这是我大女儿纤纤,这是你懂叔叔。”

“懂叔叔好!”

此时,我的模式立刻就改变了,把原本色迷迷的心就锁住了,因为她是有身份的,不仅仅不能勾引她,还要维护她,站在她的立场。

红珊瑚,获取了一个身份。

因为有了这个身份,他可以自由出入我们办公室了,只要我去上海,他也可以去找我了,我也不那么反感他了,接触久了才发现,这小子之所以那么惹人讨厌,不是他本性坏,而是他缺少基本的交际常识,说的准确一点,就是缺少社会磨砺,本心不坏。

我就接纳了他。

有时候,傻人有傻福,这小子毕业以后,去了一家卖红珊瑚的电子商务公司,他心想,一串破珊瑚有人买吗?那么贵!他想,反正有工资,卖出去卖不出去无所谓。

慢慢的,他发现还真有人买,真有人花几万元买串红珊瑚。

于是,他就辞职了,出来单干了。

他最幸运的是啥?

注册了微博叫:红珊瑚收藏家。

光看这个名字,你肯定觉得他是个收藏家,是红珊瑚资深人士,家里可能收藏了上千万的红珊瑚,N多明星关注他,李亚鹏也找他买红珊瑚。

这小子88年的,太嫩呀,于是他开始装老,留着胡子,猛的一看像老头,仔细一看就是个娃娃脸。

电视台也找他呀,电视台的记者也未必很专业呀,就在微博上搜索,看看谁是专家,一看,找到了一个专家。

昨天,红珊瑚给我们看有多少家报纸采访过他,有多少电视台报道过他……

王锐说:“青岛做过一期红珊瑚展销,卖的不错。”

红珊瑚说:“《半岛都市报》采访过我。”

王锐说:“你拿来我看看。”

红珊瑚拿出手机,给王锐看报纸截图。

王锐说:“这就是我们做报纸展会的方式,先正面报道一个红珊瑚品牌,再连续报道红珊瑚行业潜规则,例如找一些专家之类的,你就是属于被请来的专家,目的就是佐证他们的观点,最后会推出地面展会,以报社名义搞的,只需要花2折就能买到真正的红珊瑚,就在报社大厅搞。”

其实,是双赢。

对于红珊瑚而言,只要能上报纸,他就很开心。

对于报商而言,有专家给佐证,那么就说明我们报社推出的红珊瑚是真的,包括如何鉴别,升值空间……

红珊瑚这小子,现在一年利润200多万,他花3万6请了牛哥做顾问,绝对是超值了,因为牛哥给他规划了出版图书、拓宽领域、多平台竞争等等。

同时还获取了靠山和人脉,如今也是个红人呀,上海圈子的人一听说红珊瑚来了,很激动,觉得红珊瑚是牛哥的人。

燕子、燕子老公、南极人他们都是做电商的,而且年度营业额都是3000万以上的,我想撮合他们跟帮主认识一下。

帮主有三个电商团队,其实帮主并不懂互联网,他是做药的,我就是想让燕子他们听听企业家是如何看待电子商务的。

因为人太多,我就提了一个建议:让燕子他们一行四人单独跟帮主聊聊,否则一去又是接近20个人,把人家办公室坐的满满的,根本没法交心。

帮主说:“我就三板斧,我谈谈自己的一些观点,然后我再让电商负责人过来给你们谈谈。”

帮主办公室有高尔夫练习台,我忙着去学高尔夫了,没认真听帮主讲的啥。

帮主讲述了刘冰的蜕变之旅,在队友里,刘冰跟帮主走的最近,因为他们都是属于有企业家精神的。

帮主说了两点:

第一、刘冰进了5万元的关公像,努力了几个月,卖了2000元的营业额,他就不断的调整推广方式,不断的研究行业需求,从没放弃过,因为他没把这5万元当成压力,如果是电商群体,可能早就着急了,甚至放弃了。

后来,让他找准了方向,彻底爆发了,一年做了4000万的营业额,其中有2000万的利润,这成了他的原始积累,又开始朝其它领域发力了,最近开始筹备上市了,刘冰目前的日均利润在30~50万。

帮主的建议是去香港上市,不要在国内上市。

昨天,刘冰刚从香港回来,他去港交所发愿了。

实际上,刘冰年龄比我还小,去拉萨时没人觉得他有这个潜力,帮主跟他睡过几个晚上,他们深入交谈过,帮主是比较懂他的。

第二、封杀同行,因为懂懂写了刘冰的缘故,大量的人进入了风水领域,刘冰就采取了一个策略,无论淡季还是旺季,全天候日均投入广告20~30万,根本不给同行做广告的机会,无缝隙覆盖。

帮主说,更多的竞争对手出现,发而加深了自己的品牌影响力,把一个行业盘活了,为什么刘冰敢这么玩?因为他有20万的回头客,就凭回头客他也可以封杀掉任何一个竞争对手。

那么,问题就来了,作为电商人,如何看待未来的发展趋势呢?

帮主的观点如下:

第一、见风使舵,刘冰原本是裤子销量老大,后来转行到了风水行业老大,现在又回到了服装领域,不过是自有品牌了,要进入有生命力的分类。

第二、自有品牌,如果做别人的代理,迟早是要被收割的,这个话他是说给南极人那个兄弟听的。

第三、产品为王,如果没有过硬的产品,电商是没有潜力的,一定要跳出原有的电子商务思维模式,就是不要总是觉得自己懂推广是王道,并非如此。

王锐也悟到了这一点,他过去觉得自己在全国各地都铺设好了报纸管道,想推啥,啥就火。

上次,我们一起聊天,他就谈到了另外一点,经过这些年的市场锤炼,发现好产品才是一切的根本。

帮主的观点很简单,电商需要的是企业家精神,要有大局观,而不是把焦点放到了渠道上。

我的想法很简单,如果燕子他们未来进军保健品行业,就让他们跟帮主合作一把,帮主那边能解决保健品行业最难解决的资质问题,批号问题。

燕子他们想去爬泰山,我们就这么分手了。

我也希望他们能跟帮主产生深入的沟通和合作,有些时候,合作也是一种学习,是进入不同的气场圈子。

帮主穿的西装和包包就是从京东买的,但是你就觉得他是个大品牌,因为他长的帅,又开个豪车。

我穿啥,都像民工。

我跟帮主说:“你让电商团队抓紧进驻京东,京东有可能会超过天猫了,因为京东未来会跟QQ的流量对接,同时京东的用户群体更高端,至少不比价。”

帮主说:“已经意识到了,也已经陆续开店了,我买东西不去淘宝,只在京东,不需要比价,下单就行,还能刷卡。”

我说:“这就是京东的核心竞争力,他的用户群体更高端,我有朋友开着京东店,比淘宝客单价贵100元卖的依然很火,而且收货地址都很牛,又是政府大院,又是……”

帮主那边安排了午饭,燕子他们决定走了,去爬泰山。

我跟帮主说:“算了吧,以后有的是机会。”

我也懂燕子他们的心意,就是不想过多的麻烦……

帮主说:“懂懂把我们写的很好,其实我们是打掉牙往肚子里咽,曾经连续两年亏损,是熬过来了,保健品行业的几个大店都被我们熬死了。”

我理解的企业家精神,其实就是企业家格局,能够比我们看的更远,知道未来一定能够翻盘的,所以敢投入,敢发展。

我跟王锐去我们办公室了,一群人在,中午我们聚餐。

红珊瑚的女朋友是唱民歌的,当年民歌大赛金奖,吃饭时给我们唱了一首《珊瑚颂》,真的很好听,我还录了一分钟,但是我不知道咋发到QQ空间,昨天在车上,我还拿出来放着听了,跟徐佳有的一拼了。

徐佳最近忙晕了,忙着招待茅于轼老师,昨天下午刚送走。

原本我是应该充当司机角色的,但是我也脱不开身,让徐佳儿子去送的,有人托我给问问人民币走势……

我心想,问个P呀,不管人民币走势如何,你有钱就是有钱,你没钱就是没钱。

我才不问呢,因为我听不懂,显的我太业余。

大师兄回武汉了,他说过几天再回济南,要在济南待上半年,他帮我把皮卡开回来,平时皮卡在家的时候,很少开,突然少了它,又觉得很想念。

男人有皮卡梦。

很多人不喜欢皮卡,不是真心不喜欢,而是没玩过。

另外,家里装修需要用皮卡,我买了这个皮卡只正经用过一次,就是帮我爹拉玉米,拉的还没有拖拉机多,倒是很过瘾,拖拉机不敢走的地方,皮卡敢走,因为是四驱。

下午,圣佳和老猫要回日照,我没车开了,搭他们车。

我们三个人是蛮有共同语言的,都是同一个地方出来的,都是农村出来的,在很多事情上是有共识的。

济南的生活模式跟我们老家的生活方式是截然不同的。

如果想创业,应该在济南,那里商业氛围好,可以跟他们交流交流,但是在济南的日子我又特别累,因为每天没有时间运动,没有时间学习,没有时间睡觉,整个人就处于木偶状态,虽然听到了很多,看到了很多,但是无法落地,因为我的产品是日记,日记是需要有知识储备的,一旦停不下脚步,那么写的文章都是空谈,只是道听途说而已,是没有经过任何思考的。

晚上12点还有人找我聊天,但是我的生物钟是早上6点起床,有时换了床我就睡不着,经常失眠。

昨天,我帮他们开了一会车,跑了不到50公里,我就睁不开眼了,强忍着到了服务区。

而在家里的时候,我每天可以读书,可以运动,可以思考,睡眠质量也高,这就是环境造成的习惯不同。

这就是为什么牛哥让李锐从四川走出来,要么去上海,要么去深圳的缘故,就是让他走入不同的商业圈子,去接受熏陶。

4点左右,到了我家。

大家坐了一会,然后带着老婆孩子去了雪山吃饭,选在这个地方有个好处,他们回家方便,我们回家也方便,而且这里很有特色,一般人找不到,是隐藏在山里。

吃饭时,我又困的睁不开眼了。

回来的路上,媳妇又跟我说起了装修方案的事了,她的意思是找上海那边再给设计一遍,对比一下,再决定怎么修改。

我的想法可能还是太粗糙,我觉得既然选择了业之峰,就要去相信人家,别拿什么风水说事,风水都是人想象的,什么厕所对着客厅不好,哪这么多讲究?

农村过逢年过节都烧香,城里人不烧。

农村人该穷还是穷,城里人该富还是富,不要去计较这些……

我说:“我听你的,你决定就行了。”

她又把我教训了一顿,嫌不跟她商量。

我心想,我每天照顾外面的事就够忙了,哪有心思考虑这些?你喜欢,你就装修,我出费用就行了。

回来的路上,我在想,假如我现在得了癌症,会有什么连锁反应呢?

第一、我会瞬间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晚上10点睡觉就是10点睡觉,我会当成救命稻草去执行每个习惯,说不吃肉,就不吃肉,说每天骑多少公里,就是骑多少公里,说每天洗几次脸,就是洗几次脸,而且形成潜意识习惯,每天只拿出2小时来会客,安排好每天的读书时间。

推荐部电影给大家看,就是讲述求生的,《达拉斯买家俱乐部》,这部电影本身就是一部砺志片,今年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就是这部电影里的马修麦康纳。

马修麦康纳为了拍摄这部电影,从一个帅气无比的帅哥减成了骨瘦如柴的老头,减了50斤,因为在这部电影里,他需要扮演爱滋病患者。

医生说他活不过30天,结果他活了7年,可以看看他是如何跟病魔斗争的。

第二、我会把很多东西看开,例如房子呀,车子呀,收入呀,原本可能会计较的,现在也不会计较了,人都要死了,计较这些有啥意义?心会变的特别包容,我采访过娜娜,她就跟我谈过这个观点,她的生意年收入是50万,她现在转行去做义工了,去帮助更多的癌症病人克服癌症,鼓励他们。

她认为,这才是有意义的事,我建议她去出本书,讲述一下自己与癌斗争的过程,她现在完全是正常人,刚生了个娃,一脸阳光灿烂。

娜娜跟我讲,抗癌和预防癌的根本就是增强身体免疫力……

昨天,有个点忘记了写,就是王锐分享了一个故事。

他有个朋友是个商业奇才,借助的资源就是退休的老将军,他需要天天陪着这些老将军喝酒。

王锐就问了一个问题,如果你不能喝酒,咋办?

他说:“这些老将军都是阅人无数,你的任何伪装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与其伪装,不如真我表现,我能喝我就喝,我不能喝,我就说,他们也会理解你的。”

这也是写文章的人需要学习的,读者都很聪明,你不需要装高尚,也不要回避卑鄙,因为你的高尚会让人觉得你虚伪,你的卑鄙让人觉得你很真实,因为他们也会这么想。

举个例子,那天我谈到了捐款的事,就是一个很好的朋友,是生活上的伙伴,他要死了,需要50万救命,你愿意给吗?

当时,我是拿自己举例的,就是我需要50万,你会给吗?

很多人都说,会给。

我换位思考了一下,如果是我在网上的一个大哥,现在他遇到了这个问题,我会不会拿50万给他?

我想了很久,觉得自己还是会迟疑的,甚至会犹豫的。

昨天,我问了牛哥同样的问题。

牛哥说:“记者问农夫的问题嘛,如果你有1000万,你捐不?捐!如果你有两头牛,你捐不?不捐,因为我真有两头牛!”

人的本性是先保我。

牛哥说:“你开着车,你父亲坐旁边,假如遇到了紧急情况,你的本能反应是保护自己。”

什么人愿意在你困难的时候拿出50万?

就是你愿意在他困难的时候拿出50万给他的那个人!

在家睡觉真爽,晚上9点就睡了,早上7点才醒……

- 猜你喜欢 -

- END -

411
0

- 热点阅读 -

【懂懂日记】:做个透明人

1月23日,晴 有人说,懂懂越来越成熟了。 我在想,潜台词是啥? 变老了?变丑了?变的无能了?变的圆滑了? 平时,我们说一个人成熟稳健,无非说他圆滑世故,很懂的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懂的隐藏自己的个性 …

【懂懂日记】从昆明,飞到济南啦

5月17日,晴,昆明、济南 昨天,因为修车缘故,回到昆明。 我的计划是顺便休整10天,各回各家,队友们都各自回去处理一下家中事务,如果觉得可以继续上路,那么再集合出发。 玩,很重要,家,更重要。 家靠 …

我们都曾经历过,因此才会懂得

说起来,我跟达达的第一通电话有一点丢人。 那个时候我跟达达大概认识还不到三个月,他也还没有加入LP,大家都只是豆瓣网里最最普通的豆友。我清楚记得我打电话给他时,我在镇坪路上的一家宾馆里。那一年刚 …